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926 
曾子涵

小九

柜机在讲台旁里的角落,电源灯是莹红,暖气就殷殷打着滚,向后流。这期间它弥入争相的息吹里,再没有兴冲冲的气势。帘布是亚麻色的,虚掩了半开的窗。我故意开了半扇窗子。太闷了,是太闷了。窗下白墙经年的涂抹,早就不堪入目,窗台的积埃甚而闪闪发亮。我看这亮的尘也像暖气一样,是埋头不语地向着窗外逃了。

曾子涵

爱国表达的逻辑

这个夏天香港民运搞得轰烈,大陆舆论也搅一片沸反盈天,在这些音量大到失声的嘈杂之中我发现一个蛮有意思的现象——有相当大的一个群体在使用追星的逻辑来完成爱国表达。这个现象其实并非今夏骤然出现,早在前几年“小粉红”这个概念兴起时就有所兆示。彼时“种花家”之流已在网上被反复鞭笞,但随着共...

曾子涵

大洲小事——记忆中的城中村

那时我还住在城乡结合部一个逼仄巷子里。房子和房子之间隔两步,院子只正午有阳光掉下来,其余时间都罩在石灰墙倾下的叠影里,怏怏无力的。寸把长的钉子,尖朝上插进混凝土,等许多年只为狠狠刺人一下。老铁门上再缠根铁链子,七八点就锁上,进出全凭房东钥匙。

24
曾子涵

散步

从江边到友谊大道,有一截叫水东的路。单行道,车只能单单向前走,人来去全随心意。路牌立起来之前还和其他段统称罗家港路,终于还是割出来了,窄窄荒荒的一段。我疑心江那边还有水西路,结果没找到,遗世独立似的。路上总也没什么人,清清爽爽。我唱歌,旁边工地里犬吠,车辆就很快地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