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温

小城市的社工一名~

空间与自由度

發布於

每个人都有ta生活的空间,也有ta局限的空间。

当你拥有更多生活的空间时,你的自由度自然就愈高。而这样生活空间的争取在个体成年早期很大程度上是由父辈所拥有资源的多少决定的,现实又沉重的问题~很多人或许一生就如此挣扎沉沦着。

昨天的文章我有写每个人都要尽可能地想清楚“人为何而活”这个命题。但事实上,很多人,往往连活下去都成问题,又何谈思考到这一层呢?他们或许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拼命地争取稍多一点点的生活空间。

昨天去参加本地一个公益团体组织的环卫节,大概流程就是请了300来位环卫工人在本地最贵的一个酒店午宴,中间穿插了文艺表演、抽奖等等一些活动。

由于之前与一个热心做志愿者的、职业是环卫工人的阿姨认识,我叫她林阿姨。所以我这次便与她同桌,桌上另有几位女工,是与她同一个班工作的,她是班长。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年纪不算太大,约摸30岁出头的女工,我且叫她“李”吧。从落座一开始我便在偷偷观察着她。李皮肤黝黑,瘦小,脸部紧绷着,没有过多表情。她手上抱着个小男孩,旁边坐着两个年纪大一点的小女孩,这是她的三个孩子。李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注着小男孩,给他东西吃,没有太多言语,也不参与其他人的聊天。

林阿姨跟我说,李很苦的,老公好吃懒做,不去赚钱,全家就靠李一个人做环卫工养活。李的女儿很懂事,大女儿仅上小学四年级,妹妹小一岁,小小年纪便负责给家里做饭,照顾弟弟,弟弟还在上幼儿园。李的丈夫有兄弟六个,所以爷爷奶奶也没精力照顾她这个小家,她丈夫的兄弟有几个已是“老光棍”,至今娶不到妻。

听林阿姨这样说了,我一下便理解了李愁苦的神情了,生活给她的压迫太重了。林阿姨说没办法,她现在只能是尽她的能力在工作上给李多一点关照,并且林阿姨参加了另外一个志愿团体,有一些爱心人士捐赠的东西,林阿姨也会拿一些给李,林阿姨说,她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由于李和丈夫都身体健全,她家也未能得到政府的额外补助,而社会上其他能给到支援的也比较少。

宴会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宴会开场是一群与李的女儿年龄相仿的女孩们跳的孔雀舞,那群女孩儿盛装从人群中穿过上场时,引起了众人的惊艳。李的大女儿也拍着妹妹的肩膀,让她快看!我也听着隔桌的两个环卫阿姨在议论,这些女孩子真漂亮呀!其实,李的两个女儿何尝不是一样很漂亮呢?

随着音乐响起,女孩们舞了起来,舞台下的人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录视频,表示赞叹。而我的关注点全在李的两个女儿身上,她们姐妹俩,手抱着椅子的靠背,头伏在手上,静静地看着台上女孩们的表演,我不知道她俩那时在想些什么。

台上的女孩们来自一个课外舞蹈培训班,家境自然相对来说都是不错的,她们能获得支撑她们发展的资源也是更多的。而李的孩子们呢?虽然不说绝对,但相对来说,他们已经少了好多好多,为了生活,他们可能也将会失去或放弃好多好多。

宴席结束,同桌的人都在帮忙打包剩下的菜,准备全部给李带回家,我也在积极帮忙着。酒店服务员看到我们这桌孩子多,把其他桌剩余整理成的一大盘水果、糖拿到我们这桌,我们也全给了李的孩子们。当我把打包好的最后一袋菜递给李,她有些不好意思,我拼命地说“拿着拿着,没关系的!”她收下后,对我笑了,其实李的笑容也是很好看的。说了声谢谢后,李就离开了。

我停下了忙碌,坐在椅子上,却觉得好失落。

曾经看到一个朋友写过一段关于“自由”的看法,我很认同,在此全文摘录下来用以结尾。

“自由是什么?我想,自由既不是‘消极的自由’——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也不是‘积极的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在有些时刻,真正按照自我意识、独立地自我思考、做出判断、进行选择,并对结果自我负责的一个过程。”

2018年10月22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