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

為甚麼我討厭共產黨卻支持習近平

 (編輯過)
正是因為我對這個腐敗潰爛已經到根子上的共產黨體制毫不抱有希望,所以我相信它所有的自我改革都只會以失敗告終。這不只是由於它缺乏自我革新的勇氣,更加是因為它失去這樣做的能力。基於這一點,我認為中共個別領導人的所謂「溫和開明」和「強勢專斷」本質上是沒有區別的。

我對今天的共產黨和習近平的看法,應該和大中華區的絕大多數人都不太一樣。先說結論,我認為這個體制長遠來看是無可救藥,但是我支持現任政府的大部分政策,並且支持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其實這樣寫是有兩邊都得罪的風險的,但是想了一下,覺得還是系統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比較好。


一、為什麼說這個體制已經無藥可救?


首先,我認為中共的這個體制是一個徹底失去活力和自我革新能力的體制,從長遠來看是徹底沒有希望的,走進歷史的焚化爐是它唯一的歸宿。但是這個體制最大的問題,並不是諸如缺乏民主,漠視人權,不尊重自由這些八股文一樣的問題。它最大的問題,在於它是一個建立在謊言之上的體制。任何一個政黨,在自己的「政治理想」和「社會現實」之間搖擺取捨都很正常,世界上並不存在一個執著於理想毫不向現實讓步的政黨。


但是,今天中國共產黨的最大的問題,是它根本沒有理想信念,不管是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所有用「主義」兩個字結尾的意識形態,都是它用來掩蓋自己不合理地壟斷政治特權的遮羞布。「愛國」這個意識形態唯一的區別是,如果說其他主義是已經被戳破的遮羞布,那麼愛國主義只不過是還沒有被戳破的遮羞布。非要說整個體制還有甚麼真實的理想的話,那少得可憐的唯一一點就是「維持權力」。


中共體制內到一定層級以上的官員(我們就說正處級以上好了),每一個人都清楚這一點,他們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公開發言是謊言,每個人也都知道自己的聽眾知道自己在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所以,體制內的精英分子對這個體制的腐朽潰爛都知根知底,不然你以為大家為什麼都把小孩送到國外?


正是因為我對這個腐敗潰爛已經到根子上的共產黨體制毫不抱有希望,所以我相信它所有的自我改革都只會以失敗告終。這不是由於它缺乏自我革新的勇氣,更加是因為它失去這樣做的能力。基於這一點,我認為中共個別領導人的所謂「溫和開明」和「強勢專斷」本質上是沒有區別的。


二、為甚麼無法拋棄這個體制?


但中國社會悲哀的一點,就是沒有辦法拋棄這個已經陳舊腐爛的體制。這不是因為這個體制的輿論機器的宣傳或者維穩機器的暴力,這些宣傳機器、暴力機器大多數都是針對普通民眾的,而我一直相信在中國這麼大體量的國家,社會轉型只能由精英分子來領導,普通民眾能夠做的只是跟隨社會精英參與變革。這個國家無法拋棄這個體制的關鍵原因,在我看來,是因為太多的社會精英本身就依靠這個體制生存,太多社會問題需要依靠這個體制來掩蓋,中國四十年的高速經濟增長,帶來的貧富懸殊、城鄉差距、環境污染、貪污腐敗、食品安全這些問題,如果不是這個暴力的維穩機器壓著,早就到了爆發的時刻。


我自己回想一下,從小多大多少老師在講台上和講台下是兩套語言,多少在體制內的家人在飯桌上和工作時說的是兩套語言。如果說,普通的中國人害怕是因為害怕維穩體制的暴力鎮壓,那麼中國精英分子的懼怕更多的是出自失去這個體制作為依靠之後,自己的生活會變成甚麼樣?他們害怕自己的生活質量因為政治轉型而大幅度下降,他們更加不知道長期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被壓迫階層」掌握到了和他們一樣的普遍性政治權利(比如一人一票的普選)之後,那些人會從自己這個既得利益者手上拿走甚麼東西。


正是在這種得過且過的心態趨勢下,這個體制跌跌撞撞走過了四十年。在它和中國社會的一次次張力中,這個體制和這個社會各自找到了雙方都不完全滿意但是各自可以接受的互動方式。這樣一個互動模式,我稱之為「少許自由換巨額腐敗」,或者用政治學的話來說,就是收買政治。權貴階級通過釋放一些不威脅到政權生存的自由空間,換取經濟發展和社會繁榮,為自己集體搞腐敗(美其名曰「集體領導」)作掩護。


三、習近平帶來的改變是什麼?


我之前確實以為,中國也就這樣罷了。可能等到社會問題已經惡化到了底層真的受不了的地步時,又會產生一波新的革命和社會運動,把整個失效的體制徹底推倒。按照我的歷史觀,這其實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因為中國過去100多年的歷史,幾乎可以說是越革命越差,難道不是嗎?所以我從不指望中國的社會轉型是依靠激進的街頭運動和抗爭,激進的社會運動只能是推倒了一個極權的之後,建立一個新的極權。


但習的出現和他的集權,給我帶來了完全不同的想像。


革命家庭的紅色基因,確實是在習這個人身上體現的很明顯,無論是在言語還是政策上,他對於維持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都有著比其他領導人更深的執念。但是正因為如此,他也比其他人更加警惕中國體制面臨的挑戰和危機,正是因為他有維持一黨專政長長久久千萬年的歷史使命,他不願意去做一個得過且過的領導人。


最重要的是,他通過黨內鬥爭,證明了自己有推行自己政治議程的能力。在政治的世界,一個人再聰明再勤勞,沒有權力都等於是空話。


中國社會當然有很多問題是源自這個體制本身的,最典型的就是貪污腐敗,試問一下,一個政治體制,沒有政黨競爭、沒有獨立司法、沒有自由的新聞媒體,它怎麼可能靠自己的努力一直保持清廉。這是違反人性的。但是中國社會也有不少問題,是可以在不更動政治體制的情況下,得到解決的。即使是腐敗的問題,在一個強勢領導人的高壓下,也會產生一種害怕而換來的清廉。


習的出現,讓我看到了這種可能性,那就是一個強權領導人,儘管是出於維護自己政權的目的,在客觀的結果上解決了一些經濟發展中帶來的社會問題和矛盾。如果我們不把目光放在習本人那些充滿意識形態的話語(我相信他很可能是真的信仰),而是看到習政權真正推行的社會經濟政策,你會看到,他的施政主線是一方面維持集權,另一方面嘗試解決過去四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積累的社會矛盾,儘管這個原因是害怕這些矛盾累積對自己的政權造成挑戰。比如說「三大攻堅戰」: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精準扶貧、防治污染,確實就是在針對金融風險、貧富懸殊、環境污染這三個中國高速的經濟增長背後所產生的問題。而城鄉差距和背後的戶籍制度的改革,階級固化和背後的稅制改革,這些在習政權的政治議程上的課題,顯然都遠比他「不折騰」的前任,更加有解決社會問題的魄力。


當然,我很清楚,習近平絕對不是一個腦子裡有民主自由多元價值的人。他所有的改革,都是圍繞不能傷害共產黨的統治這個根本出發點進行的。所以,這就自然轉到了我們的最後一個話題。


四、為甚麼支持習近平?


前文不是說中共這個體制所有的自我革新,都會以失敗告終嗎?為什麼我在現階段還是支持習近平的改革,因為四個字:「歷史階段」。


現階段中國最大的課題,不是如何推翻中共這個體制,而是如何防範激進的社會革命,我已經說過,我雖然相信中國共產黨的這個體制毫無長遠希望,不可能依賴他進行自我革新,但是我不認為中國有質量的社會轉型,是激進的社會運動和街頭抗爭可以帶來的。


事實上,在習還活著的時候,或者說在他健康狀況允許他掌權的時候,在體制內外也不可能真正帶來有意義的抗爭運動。因此,在這樣一個歷史階段,我們要思考的是這樣兩個選項:(A)一個「政治強人體制」基於自己的使命感,為維持政權推行一些不涉及到政治體制本身的經濟社會議程;或者(B)一個集體分贓集體領導的「溫和開明」的體制,釋放少量、不會影響政治體制的自由空間,同時對很可能帶來激進革命的社會矛盾越來越深刻卻視而不見埋頭發大財搞腐敗,最終積累變成流血的社會抗爭且成敗未知。


A 還是 B,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容易的選擇。我不相信這個體制高層誰有對自己利益開刀的善良,我也體會到了中國的社會精英擔心失去體制依賴之後的擔心。既然體制內的權貴集團沒有能力節制自己的腐敗,體制內的精英沒有膽量去推動變革。那麼,支持一個政治強人,按照他自己的節奏,逐步破除這個體制中積累的問題(雖然他不可能破除所有問題),就是現階段最合理的選擇。


那為什麼我還是相信習推動的自我革新會以失敗告終呢?因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他無論如何初心堅定,在他離開人世後,或者健康狀況不可掌權以後,這個體制馬上就會展現出它「假、大、空」的本質。而隨著習政權推動的各項社會經濟議程,將權貴集團的障礙破除,社會矛盾逐步緩解,以及最重要的是,社會精英最終意識到必須放棄了在體制內推動政治轉型的幻想,那個時候,會有進入一個比1976年更加適合推動社會轉型的時代——因為物質上比1976年更繁榮,那個時候的社會精英會更沒有顧慮地和普通民眾分享政治權力———因為社會矛盾已不如之前那般尖銳,那個時候會阻礙政治轉型的權貴集團大概也被習清理的差不多了。


到了那個歷史階段,就看中國的精英分子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了。


當然,這有可能是我的一廂情願的幻想,不過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