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叶子

时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Time is fair to everyone

胭脂无心

一张张美人皮,一段段凄美缘。。

RT - 我告诉你什么事最可悲(Jones & Brock&RTRemix)

貌丑陋却拥有一颗七窍玲珑之心的青楼女子胭脂在遭受了数个男人的背叛后终究对爱情绝望,她通过画皮摇身一变成了艳绝无双的花魁。

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然而在得到了谢书贤的尊重和呵护后,她努力去找回爱一个人的勇气,只是一片真心背后隐藏的阴谋又再次向她泼了一盆冷水。

晚晚放弃了南诏公主这个身份的枷锁,却不知自己接受了画皮就是已经走进别人布下的棋局,陪侍在小国君楚子复的身边,最终付出的代价不仅是一颗沦落的心,还有一条鲜活的生命,能与爱人相拥而亡,这或许也是她最后所期待的幸福,无怨无悔。

长留上仙,风霜一剑。白衣描似画,横霜染风华。淡然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超凡而孤高,冰凉而淡漠,温润如玉又云淡风轻。仙姿秀逸,孤冷出尘, 长发如瀑,眼落星辰,风采翩翩绝世。这世上,怕是再无一画,他的容貌,他的风采,他的气质论对手,绝对是最可怕的一 个。

其师传位于他之时曾说:“可保长留千年基业,可守百年平安。”一生不负她,不负众生,不负任何人,唯独负了她一世韶光。”

画骨相恋,无可回避。一个天真烂漫情窦初开,另一个温润如玉才华出众,两个有情有义又如此完美之人,怎么可能不相恋?只可惜,画皮画骨难画心,这段感情又如何会有结果?花骨对白画的一片痴心,为了照顾白画的感受隐瞒自己去找神器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深知白画为人 - 白画如此骄傲,如何会让自己徒弟为自己深涉险境,何况还牺牲了朔风。就这一点,夏薰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上。而白子画又如何知道自己内心?他不敢去想爱与不爱,他身上有如此多的责任和大义。他的所有情感,都是夏紫薰,竹染,甚至是绝情净水替他挑明的。而他自己,悲哀地(或者并不悲哀地)活着,“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死,是唯一的机会了。而在她心里,唯一的疑问只是“如果上次摩严把我杀了,你会伤心吗”?是的,多么的悲哀。用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子画最后的那几句独白,“你怎么那么残忍?你要我亲手杀了你,留我一个人要做什么?你要什么,你说便是。无论对的错的,我都会去做。爱给你,人给你,无论你要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只要你再也不要离开我”。听到“人给你”的时候,我整个人一震。我没有想到,白子画有一天,也会对千骨说,“人给你”。这是多大的承诺,这是怎样的对自我。

命始终是命。就如我前面说的,没有无欲无求的爱情。绝情的日子是最完美的,但却不是均衡。总有一天,千骨会要得更多,总有一天,要走到互相恨,互相伤害,以死托付。命运对我们的掌控,他笑了笑,又接着道:“但死却容易多了,能为了别人而宁可自己认输,自己受委屈,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子汉!”

寻欢嘎声道:“你……”

他只觉心头激动,不能自已,只说一个字喉咙就似已被塞住。

嵩阳道:“我很了解你,你说你不能和我交手,只因你觉得你自己现在还不能死,你知道还有人需要你照顾,你不能抛下她不管!”

寻欢黯然无言,热泪几乎已将夺眶而出。 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但一个可怕的对手,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 因为只有这种人才能了解你

寻欢微笑道:“听姑娘说得如此生动,我几乎也像是到了泰山绝顶,得见帝王谷主与蓝大先生的雄风,实在是精彩极了。”

寻欢道:“哦?”

辫子姑娘娇笑道:“你一剑虽然可以要人的命,但你只要说一句话,却可令女孩子们将心都交给你,要女人的心,岂非比要男人的命困难多了么?凝视着他,目光更温柔,轻轻叹息着道:“我爷爷常说,一个人若是总不为自己着想,活着也未免太可怜了。”

寻欢忽然笑了笑,淡淡道:“一个人若总是为自己着想,活着岂非更可怜?” 孙红也沉默了起来。长叹着接着道:“每个人活在世上,都难免要做别人的铃铛,你是别人的铃铛,我又何尝不是,那摇铃的人自己身上说不定也有根绳子被别人拎在手里。”

寻欢道:“你若真的这么想,你就错了,有些人表面看来虽然很冷酷,其实却是个有血性,够义气的朋友,愈是不肯将真情流露出来的人,他的情感往往就愈真挚铃铃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用眼睛瞟着李寻欢,道:“若是只养一个人,你养得起吗?”

她眼珠子一转,接着又道:“那人吃得并不多,既不喝酒,也很少吃肉,每天只要青菜豆腐就行了,而且她还会自己煮饭,自己炒菜,菜做得好极了,你晚上睡觉,她会替你铺床,早上起来,她会替你梳头。”

道:“这样的人,她自己一定会活得很愉快,用不着跟我受苦。她眼珠子一转,接着又道:“那人吃得并不多,既不喝酒,也很少吃肉,每天只要青菜豆腐就行了,而且她还会自己煮饭,自己炒菜,菜做得好极了,你晚上睡觉,她会替你铺床,早上起来,她会替你梳头。”

很欣赏她对寻欢说得一段话——“以后的小姑娘也未必敢说,可是我……我无论生在哪个年代,就算是生在几百年以前,只要是我心里想说的话,我还是一样会说出来。”


无论在什么时代,都会有几个像她这样的人。这种人敢说,敢做,敢爱,也敢恨。带着一股子松脆刮辣。


当她听到寻欢不顾性命还是要去救诗音时,她的眼泪却已流了下来。女人若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就希望自己是他心目中唯一的女人,绝不容第三者再来加入。但无论如何,李寻欢心里毕竟已有了她。但倔强如她,她只慢慢的点了点头,忽然笑了,笑得虽辛酸,却总是笑。她一招杀了这个男人,她笑着告诉这个男人,母蝎子和公蝎子交配之后要吃掉公蝎子的。

她带着泪笑道:“我忽然发现我自己实在是个呆子,他认得她在我之前,我还没有看到他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有许多许多事发生了,我是后来才加入的,所以,应该生气的是她,不应该是我。”这种肚量的女孩子不可多得。也珍惜生命。她坚强,她勇敢。当她误失,间接使自己的爷爷丧命后,林仙想要打击她,让她忏悔,让她痛苦,她想要孙小红自己看不起自己。但她失败了。只有懦夫和呆子才会永远为“昨天”的事而流泪。真正有勇气承认自己错误的人,也就会同样有勇气面对现实,绝不会将自己埋葬在眼泪里。眼泪并不能洗清耻辱,更不能弥补错误,你若是真的忏悔。就得拿出勇气来,从今天从头做起。

她和他最开始的起点相同,眼界一致,之所以渐行渐远,最终连各自的圈子都没有太多重叠,不是寻欢没有把他的世界与她分享,而是林音对她不感兴趣那部分视而不见。而欢自然也不能强求她去关注她不喜欢的那部分。毕竟还是不够的,她也有她的彷徨,她的伤心,她的悔恨。李寻欢劝她,也许找到人代替,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她怔怔的流下了眼泪;她明知自己在毁别人的同时也在毁自己,却还是要报复,她不是不知道伊哭并不是个可靠的男人,毕竟还是有了感情。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伤心的往事,成就了今日的局面,蓝蝎子还年轻,若她不死,必定成为一个真正洒脱自如的女人,那个时候散发出来的魅力,应该更动人吧。

我只听到过人说虎狼恶毒,却从未听过虎狼说人恶毒,其实虎狼只为了生存才杀人,人却可以不为什么就杀人,而且据我所知,人杀死的人,要比虎狼杀死的人多得多了。 刚喝完了半碗酒,又不停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又泛起那种病态的嫣红色,但他还是将剩下的半碗酒一口倒进脖子里。她吃惊地瞧着他,似乎想不到这位江湖的名侠身体竟是如此虚弱,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大多数人都有好几张不同的脸,他们若要变脸时,就好像戏子在换面具,甚至比换面具还要简单。 面具换得多了,渐渐就会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的一张脸。 面具戴得久了,就再也不愿拿下来。 因为他们已发觉,面具愈多,吃的亏就愈少。 幸好还有些人没有面具,只有一张脸,他自己的脸。 无论他们遇着什么事,吃了多少亏,这张脸都永远不会改变。 他们要哭就哭,要笑就笑,要活就活,要死就死。 他们死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本色,男这张脸都永远不会改变。他们要哭就哭,要笑就笑,要活就活,要死就死。他们死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本色,男儿的本色。


世上若没有这样的人,人生就真的像是一出戏了。花费了一半的精力企图维护他们根本不曾拥有的尊严。疲惫又惊惶,疲惫又惊惶的人是讲究不起理想的。他必须养家糊口。


那么,这世界也就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只能读到已然存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