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叶子

时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Time is fair to everyone

叹戏中人,叹世中己

人人尽说清闲好,谁肯逢闲闲此身。不是逢闲闲不得,清闲岂是等闲人。朝臣带漏五更寒,铁甲将军夜度关。山寺日高僧未起,看来名利不如闲。

v哔哔v,咕咕栎!,锦弈 - 趣吟记(《中国唱诗班》同人曲)

上午呆在很大的房子里,一个人,很安静。两个人,每个人都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他们互相透过巨大的笼子的铁栏看到对方被关着,然后互相指着对方,嘲笑着,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自己的笼子。自由,什么是自由?自由总是有限度的,人总是生存在那样一个笼子里,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一部戏演了很久演员久不久我的问我:你平时都干啥呀?我说没啥干的,基本都呆在学校里的房子。

他说,那你怎么不出去溜达呢?去东方明珠,去南京路……

想了想了,我为什么不出去溜达呢?呵呵,是什么原因呢?没心情,太远,没啥好看的,没钱,溜达够了……反正不是经常出去,最多也就是去前门好又多,后门兰溪路,还有华联。

不象以前在地州,天天出去逛。离开现实的条件来谈自由,无异于试图建造一座空中楼阁。

就象外面天高地阔,我所生活的空间,也就那么大,一间房,一把椅,一台电脑……

大与小是辨证的,大城市有它的小之处,小城市有它的大之处。是自由的,没有人把我关在这里,所以,我的心理是坦然的。但是笼子还在有的,看不见的笼子。都生活在笼子里,只是笼子的大小不一样而已。象被关在监狱里的人,他们的笼子比一般人的小。原来我们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更大的笼子。

的感受才是自由的根源。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或者工作,这是我主动的选择。囚犯被关在牢房里,被迫地劳动,那不是他的选择,是被动的。所以,都是工作,感受完全不同。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我常常试图区分,一个人呆在寝室里,跟囚犯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我看自由的程度如此:放纵——自由——约束——禁忌

极端的自由必将受惩罚,极端的不自由即是受惩罚。

恰春朝,又秋宵。春花秋月何时了?花到三春颜色消,月过十五光明少。月残花落。

部分感官和精神上的快乐都依赖于肌肉、肺、心脏、消化道和四肢的运动知觉和器官感觉。信仰、希望和爱似乎扩展了人体的每一个细胞;而怀疑、害怕和仇恨则像毒药一样收缩我们的身体组织。

快乐可以加速生命和成长的过程,因为它可以让血流加速,让细胞扩张兴奋。所有这些变化都会向大脑传递信息,构成人体的快乐。很明显,快乐的感觉和快乐的行为是相伴相随,而不是互为因果的。

一群艺人来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上刚好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个牧羊女杀死了一个男孩,他们决定把这起凶杀案搬上戏台(用的是十四世纪"道德剧"的形式)。随着戏的展开,凶案的真相逐渐显露,危险也在向他们逼近。但他们停不下来了,他们淹灭在这出戏,一个个好像被角色附体。

戏控制了他们每一个的命运。同时,通过扮演的角色,他们也在一步步走近事件的真相。艺人,在这里移位成了侦探,或者法官。然而这一切,所有的人物修道士、领主、管家、司法官、织工、牧羊女,都是在一出更大的戏里,所有人都是艺人。

故事的背景是十四世纪灰冷的冬天,英国的一个小镇。故事的叙述者是一个出走的青年牧师。故事结束后,他没有回到教会,而是选择了继续做一个艺人,一个守护着自己灵魂的艺人。逃亡、偷奸、谋杀,这个小说有着悬疑、推理小说的一切要素,但它要丰富得多,关于对历史的表述,关于真实,关于艺术与现实。整个故事都是在冬天阴冷的气氛中路边小老鼠看着狮子笼前面美好的广告,harry winston的婚戒,Joel Robucheon的餐厅,兴致勃勃地冲进了狮子笼。有一天,有一只小老鼠突然醒过来说,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它按捺住自己的欲望,也忍受了其他小老鼠对它的鄙视和厌弃,它认真地观察着其他小老鼠,也认真地观察这头狮子。然后,它绕开了那些美好的幻象,还顺便搭了个狮子的便车,通向自由。

艺人戴上面具的那一刻,灵魂就已被囚禁在戏中,终不得出。人生如戏,大抵如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