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貓的狗

国内问答平台来的难民,坚持自由独立的价值观。

一党制国家有无权利在国外设立媒体部门?

据NYT,FOX等多家西方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境外的中国媒体定性为携带“国家使命(foreign missions)”的媒体。根据Foreign Missions Act 22 U.S.C. 4301-4316 的解释,这本质上是将这些媒体等同于共产党国家洗脑机器了。

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可能暂时不会产生激烈的影响,但长远的不利影响一定是有的。

比如今后这些媒体在境外的采访报道,可能会一定程度的受限。比如,我们国内群众所接受的为数不多的国际性事件报道,也可能要一定程度地援引其他国家媒体的话语而不是独立自主地报道了。

我现在是在其中一个媒体里面实习,从感情上的层面,心中自不平。

我所在的部门就我一个中国人,我的美国同事们从来都是自己选题查资料,自己联系专家学者,然后一切政治访谈节目应该有的都有了。可以这么说,除了有关中国的节目,其他一切节目都是high-level独立客观而深刻地完成的。

只是因为中国的外交PR起步较晚,国外受众恐红久矣,受众不多。

从理智的层面,我也觉得将这些中国媒体叫做国家宣传机器有点一杆子打死了。就好像我听到中国政府抹黑VOA,BBC一样,也会激起义愤。

从民主的层面来讲,媒体是作为第四力量独立于立法、司法、执法部分存在的,政府也无权对其施加任何压力(CS.STANDFORD.EDU. para.1. 2010)。然后这一理论放在中国官方媒体上,似乎站不住脚。多党制与一党制国家根源上的冲突,让“政府对国外媒体的管制”成了国家斗争的筹码。2月19日,北京又宣布限时让三名华裔WSJ记者出境,原因是WSJ拒绝为发现的种族主义文章“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China”道歉。

此对峙事件的复杂程度不是这篇文章能处理的了的,我在这里不站队,但此篇文章在结尾还要提三个问题供读者思考:

(1)一党制国家有无权利在国外设立媒体部门?

(2)“政府对媒体的限制”是否应该成为国家斗争的筹码?

(3)是否涉及种族歧视、专制洗脑的内容也有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

参考资料:

CS.STANDFORD.EDU. (2010). Journalism in the digital age. Retrieved from https://cs.stanford.edu/people/eroberts/cs181/projects/2010-11/Journalism/index7f0d.html?page_id=16 

FOX NEWS. (2020). State Department to designate five Chinese media outlets 'foreign mission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oxnews.com/world/state-department-china-media-foreign-propaganda

NYT. (2020). U.S. Designates China’s Official Media as Operatives of the Communist Stat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18/world/asia/china-media-trump.html

Reuters. (2020). China revokes three Wall Street Journal reporters' credential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china-media-response/china-revokes-three-wall-street-journal-reporters-credentials-idUSKBN20D0QU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