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4453 
叫貓的狗

我为什么很久没上Matters

我最近做出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准备读明年秋季的博士。所以在备考和准备材料之类的,比较忙,这是原因之一。但最近在国内外发生的事情,让我意识到:人如果一直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很容易越陷越深,然后与他人辩论反而会让自己变蠢。而且我能接收到的资料很多都是二手的,即使是一手的,到我这里也成了二手引用。

叫貓的狗

藏着的刀刃

我还在上高中,班里来了一位老先生。类似是个助教之类的,腿脚不太灵便,拄着拐。很像绝命毒师里的男主。我们小组在学习时,他走进我身旁,问我喜欢杜甫吗?我说不喜欢,我想跟他说,杜甫老苦大仇深的。说实话,我对他印象不太好,走来走进又不说话。我可以闻出他的行动轨迹来。

叫貓的狗

热血已凉

如果一位女性朋友向你倾诉,她被上司性侵了,她纠结于是否要离职,你会跟她说些什么?我现在更想扮演一个恰如其分的倾听者的角色。你可以指责我是沉默的帮凶,因为我恰好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我不愿在不了解完全情况的条件下,去用义愤来煽动朋友。你可以指责我是荡妇羞辱,说实话,我甚至不太相信朋友是完全无辜的了。

叫貓的狗

迟到的正义不叫正义

一周之前想写一篇关于孙小果的文章,但查阅资料发现,无论墙内外,孙小果其人已被扒得很透彻;至于其他不透彻的地方,因没有直接的、一手的资源,而无从下笔。我在查阅孙小果的历史时发现,他从法网中脱逃也算不上戏剧性的“今天死刑明天释放”,而是他及他的关系网像华容道一样把他移到法外之地。

叫貓的狗

仅以此寓言表达我对HK的关切与理解

先说点什么: 说实话,我觉得只有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民才有权利决定那个地方的命运。这无关家国观念,只是最朴素的独立自主的社区思想。我甚至都不愿意喊口号般的喊出一句:我支持香港。因为我知道我无权对其他地区的人事指手画脚,那样也未免太霸权了。所以,仅以此寓言表达我对HK的关切与理解。

叫貓的狗

一党制国家有无权利在国外设立媒体部门?

据NYT,FOX等多家西方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境外的中国媒体定性为携带“国家使命(foreign missions)”的媒体。根据Foreign Missions Act 22 U.S.C. 4301-4316 的解释,这本质上是将这些媒体等同于共产党国家洗脑机器了。

叫貓的狗

必须非常谨慎地解释湖北外新冠感染者的下降趋势

尽管数据显示湖北外新冠感染人数连续两周呈下降趋势,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17号依然强调当下不是盲目乐观的时刻,“必须非常谨慎地解释这种趋势。随着新增人群的影响,趋势可能会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