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凉山在冬天

豆瓣同名。找一个理想被严肃看待的地方,然后放弃理想。

去他妈的正常

發布於

在成都,什么都是不痛快的,不痛快的大学生活,不痛快的天气,就像今天,雨未下,天不晴,空气中含着一股闷,让我想起去年夏天,在文科楼那座丑陋的教室里,商法老师在课堂上聒噪,室内的空调呼呼转个不停。

我和小成在最后一排趴着玩手机,那也是一个闷热的夏日午后,潮湿的空气弥漫在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我这样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在听着公司的经营理念,望着教室内的一众女生,不管是美的还是丑的,都无法让我生出欲望。如果说,女人的魅力或者对异性的性吸引力会在某个瞬间消失,那么,在那时那刻我就强烈的感受到了。

在那扇看起来永远不会停止转动的风扇下,我的嘴里忽然冒出:这闷热潮湿的天气,好想打飞机啊!闻之,小成哈哈大笑,我俩随即溜出教室进入厕所,开始抽烟。我间连点了两支,在散乱的烟雾里,我感到一阵眩晕。

就是在这样一种恍惚中,我在洗手间里,在蹲坑与尿台间,在混着消毒水,尿与烟的味道的夏日里,我感到这就是青春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将在这一个夏天消失,而我将陷入成年人的世界里。这是最后一次了。

可是,今天,一年以后,在另一个夏日,在图书馆三楼靠窗的角落里,我竟然在此勃起,像一个在盛夏融化的冰棍,我的欲望不可抑制地倾泻而出,洒满图书馆的每个角落。

阿芝的味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她的调皮的笑,她写在我笔记本上歪歪斜斜的字,在我的手上或鼻间重生,并最终进入我的内心,成为另一种感觉,而这种感觉与一年前在文科楼教室的感觉是如此相似,以至于我以为我又回到了那一天。

而一旦我回到了那一天,便意味着我还年轻,可是,我终究不年轻了,今日的这一切在身上是否还是协调的?

若与我的同龄人相比,他们会失望吧,因为他们正走向成熟中,他们将成为这个社会中的一员正常人,他们将定型,将以这点认知走完自己的一生。

如此看来,我当然幼稚,就像一个不知利弊的孩子,只知道在夏日吃上满口的冰淇淋,并最终受到父母的责备,而我已经要24岁,却仍未长大。

这令人欣慰又叫人恐慌,去他妈的吧,等我真正长大了再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