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129 
老凉山在冬天

被幸福收走了魂

我涌过拥挤的人群 把他们远远甩在身后 习惯了痛苦的人 感受不到什么是快乐 就像饿死的鬼 再也无法吃饱 我只是没有想到 当幸福真的来临 我会选择逃避 如同过去逃避羞辱 在没有月亮的晚上 我独自一人面对幸福 魂被它收走了 我不禁想起 在这个世界上 是否有人注定不能幸福 他们的幸福就...

4
老凉山在冬天

那些合法死去的人们

在我的豆瓣关注列表最底下静静躺着十个人,他们被豆瓣合法地宣告了死亡,账号显示已注销。每次看着他们,总有种莫名的屈辱感,感到自己生活里的一部分被一个我们无法抗诉的庞然大物所剥离,以一种看似合法的方式。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当我们作出某些某些不和他们言论的话时,我们就可以被死亡,而我们的死亡又证明了我们是不规矩的人。

25
老凉山在冬天

边缘群体、少数民族与中心

这篇文章仅仅写的是我作为一个边缘人,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一些想法和困扰,以及我想要寻求解决的办法,这些想法产生于项飙关于当下中心与边缘的说法、毕赣与贵州凯里、贾樟柯与山西汾阳的关系,以及西部藏区和大凉山彝区当下青年的一些意识。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好像是,前路漫漫,我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回...

26
老凉山在冬天

县城青年的消失

当我开始想写县城青年的时候,内心有一个声音不住地抗议道,瓦丑啊瓦丑,你膨胀了啊,你哪里是县城青年,你连小镇青年都不是,你就是一个深山老林里的放牛娃,从五六岁开始就和邻家的哥哥风餐露宿在山里追牛赶羊,你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是啊,我就是一个农民,还是西南山区蛮夷之族的农民,可是,由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