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绿山冰棒

脾气暴躁,性格古怪

一封迟到六年的自白信

你应该还记得我吧?你应该是记得我的。不是因我的特别而自信,而是相信你的记忆力。

六年前这个时候,中考复习进入白热化,你早自习到的一天比一天早,而我早到是为了和别人比,所以就是到了也不学习。一个月后,你先我们一步,到了高中。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而我,也是很多年后才明白中考前最后那些日子为什么那么的无精打采那么的没了盼头。

到底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呢?大概是某日往事如潮水般撞上来,潮水退去,脑海之中,只剩下一个侧影,清楚而真实,倒不像是脑海中的画面,而是近在眼前——那是你坐在讲台下面第二排的位子上,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潮水退的太干净,以至于很久之前那些关于你的记忆,那些我曾忘掉的事情,就像贝壳被推上海岸,一一亮出本来面目。

包括我第一次看到你。

具体初一还是初二?不太记得。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傍晚,放学了,我没回去,在教室里和同学玩,兴尽走出门去,发现楼上正垂着一根用过的胶带(那时候就是流行用胶带粘掉错误的书写),随手去扯了一下,没扯下来,于是好奇的上楼去,就在上面一层,一个男生,拿着他的胶带,看起来很害羞的样子,我似乎对他说了什么,没得到回应。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小事,小到第二天就忘记了。重新想起,就是那次,晚上梦到你,你还是坐在你讲台下面第二排的位子上,和老师讨论问题,梦醒之后想起关于你的所有,那件深埋记忆里的小事也一起被牵扯出来了。想起那个拿着胶带一脸羞涩的男孩,那是你。

与此同时,也一起被牵扯出来的,还有我无意识也不自觉的对你的思念,原来那一份情感在我心中蛰伏已久。

后来,也像那日傍晚,神奇的缘分,莫名其妙的同班几个月,你没有同我说过一句话,我却始终记得你的声音,时隔多年,言犹在耳,事犹在身。

于是时隔多年事到如今,我才明白你对我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我喜欢你。

原本我是一个很容易冲动的人,可这一份情感,却用了之后许多年的思念来确认。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真的很难说出口,真的很想说出口。

而我不认识现在的你,你也不认识现在的我。已知的是,你也不愿意。

所以这只是一封自白信,一封迟到许多年的自白信。

我喜欢你,也喜欢你喜欢的东西,想告诉你这一点,仅此而已。毕竟羞于表达从来都不是我的作风。他们说,后来也不乏找人要你的联系方式的女生,那就愿海风再起。

如果你好奇喜欢你哪一点,不瞒你说,其实我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魔力让我对你心心念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讲台底下第二排座位上的那个低着头的侧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