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公民對談

作家是以说真话为己任的人。 文人骚客|NGOer P2p难民 |政治抑郁者 生於西元一九八九年國際寬容日 Facebook: @Qhr.Xn Telegram: @Hiv_viH Instagram: @1989_1116 ★我编撰的微信付费阅读文章《帕斯堤¥18答案之书》👉http://t.cn/A6crMNcS 请多支持我的彩虹公益🌈💪 多谢嗮!🙏

社会达尔文主义教育成果展

發布於


首发于个人微公号|2017-10-06

摄于香港中文大学

1 不合时宜的梦想

昨晚在@706青年空间“误入”一个交友活动,会后跟新朋友聊了许多教育行业的事,感触良多。

不只一位朋友在自我介绍时说到自己小时候十分叛逆,表现是总是喜欢提出不同观点,挑战权威。这些对现在的我来说,根本是无足轻重的正常交流,基本款的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

然而遥想当年的我,确实也是这样认为的:凡是异众者即为“叛逆”。典型的表现是当年的“国民岳父”韩寒被认为是叛逆的代表而走红。而现在看来,韩寒并不是“异众”,而是“从已”,在2017年的当今看来“从已”应该是最基本的品质。

我开始惊异于我在认知层面的变化,最令我惊异的是,我的认知、三观、思维方式、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硬件都已全面升级,而我的软件——梦想/欲望/志向的内核却并没有停留在二十世纪末。

比如,我从过去的信奉酒神精神哲学观,到现在推崇佛法的智慧,我意识到活在当下、明心见信与断舍离的重要性,但我的心依旧在追逐那些稚嫩的虚荣的道路上流放,仿佛这些不合时宜的欲望才是我理所当然的信仰。

这种不兼容的状态就好比人类近一百年来一下子进入信息时代,大脑尚未进化成多任务处理器,日常却要处理来自工作的生活的汹涌而来的信息,所以人类(都会人群)变得越来越焦虑和抑郁。

世事无常,我却对过去恋恋不忘。我想这是我在而立之前的犹惑之年亟需解决的课题。

上个月我参加了一期同语终结彩虹暴力成长营,我们模拟了一个关于“执念”的戏剧工作坊,在放下所有包袱的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2 应试教育的养殖场

今年8月我结束广州白山村实验营之后,写了一篇“非虚构小说”《白山村马路生物标本展》(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估计是小说结局太过黄暴,所以“流溪人家”公众号也没敢转载,尽管这是最详尽记录这次营期的活动侧记。

营员的反馈如我所料,忧心重重地认为小说是在表达我有自杀倾向。其实这只是个效仿电影《天注定》式的结尾,把主人公写死是发泄躁郁最好的方式,不只是对社会、对家庭,甚至包括对生命本身的桎梏的躁郁。

人都是被构建的产物,本质上来说并没有“真我”的存在,因此谈论所谓的“做自己”其实是可笑的。而在管制的社会里,社会教育、包括学校和家庭,都在把我们这代人往某种“绝路”上逼。

昨天我到一位朋友说,女权主义其实是内心脆弱的产物,解决之道就是让女人的“内心变得强大”。虽然很惊异,但不得不身承认,身为男性的我在早些时期也是这么想的。

把“内心强大”拆解开来,内心的潜台词就是“反正都是要被强奸的,不能抗拒就享受好了”;强大则等于在说“残疾人是社会的累缀,就应该强大自己跨越障碍的能力来适应社会”、“你之所以在学校被霸凌,是因为你太弱小了活该被欺负”、“没有上进心就应该被社会淘汰掉”。

当我们看到少数、弱势、边缘群体、甚至并不边缘的女性们受到不平等待遇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要求ta们自己变得身心强大来迎合社会,而不是想到社会应该要变得更文明、更完善以此保障每个人的基本权益,这是多么典型的“社会主义”啊。

——是的,早些年的我也曾被洗脑成社会丛林法则的支持者。社会主义的教育,就是在教育社会达尔文主义。我们的应试方针从一开始就在倡导我们怎么在这个人口大国里竞争,挤破头皮、互相碾压,快乐只来自于占有更多的资源,幸福只存在于比他者优越的落差。

所以,社会的进步只体现在经济的发展上,而不是每一个人的需求与选择都能被尊重的文明之上。

讲人权,在本质上是会拖社会后腿的,应当剔;宗教可以宣扬,但第一位的迷信必须是信仰科学发展观,因为这样社会的生产力才会强大,

太棒了!这样的养殖式教育确实是一派大丰收之景象,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已领先于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水平——虽然每个人都活得不姓福。而我们的学生也是全世界最会考试的。

正在这时候,听说我们的教育正在慢慢改革,一些教育产品采购商正在实验田里培育出最适应未来的新型“共产主义接班人”。

可以预料,作为“网生代”的00后、10后将会比我们更文明、更优秀、更有人权意识,有一天他们会指着我们这些没约过炮就变成炮灰的几代人的鼻子,说我们是落后的圭臬,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毒虫,是农耕文明、封建思想、前现代社会、远古时期的直男癌,就如同我们现在所数落的那些广场舞大妈、三姑六婆、扶不起的老大爷太文革太腐朽太粗鄙一样。但无法否认的也许是,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啊。我们都没有跳出轮回,所以才在时代的棋局里心甘情愿做一颗棋子而不自知。

或许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就是如此, 每代人看起来都像是下一代人的垫脚石,都在为那个终极未到来的终极愿景铺路。

一切都计划都掌控在国家机器的五指山间。你们放心,VPN是不会被关闭的,因为国家尚且需要培养先进的人才;制度也暂时不会那么快修复资本乱象的,因为国家需要让社会高速发展优胜劣汰。政府早已看穿了一切,对于时代洪流中每个人的命运心知肚明,包括你该不该获得幸福。

摄影by任航

3 嫑嫑的心该如何安放

前天在北京坊观看vice的纪录片《未来之家》,其中有一集讲到印度人的生活。嘉宾聊到他采访的一个感受是,印度人做事很少抱怨。

我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印度能在国际竞争力上成为中国最大的“劲敌”(发展中国家)。

我所认识的年轻的印度朋友,几乎都有每天做一两个小时冥想的习惯。而中国的年轻人,醒来和睡前的习惯就是刷微信,让大脑在无用信息中放逐、沉淫,然后变得越来越卡顿。

中国人总是分不清“遵从内心”和“宠溺欲望”的区别,不明白戒生定定生慧的原理,所以“做自己”往往就变成了“做最堕落的自己”的代名词。而印度人的心智有着强大的正念和专注力,若凝聚在一个方向上,必会是“改变潮水的方向”。

今年很热门的话题,机器人是否会统治人类。其实试想一下,机器人跟人类比,最大的优势不就是心无杂念、只专注于目标、没有情绪么?

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有中国的年轻人喜欢成天抱怨上班,而且只是嘴上的抱怨。既不专心工作,又不想换工作,又在抱怨工作,就这样沉沦在习得性无能的泥潭中“无法自拔”。


话说,这个月我也在苦逼地记考点,为迎接十月份的考试做准备。

虽然真正想要的是这个学习汉语言文学的过程,但如果我得到这个文凭就可以换取读研、留学深造等更殊胜的学习机会,所以参加这些关于记忆力的考试只是一个不守衡的代价,那就欣然接受吧。

晚安,中秋节快乐🌕

北京住处楼下的月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现世即天堂——记梅村香港正念禅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