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公民對談

作家是以说真话为己任的人。 文人骚客|NGOer P2p难民 |政治抑郁者 生於西元一九八九年國際寬容日 Facebook: @Qhr.Xn Telegram: @Hiv_viH Instagram: @1989_1116 我的简史 https://t.co/1LVcfJfz1p

銀色旅途

發布於

銀色旅途


時間 在這裡被定義為 一種速度

根盤交錯的路 正高速運行著 一種殘酷

一如掌心的紋路 予命運直白的揭露

飛駛而過的樹木

亦或 顛沛流離的塵土


盤旋 交匯 歷經的風景不被記錄

穿山隧道外 光與暗依舊交匯得尖銳突兀

白線輪迴的步數 太過流暢的弧度

令所有關於靜止的事物 付之闕如

困頓 亦或 結束


而在紫微星被燈光埋沒的夜晚

城際邊陲 隔絕在繁華以外的地帶

唯有思念 被拉長的距離反复傾訴

在正前 長伸出 一望無際的孤獨


這旅途 風塵僕僕 始終不曾停步

一路輸送的貨物 叫歸宿


2009.12



   今天躺在床上,忽然想起我曾写过的这首诗。那是第一次背井离乡,去河北省会石家庄学医。

   从老家乐清到石家庄有直达的卧铺巴士,所以对于背井离乡的最初记忆,是关于无尽的公路,而不是戏剧中经常用作浪漫符号的火车与铁道。

   那些无尽的公路是一趟灰色的旅途,对于年少的我而言,一切都是崭新的,新到连尘霾都焕发着金色和银色,仿佛一切都欣欣向荣……

   即便那些年,我经历了母亲从癌症到病逝这样的重大的变故,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孜孜不倦的生命力一直在顶着岁月的风雨在我幼小的生命里滋生着,去迎接更重大的伤痛……

   成长是一趟华丽如织的死亡,上面爬满了贱如尘埃的重生。而那些霍霍而来的时代的坦克上爬满了我们的成长,我们埋葬在空心广场上的青春……

已拆迁的冀联医学院门口的公路
已关张的北京第三极书室的活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這垮掉的村社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