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公民對談

NGOer,P2P難民,政治抑郁者 生於西元一九八九年國際寬容日 Facebook: @Qhr.Xn Instagram: @1989_1116 Telegram: @Hiv_viH 没有任何一条道路可以通往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在同志交友App上与附近美国白人的对话

   和许多获得超级融资的App产品一样,国内最大同志交友软件——Blued在向海外扩张时也实行“一球两制”,即分为国内版和international版两种,后者不能在中国市场下载、且在国内需VPN才能正常使用,但用户的帐号两个版本都可以登录(不能同时登录),用户的资料、聊天记录和功能则是部分通用。

蓝底反白为墙内版,白底反蓝为墙外版

   Blued的名字可能是模仿Jack'd(已被墙)起家,在国内Blued被基友们戏称为“不撸帝”、爱滋蓝或者小蓝。

   虽然目前在中国是用户数最多的一款同志社交App,但对我而言是用户体验极差的!这在去年1月《财经》曝光Blued存在未成年人漏洞问题时,我写的评论文章《……》中有说明。我认为《财新》对Blued漏洞的曝光是在无意中阻止了像“滴滴女乘客”事件的悲剧发生,可谓功德无量。去年8月一位公开身份HIV携带者朋友开开写的文章 《假装 HIV感染者不存在的蓝色软件》在公益界引起轩然大波,Blued在直播中与其他公益机构恶意竞争的问题被浮现。

   


  今天我想谈论的不是Blued的用户体验、企业责任和品行问题,而是我遇到的一件令我费解的事。也想借此机会跟Matters网友聊聊。

  前不久我从推特上下载到了Blued国际版,连上科学上网机打开我的帐号时,Blued页面了住在我附近的歪果仁,虽然大腹便便身材很差,但面容看起来算是和蔼可掬,于是我加了他关注并向他打招呼,虽然一开始的招呼有点flamboyant😏



   最后我们还是聊崩了,因为他关于香港社会运动个64事件的想法让我感到愤怒。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传说中的“白左”……我对这些身份标签并没有很深入的研究,我只是对于我们的对话感到震惊:我们同样生活在这个信息检索功能发达的时代和城市,同样使用VPN来用这个交友App,并且同样都是性小众群体,为什么他会对在对中国政府和政治议题的看法与我如此不一致,对于这里如空气般的压迫如此无视——难道他是被隔离在党支部工作生活吗? 🤔


via Radical Faeries whatsapp group

如水

國家機器

雖然我在Tinder認識另一半,但我想跟你說… — — 使用交友軟體應該知道的6件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