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

杰瑞

不杀与克制

發布於

随着香港局势的起起伏伏,外界普遍将关注焦点放在北京的态度上,认为北京将在香港局势中扮演那个幕后最终“一锤定音”的角色。但从目前来看,北京仍然谨慎克制。 目前北京最高级别的动作只有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邀请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一次非正式的“座谈会”;港澳办的数次记者会;中联办和港澳办对冲击中联办和涂污国徽、丢弃国旗等主权事件的谴责;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的一些声明和专家座谈,以及中国民航总局对香港国泰航空发出预警和警告。 除此之外,位于权力中心的任何一个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未做表态。不过,8月7日港澳办和中联办召集的香港局势座谈会,通报了“中央精神”。“中央精神”实际上就是北京最高层级对香港事态的态度——“当前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很可能北京认为,香港事务必须严格限于有关涉港政府机构行使相应职能。避免迈过一国两制的界限,遵从自身在“一国两制”框架内的角色,是北京对待香港事态上的基本态度。除非香港特区政府请求,否则北京不会出动一兵一卒入港,“克制与不杀”是北京的基本策略。 除非香港特区政府要求,否则北京不会出动一兵一卒进入香港街头。(VCG) 北京不会轻易动武 深圳的公安练兵和军车集结曾一度被认为是北京武力介入香港的信号。但北京的武力展示并不像外界所想象和炒作的那样,是专门针对香港事态的。位于深圳的警察集结和演练,实际上是北京在中国大陆全部范围内“公安大练兵”的一部分。至于所谓军车调动,迄今未证明与香港事态有直接关系。 虽然香港驻军法第3章第14条规定:港府在香港基本法框架下,必要时可以请求中央派遣驻港部队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但是香港基本法第14条同时规定:驻港部队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香港特区政府负责社会治安,只有在极端情况下,应特区政府的要求才能够上街“维持秩序”。所以,驻港部队主要代表是一种国家主权的象征,并非香港治安的救火队,北京不会因为香港事务不稳而轻易出动驻军。 因而,虽然北京已经定性香港某些针对大陆记者和游客的行为已经“近乎恐怖主义”,香港如今的事态实际上仍然未到北京无法容忍的地步。况且,武力介入将使北京面临国际压力。而从北京的主观意愿上来看,北京实际上仍严格将自己在香港事态中的角色限定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也就是说,除非香港政府作出请求,否则北京不会直接介入香港。 严格在“一国两制”框架内行事 有人认为,北京港澳办历次记者会上的表态过于生硬,也并未回应任何港人重点关注的诉求。但实际上这些诉求诸如“林郑是否下台”“是否要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等,在“一国两制”的制度框架下,都并非北京的职责范围,北京并没有义务对这些诉求进行表态。 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特首虽经北京任命,但对其罢免则需尊重法定程序。因此,一些带有情绪的香港记者逼问港澳办,要其对林郑的政治命运表态,本身就是悖论。他们本不想让北京过度介入香港特区事务,却又指望北京施压港府。 严格限定自己的角色决定了,北京直到目前的动作仍旧以态度宣示为主。具体的行动,北京仍旧仰赖港府、警察以及反暴力的香港市民。即使就这部分而言,北京也没有以“命令”的形式进行强制,而充其量只是呼吁和劝导。北京对香港示威游行的谴责严格限制在超出一般和平游行的“暴力”行为、外部势力的干预、分裂国家的“港独”以及涂污国徽丢弃国旗等主权象征物上。除此之外,北京对于游行的一般状况均未做表态。 止暴制乱是优先项和一切的前提 许多人将北京对香港警察的支持视为在这场游行中选边站队,但实际上北京目前看并未对于示威者和反对游行两方表达支持和反对。北京支持香港警察执法,是因为北京认为目前香港首要问题仍然是止暴制乱。北京认为,在混乱的局势下,一切后续协商和改革都无从谈起。 香港游行中的暴力活动曾经在8月前期出现一个高潮。在此期间,弹弓、仿制美式枪支以及汽油弹等“恐怖主义苗头”纷纷出现,随之,香港国际机场中发生的拘禁、殴打中国大陆记者和游客的事件被北京定性为“近乎恐怖主义”。然而,在香港警方行动加码并展示镇暴装甲车和水炮车后,尽管8月18日100多万人参加的维园集会期间再次出现零星的暴力活动,但直到目前并没有出现严重的袭警行为。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6695397323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