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and

上海211大一在读。 喜欢阅读,写作。 业余关注人权、女权、哲学、政治、历史、法律。 知之甚浅的冒牌理科生,现阶段致力于成功转专业。 希望互相学习和讨论,很珍惜这里的言论环境。

一些观察(二)

上个星期,我的大学英语老师生病了,不能来给我们上课。于是她跟我们征集意见,一起选定了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想在那时候补回没有上的课。她去和教务处报告需要使用一间教室,结果教务处却以不明原因告诉她教室借不了(是借噢),于是她只好请老师代课,尽管同学们反对声很大。

代课老师来了,可是由于不熟悉同学情况,和对课程进度一无所知,导致这堂课效果很不好,老师因为是代课而心不在焉,同学们也很难适应新老师的教学风格,一节课下来,什么都没有学到。

然而我亲爱的英语老师病还没有好,这个星期的第二节英语课依旧不能来上。由于上一堂课代课老师的“车祸”教学,同学们纷纷反对继续代课。于是老师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们视频会议吧。大家都说同意。人人都有电脑,而且网络授课时间地点灵活,只要找大家没有课的时间打开视频就好了。老师甚至说,边吃午饭边上课也可以。于是大家都很高兴地等着第二节课。

然而,再一次,老师说这节课可能上不了了,原因是教务处禁止网络授课。我们问,为什么大家自己视频学习,教务处也要管?老师说,学校所有的教学事务皆要上报教务处审批,否则一旦被发现要追究教职员工的责任。大家唉声叹气,老师又去争取了一次周末借教室补课,结果又是以不明原因被驳回。偌大的校园,数百个教室,竟容不下一个小小的课堂。我们的英语课,就这样不了了之。

这却不是个例,上个学期的期末,物理老师主动申请给同学们加课,同学们也都很积极地同意,甚至允许其他同学来旁听,然而又是被教务处卡在借教室的问题上。期末前的最后一次“小灶”也没开成。极大地打击了同学们学习的热情。

经历了这两次“教学事故”,我实在是愤怒又不解。

学校到底是谁的学校呢?教室到底是谁的教室?课堂又是谁的课堂?学生不能有要求接受教育的权利,老师不能有要求在哪上课什么时间用什么方式上课的权利,那大学是为谁开设?行政人员一句解释都不给就可以取消和剥夺一堂课,大学是为了他们行使权力而开设的吗?

前一段时间大家常感叹大学不属于教授:教室安装摄像头,即使关乎学术,也不敢乱讲话;科研项目有人插手审查。我虽惋惜,但还不能那么感同身受。这两趟遭遇,我实在感受到了大学的“威力”,不仅仅是老师,连学生都被控制。走进了大学,仿佛走进一个巨大的机器,在这里,教书育人的人们比不过冷冰冰的权利,象征智慧的学术比不过死板的规章制度。

此刻看着周保松教授发在微博上的图片:同学们围坐在草坪上听课,在港中大的雕塑下举办读书会,在教授家中一起看电影......我感到无比地无奈和沮丧。我也想有一天,学术和自由挂钩,我们可以走入自然去体会科学的神奇,像先哲一样站在广场上争辩真理,那一天,会来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