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斯

把任何經歷都當成人類學田野調查。人生的母題是探索人性的多種可能。

那些疫情下暫時“隱退”的香港街頭歌手

發布於

在香港尖沙咀碼頭一帶,有不少街頭歌手抱著吉他、放著移動音響表演。他們或是專業樂器表演者,或是業餘音樂愛好者,動聽的歌聲遊蕩在維多利亞港邊,常常吸引很多路人駐足圍觀欣賞。

旺角、尖沙咀、中環、觀塘、沙田等香港的大小角落都存在這樣的街頭歌手,出於對音樂的興趣在街頭表演。近日來,尖沙咀的歌聲消失,其他區域的表演亦減少很多。筆者偶然認識了兩位慣於出沒在尖沙咀的街頭歌手,原來持續近1年的疫情為他們的表演帶來諸多限制。當下,第四波疫情持續惡化,他們由於種種原因只能暫時“隱退”。

“瞬間所有悲傷,都只覺渺小,慢慢學會,世界若暫停,仍不再重要......”

在紅磡碼頭邊,一位身穿牛仔衣的男生與彈吉他的男生合奏演唱《森林》,路上有附近居民三三兩兩地在散步,有人暫停腳步聆聽鼓掌,但很快便散去。

這位男生名叫蔡嘉民,他白天在位於新界的科學園從事金融科技的工作,晚上下班後則會和朋友一同在尖沙咀碼頭、尖沙咀東部地鐵站內、中環摩天輪附近或是觀塘海濱表演唱歌。

他對筆者說,那一晚,他原本在尖沙咀碼頭表演,但遭到警察的阻止和提醒:表演吸引到聽眾容易令他們違反兩人“限聚令”,建議他疫情下減少外出表演,實在要唱,可以去人跡較少的地段。他便來到相對偏僻冷清的紅磡碼頭。

“我發現,地鐵站裡的人想回家,在海邊的人卻會停下來。”

蔡嘉民的表演經驗告訴他,行走中的路人腳步匆匆,很難吸引他們停下來;而尖沙咀作為香港人流量最多的商業區之一,匯集眾多大型商場,不少遊客或香港市民都喜愛在這裡散步,享受維港的夜色與悠閒時光。街頭歌手在這裡,更容易和陌生人產生互動。

蔡嘉民說,雖然他表演時,有的聽眾會放一點小費在面前的吉他袋裡作為鼓勵認可,但數量十分少。“街頭表演,更多是出於興趣。”

蔡嘉民非常享受通過街頭表演陌生人進行互動。聽眾多為長者時,他會挑選張國榮和譚詠麟的老歌;如遇外國聽眾,他會酌情唱一些膾炙人口的外國歌曲;當香港年輕聽眾圍觀,他便會演唱較新較受歡迎的粵語歌曲;週末的白天演唱節奏明快、音調高亢的歌;夜深人靜則偏向慢節奏抒情。

他曾從紅磡火車站出發一路北上,在北京乘坐西伯利亞鐵路沿線到俄羅斯再到波蘭,在波蘭的一個廣場上唱粵語歌,吸引上百名異國聽眾。“原來音樂,真的是不分語言和國界的。”在年輕的歲數裡,走南闖北去異國他鄉探索、與陌生世界的頻繁碰撞使得他更懂得審時度勢、察言觀色。

記得有一晚在香港文化中心附近唱歌,一位露宿者捲起被子來到他面前閉上雙眼就地而臥,“我要聽你唱歌。”蔡嘉民即興唱完幾首不同風格的歌,露宿者都沒有睜開過眼睛,但當蔡嘉民突然停下來時,露宿者馬上睜開眼睛:你怎麼不唱了?繼續呀!

談到表演他會兩眼發光,“互動”或許是蔡嘉民表演裡的母題。對他而言,街頭表演迷人的地方,便在於通過音樂,在公共空間和陌生人建立情感聯繫、產生互動。

今年4至5月,曾逾20天沒有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他和朋友在疫情不嚴重、限聚令範圍較寬鬆時期平均兩個星期出去表演一次,彼時市民也可以輕鬆外出,表演吸引到的聽眾更多。

根據港府統計,7至9月經季節性調整失業率為6.4%,屬近16年來的高位,不少行業都受衝擊而裁員或減薪;香港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由於社會運動和疫情對香港人的精神困擾,有36.4%受訪者同時出現創傷後壓力及抑鬱症狀。

蔡嘉民明顯感覺到,近段時間聽眾表現出的情緒狀態不如從前。“我一直希望用歌聲帶給大家快樂。如果用0到10分來描述他們情緒的氣場,之前是6分左右,但現在只有3到4分。”

根據瑞士銀行集團2018年《價格與收入》的研究報告顯示,香港工作人士每週平均工作時間高達52小時。工作3年的蔡嘉民也深有體會:香港人的工作時間太長了,且居所狹窄,每個人都步履匆匆地上班、下班、回家,公共空間是獲得快樂和能量的來源之一。

在壓抑的社會氛圍下,快樂的限額更少了。蔡嘉民十分想用歌聲為情緒低迷的港人傳遞快樂,然而疫情當前,無論是眾多歌手站在同一片區域唱歌、還是聽眾圍著歌手聚集,都會有很高的感染風險,他只能暫時“隱退”。

陳德全原本是在英國工作的港人,今年回到香港求職並定居。在他看來,在香港街頭表演比在倫敦的唐人街更加開放自由、氣氛更足。由於英國假期較多,陳德全住在英國時,每次回港度假都會保持一個星期表演一次的頻率,如此持續了兩年半。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2018年聖誕節,一位來自台灣的不知名歌手在尖沙咀演唱、陳德全幫助吉他伴奏,用非常高亢的音調完美地唱完《我是一隻小小鳥》,唱完後圍觀的近200名聽眾紛紛鼓掌。據他經驗,這個規模的聽眾十分少見。

“原本計劃這個月12號和19號去尖沙咀表演,但疫情惡化,無奈取消了。”今年由於疫情,他一整年都沒能去街頭表演,十分懷念那些和聽眾互動的時光。

市民徐小姐每次聽到優質的街頭表演都會停下來,給一點小費,甚至還會互動點歌。近日來她在旺角仍然留意到有街頭表演,但由於疫情嚴重,出門逛街的人流量明顯減少。

殷女士如遇到好聽的街頭表演也會慢下匆匆的腳步欣賞,但她留意到,最近尖沙咀的街頭表演沉寂,“不知道他們到底去了哪裡。”

蔡嘉民和陳德全都很喜歡香港樂隊Supper Moment的《無盡》,裡面的歌詞是:


踏上這無盡旅途

過去飄散消散失散花火

重燃起 重燃點起鼓舞

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

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

踏上這無盡旅途

誰又能鑑定你的醜惡與美好 低與高

離隊抹走那刺心挖苦的勸告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蒼老


那些暫時“隱退”的香港街頭歌手都盼望著,疫情平復後,港人能放心出門吃飯娛樂,街頭藝人亦能繼續用音樂傳遞正能量。


本文首發於香港新聞網,作者本人修改後發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