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9429 
柯之林

旧日

我永远记得十年前的3月7号(2010.3.7),称那一天为命运的转折点也不为过。当时我13岁。那时候爷爷已经病了一个多月,在此我每天放学都坐公交车去医院去看看情况或者是在路上买点吃的给守在那里的亲人送去,我熟悉病房的位置……后来是重症监护室的位置,那里有很多人,很安静,充满绝望。

5
柯之林

日常

我把路让出来,说,“请您先过去吧。” 不带任何情绪的,冷漠的礼貌。然而那人没有任何动作,所有经过我的人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眼神凝视着我,让我感到尴尬又毛骨悚然。我有点不知所措,又说,“那……那好,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呢?” 对方只是摇摇头,并且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柯之林

顶点与锚点,叙事冒险及其伪命题

and……and……却没有or…… 回声,回声,回声,没有名字的书和没有名字的人在说话,那是谁的话呢?“如何进入卡夫卡的著作?卡夫卡仿佛是一块根茎,一个地洞。《城堡》有‘多个入口’,我们不知道它们的使用规则和分布情况。《美国》的旅馆有数不清的主要和辅助的门,旁边总有一位守门人,此外还有一些没有门的入口和出口。

6
柯之林

云盒

从前,有种叫“三孔”的生物生活在地球上,因为它们存在的时间很短,这段历史几乎被遗忘了。“三孔”,顾名思义,就是身上长着三个孔洞,孔洞里面会冒出烟。“三孔”可以制造许多种不同的烟,它们依靠烟进行语言交流,进食,排泄,性交。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活动,但它们借助烟的形状,制造烟的原料,吐...

1
柯之林

轮回的灯盏(下)

“在何处,我们将奏响世界灭亡的歌谣……生存仿佛是永恒的劳作,我们得不到任何关于真理的知识……” 神明的器皿已经建造完毕。光人从来没见过自己如此光辉的时刻,凭借自己的力量聚拢在一起,形成拳头,笑声,和爆炸。它们不能确定自己究竟还留有什么,光原子否定了记忆,灯芯否定了形态,一切都显得绝望。

5
柯之林

关于作品发布的一点说明

matters基本上就是备份用的,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matters,太吵了,然后水平都比较一般,没有太大的意思。我厌恶共同体,更讨厌圈子,如果你想做事情,做就好了,不需要这些额外的工作。我在豆瓣上的活动比较多,会发一些即兴的思考和对事情的评价,如果你有想讨论的话题或者觉得在一些问...

柯之林

虚像造物

-不存在完全可靠的工具,正如武器并非是神明的代言,我们需要做的是在工具中异化工具,如同某种蔓生植物,依靠空气传送自己的肉体,在与武器对抗的过程中,形成自己严肃运用武器的方式,那法则被称之为锁链,但同时也让人变得无比赤裸。-国家概念永远是和清洗的概念结合在一起,人们之所以对这一点熟...

柯之林

条形码小说(持续更新)

血和半块月亮 1、A发现自己今天没戴面具,其实他从来没戴过。脸上总硬生生的疼,结了层痂,或许应该有个面具?他想。昨天E说希望和他共用面具,他拒绝了,面具秘密只能一个人知道。第二天,E纠集了除A之外的所有人戴上面具。A有些害怕,异类的日子从来都不好过,但他很快发现,许多人并没有真的...

柯之林

小型实验,或挑衅

我讨厌人用规则驯化对方的样子,那仿佛就像在驯化某种狗,得到奖励的狗被认为是好孩子,这样的游戏是囚笼的开端。作为某个生活在世界之中的狗,我选择了直立行走并教给对方知识,或许不是知识,只是接近于感觉上的真理,但人只能认识这样一种真理,即他们认为对的真理。

柯之林

不可返还的旧日与残酷回忆

有多漫长。一个人获得精神独立的时间有多漫长。无意中翻到了高中时期的日记,残忍的现实和坚韧的心。不可更改的命运和命中注定的逃离。回忆起过去的日子,我总是脊背发凉,太疼了,不能疼得受不了,然后就忘记了,又能往前走了。但没什么容易的。我也不会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