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人

<秋霞的一千零一夜>,關於爸爸媽媽和阿公阿嬤的二二八故事

《秋霞的一千零一夜》第三章 7 在杭州南路的自宅

第三章 7 在杭州南路的自宅

秋霞記得在自己婚禮的隔天,多桑除了為她命名「秋霞」之外,就是叫她詳細記錄賓客致送的禮金,還要一一回覆謝函。送禮的名簿厚厚一疊!因為原先只要宴請兩桌親友,結果道賀的人太多而改借用「稻江組合」,最後竟暴增到七十七桌!不得不租借中山堂辦喜宴!

都是因為祝賀蔣渭川二二八脫險歸來、又為兒子完婚的賀禮,婚禮當天連賀電也唸到新娘差點昏倒的地步。

秋霞對數字沒有概念,但像一個認真做功課的學生一樣,一筆一筆清楚的紀錄,再一一寫感謝函,在新婚初始那段時間,這個功課就獲得看來很嚴肅的多桑讚美。數量龐大的禮金(上百萬),多桑認為並不是他的,就委託給秋霞娘家爸爸管理,(兩位親家好像「股份有限公司」的概念),多桑有一位在上海經商有成的陳姓友人要在台灣投資房地產,建議一起合股。也許是命中註定沒有發財命吧?1948、1949那幾年金融極度不穩的狀態下,投資的老本全都無歸,印證了多桑一貫的思維:「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該是你的就不會是你的。」

陳姓友人算是很有良心,將他名下的房屋一幢和一台古老的風琴折抵為部分金額,結清帳務。據說金額還差本金很多,但是終究,家無恆產的蔣家終於有了一間自己的房產。

就是這一戶座落在杭州南路巷弄間精巧雅致的日式房屋,據說日治時期這裡是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的台北居所,整體透著一股古典的人文氣息,是讓人一看就會喜愛親近的房舍。真是老天疼惜憨人!還有一台風琴。

從1951年住進杭州南路這間自宅,直到1960年多桑辭了十一年內政部常務次長職務,十年都住在這裡。庭園有多桑親手栽植的花草樹木,和松柏合力構築一個魚池和假山,池上還有一道橋……秋霞的二女、三女在這裡出生,度過三代同堂幸福的童年,直到1957年松柏舉家搬到基隆開業。搬到基隆之後仍然每周日回到台北團聚。

【解讀:】1960年5月30日,內閣改組,連震東由民政廳長轉升任內政部長,由於一向與之理念不合,蔣渭川於8月辭去常務次長職。10月12日,獲聘為台灣產物保險公司董事長,遷入中山北路一段的台產公司董事長宿舍。12月時,報載蔣渭川涉入「宿舍押租金六十萬元」案,這是自從1949年民政廳長風波之後再度引起省議會攻擊的事件。

綜觀「中華民國」的官場文化,清流潔身自愛、不與濁流合污,然而濁流卻惡意潑灑污泥於人,而後以清流的標準來質疑對方!「中華民國人」自己無視於名節是何物,卻以污名毀人名節。

第三章 7 ~ 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