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

真理并不普世

薛蟠很忙


《红楼梦》里有个薛蟠,是个诗人,代表作是“一根几巴往里戳”。

 

有些朋友就开始瞧不上薛蟠了。

 

觉得他俗。

 

俗透了。

 

因为他写不出“豆蔻梢头二月初”这种。

 

该怎么说,误会太多。

 

其实细读这部书,应该不难发现,传统文化欠薛蟠一个道歉。

 

同贾府一辈子弟,包括那个据说很能自觉追求进步的贾珠相比,不读书的薛蟠都更对得起地气的熏陶。

 

薛蟠,表字“文起”啊。

 

“文起”事大,评价薛蟠,实不宜为“一根几把”遮望眼。

 

如果“一根几把”就俗了,那这世上还有雅人吗?

 

传统文化的道理千万条,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要有套路。

 

薛蟠缺套路吗?

 

他堂堂紫薇舍人薛公之后,条子在手,躺着就能赚银子的主儿,上头又无父兄庭训管束,在南边如何不自在?

 

何苦要匆匆上京呢?

 

难道是为蹭宝玉的戏、贾珍贾琏的酒?

 

据曹公考证,薛蟠目的有三。

 

“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

 

看看这三条,哪一桩不是修身齐家的大事?

 

第一,送妹妹待选。

 

“待选”那还了得?陛下身边候补。成了,就是迈出了混进外戚圈的第一步。

 

贾府的元春,当年不也是从“待选”开始的么。

 

以国朝诸般制度,“皇商+外戚”,这会是什么操作?

 

即不成,那也是奉旨待选过的,家族政治待遇在那里。

 

西门庆倒是想待选,没资格,所以只好上京去拜蔡太师,趴地上叫爷爷。

 

也很拼。

 

第二,望亲。

 

这个就更修身齐家了。

 

没有家,哪来的亲?亲而不望,如何“联络有亲”?

 

得跑动,跑动就是修身。

 

薛公是有家风和家学的。

 

否则,他一紫薇舍人,再兴头,也不过混秘书帮的,舞文弄墨,如何入得了贾王史三个老军头的圈子?

 

你名下才几颗人头啊?撑死了,个位数,还要遮遮掩掩。

 

书上说,薛蟠以为天底下没有使银子解决不了的问题。

 

你要觉得这是暴露了薛家人的傲慢与无知,那你就误会了。

 

清河县的西门庆,亦步亦趋,假以时日,未尝不是薛公。

 

《金瓶梅》没给他这个机会罢了。

 

第三,亲#自#入部。

 

这难道不是薛蟠规#矩#意#识#强?

 

传统文化,是俊杰们的文化,俊杰们的长技,是识时务。

 

呆不呆,霸王不霸王,那要看对谁。

 

如果只是在下边撒银子,那很多事,薛蟠是肯定懒得亲#自#的。

 

但这是上京,这是入部。

 

虚实奇正,广狭浅深,有那么多戏,都需要借一次公干去巩固、去拓展呢。

 

不自己走一趟,怎么行?

 

有些柄,是不能假人的。

 

这样算起来,一部《红楼梦》,几大家族,年轻一代中,竟是薛蟠最累。

 

出动一次,既要完成送妹妹入宫候补的重大政治任务,又要传承薛公家风,还要打开自己的门路。

 

这叫什么?

 

这叫担当。

 

想想宝玉哥哥、琏二爷、珍大爷们吧。

 

他们倒也不是没有担当,但都是奉上头政老爷们的命罢了。

 

薛蟠是自己来。

 

西门庆,也是自己来。

 

“来”这种事,其实最见传统文化的周全功夫。

 

何况又是孤身一人。

 

好了,先不多说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