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凯西
熊猫凯西

伊朗德黑兰大学毕业生,北漂中。十五言特邀撰稿人。豆瓣“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小组组长。

秋天的第一个黄昏(续3)

给自己化妆让她再次想起和M的一些细小的过往。细小得,让她都羞于和哪怕盈盈提起,因为盈盈是那样潇洒,那样地看起来对自己的男友无所求。

每个人有自己的道路,如同每颗星星有自己的轨道。对于有的女孩来说,大问题是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另一些则是“要面包,还是要爱情”。班敏想起了盈盈,她并不追求传统意义上的婚恋,而是力求在每一段短暂的恋情里做到“享受关系,同时不被拖后腿”。

“因为我的家庭,我对婚恋整体是非常悲观的态度。”盈盈说。”很多时候我不会着急去定义一段感情,这样做当然也有弊端,男生会更加不愿意付出时间精力金钱去维护关系,而女方因为不是女朋友,很难提出自己的诉求。“

班敏见过一次盈盈正在交往的男生,是乐队鼓手,很时尚。班敏和他聊起来,他推荐她听齐柏林飞艇。

”音乐就像酒。好的调酒师并不任由客人点,而是问客人平时喜欢吃什么,自然就知道客人的品味。“

”可是我没怎么接触过摇滚乐。“班敏说。

”你会喜欢的。“鼓手不容置疑地说。

班敏不怎么喜欢这种”我比你自己更懂你“的腔调。她也听音乐,不过以慢歌居多,说到那首”Babe I'm going to leave you",她只能想到琼.贝兹。她也试图去听涅槃乐队,并且在一个好姐妹的生日聚会上被Placebo的every me, every you所震撼。歌词是那样简单伧俗,旋律也很单调重复,但乐队演绎的方式赋予了歌曲惊心动魄的内涵。不过她没有把自己的震撼太当回事。她的世界不总是可控的。但是,真正的动荡和不安定,从来不会让她觉得迷人。

在回复学生消息的间隙,班敏在微信上给盈盈发消息:

“余秀华”

“?”

“你看了吗,她在访谈里说,如果可以选择,她不会愿意拿才华去换取美貌。”

“看了。你怎么看?”

“我觉得提问者的设问有问题,假设一个女人的才华和美貌只能二选一,简直庸俗到家。余秀华没有钻这个圈套。”

“那如果必须回答这个单选呢?你怎么选。“

”我不确定诶,不过可能还是保留自己的精神生活更重要。你呢?“

盈盈说:”把‘才华’换成‘财富“或者”聪明’,我会放弃美貌。”

“所以你不在乎‘被看’这件事?“班敏问。

”不在乎。“盈盈说,”我不假设自己很特别,也就没啥幻想。“

班敏自己是在遇到M之后才发现,“被看”能大大地满足自己的虚荣,自己对情感的期待和幻想。她意识到这个,同时脑海里闪回过几个中学时代的同学。

那时候每个班都有这样的女生:早熟,出挑,艳丽而懂得打扮。班敏当时还是土气的好学生之列,有一个这样的女生因为被其他女生孤立,对她格外好,两个人便成为了朋友。那个女生对她讲了许多她当时似懂非懂的心情,她现在知道那大概可以被归为早熟的欲望——变美,被注意,甚至被嫉妒也是一种反证,让她痛苦中也有骄傲。

她曾经在离开初中多年之后联系过班敏,那时她参加了一个什么选秀活动,进复赛了,想让老朋友给她投票。班敏点开链接,她确实更好看了,精心造型下几乎不像是真人,班敏自己当时在国外念书,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想从她身上也看到岁月留下的新东西,但没有看到,也许那种痕迹是不会在精修图里存在的。她似乎很忙,也没有多说,只是让班敏每天去投票。

再有她的消息是班敏回到北京了,一个初中同学说,她回乡在母校教书,而且结婚很早,看起来平凡而安逸,当年的艳丽大胆已无处可寻。班敏记得自己当初曾觉得,像她那样漂亮的女生一定会像电视里演的,拥有坎坷或者精彩的一生。万没想到,毕业前后在感情上一直波澜起伏的人毋宁说是自己。

“简直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里写的。”班敏和盈盈聊天。“一对闺蜜,青春期那么受人瞩目的女孩在小城里平淡地结婚了,丈夫是好脾气的‘好娶风’男人。经历阴谋,背叛,控制,这些波澜的是那个土气的胖女孩。”

盈盈知道班敏指的主要是M。

“周末一起去萍庄主那里吧?散散心,别老为那个老男人伤神。”盈盈说。

译萍的书房平时是用作办公场所的,外间有二十来个员工工位,此时都空着没有人。里间便是女主人自己布置的书房了:木质花纹的靠墙书架上摆满了书,社科,科普,还有文学和美术类。窗台上摆着绿萝,紫罗兰和几盆多肉,这些植物都很常见,但栽种它们的花盆都很别致,有花篮形,有树干形,还有一盆多肉的花盆是蓝色的礼盒形状。主人书桌后面贴着一些很有品位的海报,班敏能认出的是侯麦的“女收藏家”“慕德家一夜”还有戛纳宠儿女导演爱丽丝洛尔瓦彻的“幸福的拉扎罗”。

译萍这里周末总是高朋满座的,今天却少见地有些冷清。班敏去之前刻意打扮了一下,驼色大衣内搭黑色连衣裙,裙上点缀了黄色的花朵。

是化妆。给自己化妆让她再次想起和M的一些细小的过往。细小得,让她都羞于和哪怕盈盈提起,因为盈盈是那样潇洒,那样地看起来对自己的男友无所求。

班敏这样想着,惊异于自己已经受到了社会对女性的要求——那些繁琐,不合理的条条框框——多少限制啊!女人就是这个世界的“无产阶级”,而锁链往往是自己在脑内戴上的。你以为时代已经新了么?新时代的意思是,女人既要经济独立,又要做“份内”的家务和育儿。对于班敏这样的未婚女性,向婚恋要求理想中的感情就是错的,而对于盈盈这样根本就不期望结婚的女性,怀孕的风险和麻烦加上潜在的“异类”评判总是难于避免。

暧昧期希望被M注视的心情,让班敏在一段时间内每天都化妆上班。对于她的刻意修饰,M也乐于欣赏,但有时候,她确定他受到了打动,他的反应会是扭过头不看她,甚至有一回,他到工位上等她一起去开会,正巧撞见她拿着气垫粉饼在补妆,他的神色当时是那样古怪和深沉,似乎怪她不该为他而打扮,不该特意引起自己的注意。甚至,他根本就不相信她会真诚,至少是防备她的,防备她的吸引力,和可能的图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秋天的第一个黄昏

秋天的第一个黄昏(续)

秋天的第一个黄昏(续1)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