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凯西

伊朗德黑兰大学毕业生,北漂中。十五言特邀撰稿人。豆瓣“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小组组长。

和谁高山流水

17年夏天开始之前,我开始在N公司做文案。生活稳定下来,我读了很多书,最钟爱的是安吉拉卡特的“爱”,因为它写得优雅又血腥。我还年轻,着迷于差异,欣赏悲剧,认为人生的道路依然十分宽广,独身的生活自由自在,并且为自己刚刚消除了“一个欲望只要被说出来,就能得到满足”的迷思而沾沾自喜。我暗恋上了有学长感的一个朋友X,且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暗示了他,虽然他有一位异地恋女友,我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回应,而仍旧在心里抱着幻想。

这天,在五道口清华科技园夏日晚上的灯光和银杏树的树荫下,我告诉X:我将以写作为终身志业。X表示嘉许,同时不无担忧地提醒我:写作,要先开几年出租车。后来我意会到,X是个外交官性格的人,绝不在重要的问题上说假话,但很会打圆场,他本来是想说:必须开十年出租车的。

我忘记了我对出租车的问题是怎么回答的了。我们边随意地聊着边挪动脚步,从颇具现代感的银杏树广场后方一条小路下到地下,是一个人工池。我们望着人工池中冒出的喷泉,X说,他曾在附近工作,但像这样的夜晚,他总是在加班,甚至都不知道这喷泉是伴着音乐的。当时如果他吻我,我是会欣然接受的。这没有发生,我倒也不在乎——后话是,我们漫不经心地任由我们的关系嬗变,它自由地长成了高山流水式的清淡友谊,可以长久,但与性无关了。

除了我和N公司的正式合同,那个夏天遗留下来的东西还有:女主管Y的充满女性柔美的笑容,和几位同事一起看过的电影,热,同和我同时进组的新人W一起逛街,周末由X主导的几个朋友的聚会。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