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33625 words

中国的教育是什么鬼?

善宝橘

1. 每个人都很无语中国的学生有一个共识:他们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极为糟糕的教育。在大学以前,如同大锅饭一样,他们接受的是应试填鸭式的教育;在大学以后,他们又成了没头的苍蝇,不知道自己想干嘛,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大学以后,他们开始接受社会的毒打,成了资本随时可以丢弃更换的螺丝钉。

上访记

善宝橘

算非虚构吧

阶级凝固后怎么办?

善宝橘

蹲坑的时候突然想了一些东西,关于创新、阶级固化、房价间的关系,很想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因为我还没有得出答案。

解密 Instagram

善宝橘

中信在 11 月份时出版了《NO FILTER》的中文版:《解密 Instagram》。原作于今年 4 月份推出,目前在 Goodreads 上评分 4.11,2553 人评过。中文版目前豆瓣评分 9.2 ,23 人评过。这两天把中文版读了一遍,翻译得还不错,但还没有比照英文版。

我永远不会把我的孩子送去学校

善宝橘

最近在读一本书:《I would never send my kids to school》。这本书是 Supermemo 的创始人 Piotr Wozniak 所写,开宗明义,书名即表达了他的核心观点。有鉴于并非所有人都了解 Supermemo,稍微提及几句:这是一款记忆软件,...

社区比团购更有想象空间

善宝橘

最近大家都在谈社区团购,我却总 get 不到它的点。刘飞最近的一篇文章里说,社区团购在经营模式上是成立的,它能够降低供货端的成本,也能让用户以更低的价格买到货品。另外,随着供应链的完善,那些原本不覆盖在配送范围的用户,能够享用更多品类的商品,比如冷链和优质蔬菜水果。

为什么写作老大难?

善宝橘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写了人生第一本超过 10w 字的网络小说,当时还签约了来着。后来上了大学,逐渐老了,就在知乎上写点故事,风格大概是故事会和今古传奇。在我人生迄今的大部分时间,我几乎没有觉得写作是件难事。

张三的头掉了

善宝橘

他骑着车,头突然掉了下来。其他人看到,觉得有趣,便也一个跟一个地把头掉了下来。于是街上的车辆突然停止,无数的无头尸体从车上摔了下来。还有走着的人。一阵风,把所有的头带走。安静。安静。忽然那么片刻,有了一丝动静。接着,无头的尸体们躁动起来,手臂、躯干、腿发了疯地抖动。

助推——好的设计应该 better 你的用户

善宝橘

这是一篇关于《助推》的读书笔记,该书的作者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泰勒。我必须承认,我没有遵循自己先前订立的原则:一本书要先翻阅一下大概,看看行文的逻辑与风格,决定是否再继续深入。如果我遵循了这个逻辑,大概就不会一直读到第六章,才最终读不下去而弃书。

如何阅读一本书?

善宝橘

这是一篇关于《如何阅读一本书》的笔记,但是以我目前的视角和理解来看待的,因此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另外,接下来要叙述的阅读方式并未完全照搬书中,而是结合了我自身的经验杂糅而成。这本书我没有看完,只看到了第十五章《阅读故事、戏剧与诗的一些建议》。

信息是座迷宫,而我们必须找到出口

善宝橘

我在很久之前就告别了社交媒体,包括微博、朋友圈和知乎。那时候我天真地想,把无聊的信息屏蔽,就可以聚焦在重要的事情上。于是,在告别社交媒体之后,我折腾了微信公众号、RSS、Newsletter、播客和 Youtube 视频。我疯狂地订阅各种大佬们的思想排泄物,想要跟行业内最厉害的那...

蹲坑的时候该读什么?

善宝橘

我经常陷入无内容可看的境地,尤其是在蹲坑的时候。这时候,既不想打开微信读书,也不想听音频,只想扫些文章。这时候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微信公众号,遗憾地是,多数公号的文章都很浅,少有令我耳目一新的观点。科技类的新闻倒是有价值的,可新闻只能让我知道一件事,却不能帮我理解。

我们是否正在自我阉割?

善宝橘

这几天在台湾的社交网站Dcard上潜水,想观察一下台湾的年轻人在关注哪些议题。不出所料,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永远是热点话题。该话题下概有三种派别:一种支持台湾回归大陆,另一种则倾向于保持独立,还有一种,已经拿了其他国家的绿卡,从旁观者的角度给出建议。

聊一聊信息分发的嬗变史

善宝橘

1 传播学中有一个理论:“把关人”。这个理论是由传播学奠基人之一库尔特.莱文提出的。莱文在社会研究时发现,家庭在购买食物时,“妈妈们”往往充当着把关人的角色,她们决定着爸爸和儿女们能够吃到什么样的事物。后来这个概念被怀特从社会学领域引到了新闻领域。

苏格拉底之死到底有没有道理?

善宝橘

公元前399年,被称为西方哲学奠基人的苏格拉底被雅典法庭以侮辱雅典神、引进新神论和腐蚀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处死刑。很多人都知道这起历史事件。但其实,在处刑之前,苏格拉底的学生们曾打算用金钱贿赂投票者,让他们更改之前的决定。当时,雅典实行的是民主制,苏格拉底的死刑惩处,实际上是全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