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台风

伪社会主义嬉皮师范生

还有布鲁斯口琴和羊毫小楷

买了把布鲁斯口琴,2020让我对魏晋之事又多了几分体会。决定以后工作底线是拥有夕阳下的口琴《喀秋莎》和夜幕中的软笔小楷《心经》。

这是一份,旁人眼中稳定体面的好工作,或者是会让人变得古板而有控制欲的工作。其实我没有多大概念,招聘公告上明白写着“专业技术岗”,我只是将其看作是一份专业工种。闲暇时我也是那个踩着帆布鞋穿着工装裤和宽松T恤的街头青年,喜欢摇滚也爱苏俄歌谣,看NBA粉塞尔维亚肥仔约基奇,会折腾着编程和电脑配置。(就是不会化妆……)

若问家国大事,那就是茫然。在中文系呆了三年半,对着话语权力建构异化规训符号景观镜像社会赤裸肉身……一切都过于混沌让我破碎,多少次提笔又停,不知从何说起。至于说去年有什么难忘的事,那就是在城中村的河涌边,有一个流浪者拉着他的投影和音箱在此停下,于是大家就每晚在此聚集,唱K。那段时间我经常蹲在涌边,听各地方言口音伴着音箱的电流声放大又消失。大家会唱《浏阳河》《东方红》,也会唱《海阔天空》《沉默是金》《小情歌》《青花瓷》,还有《小幸运》《凉凉》《酒醉的蝴蝶》。(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一个多月后,那人和他的投影音箱消失了,人们继续在涌边散步喝酒。

我继续蹲在涌边吹风。希望下次回去涌边能有布鲁斯口琴与我一同吹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