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是怎样沦为资本主义的婢女的——以及,怎样把它救回来

陈耀金

实操下来,对付女权运动中因个人主义而引发的退却,精神分析与意识形态理论是比较管用的。至于身份政治,作为一个迎宾入口,可以保留,但要注意入门后的发展。

如何看待中国官方对奥派/保守主义系列丛书的积极引进翻译和介绍

陈耀金

供给侧改革,本质上就是国家亲自下场参赛的、加强版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甚至更早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定了调子(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非此前的“基础性作用”)。

近年为什么从凯恩斯的需求侧,转向了古典主义的供给侧?在布哈林、曼德尔的政治经济学著作中,早已写好了答案。

好胆就回“七五宪法”

略论逆向种族主义的神话

陈耀金

今年开始,我国的一些工厂出现了这样的拒绝应聘的说辞:为了确保职工民族和地域的多元性,我们的回族/安徽籍工人指标已经招满了,请你(应聘的回民/安徽人)另觅高就。

齐泽克:为什么次要矛盾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