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808 

文明人的底线

维舟

一旦这一底线被突破,那么发生你平常再难以想象的事,都不要惊讶。

2

中国人的两个自我

维舟

中国人有两个自我,一个是“作为国族一分子的自我”,当国族强盛时,自己也与有荣焉,为之振奋;另一个则是“作为私人个体的自我”,和宏大叙事无关,只是自己的现实处境。后者越弱,越渴望融入前者,以此摆脱卑微痛苦的个人现实,“我不要成为我,我要成为我们”。

1

封号期间的思索

维舟

我当然会小心,但如果我不再说出来,那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3

如果张文宏不能再发声

维舟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现实:左只是方法错误,右却是政治错误,后者要可怕得多,因为一个人不需要有多少专业知识,就能凭借政治正确打倒一个专家,进而对他进行道德审判。

国旗为什么能救命

维舟

人们召唤出一个强大的国家来保护自己这个脆弱个体的权利,但它的形象其实更像是权力的化身。

1

跳水救得了妈妈,救不了中国人

维舟

那种“血缘关系”乍看起来是原生的、割不断的,但其实又是工具性的,有用的时候就彰显它、强化它,没用的时候就淡化它、无视它,甚至断绝它。

2

新冠疫情第二波:放弃幻想

维舟

对中国人来说,抗疫不是生活的常态,而是临时的异常状态,我们可以忍耐,是因为相信它很快会过去,但很少人想要和病毒共存下去。

1

黑龙江的出路

维舟

黑龙江曾经的全盛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本身是不可持续的,那种对资源的过度开发往往并不是着眼于本地经济的有机成长,而是服从于国家“大局”的需要。既然如此,那么当“大局”发生变化时,它就难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了。

“非升即走”制之下的悲剧

维舟

任何文化移植都不是孤立的,你可以引入某个理念、做法,但却没办法把支撑它们的一整套社会机制都搬过来。

1

“进城拱白菜”是教育观的问题吗?

维舟

当城市和乡村的居民都能享受到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和充分的发展空间时,那么很多人也就不必自贬为“土猪”,甚至也不必心心念念去“进城拱白菜”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