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75434 

扑杀猫狗能防疫吗?

维舟

对待猫狗的态度,其实就是对待人的态度,这体现出当地社会环境能否在尽可能保障群体权益时,还能兼顾个体权益。因为宠物看似是“物”,但它们其实是“人”的延伸,是其主人自我的一部分。扑杀猫狗不仅是对猫狗生命的漠视,说到底乃是对其主人的漠视。

李云迪的隐私权

维舟

在中国人眼里,隐私权不是一种人人都能有的基本权利,而是“好人可以有,坏人不能有”。

1

宋冬野有权复出吗?

维舟

中国社会在意的并不是个体悔过自新后应得的权利,而是以共同体的名义驱逐、净化这些已被污染的分子,对集体道德准则的捍卫压倒了对个体权利的珍视。

3

东北限电:无责任的悲剧

维舟

“东北限电”之所以引爆舆论,正是因为它打破了人们对生活常态的心理预期——你想不到,这种事竟然会突然降临到头上。

1

狼性与合规性

维舟

在“狼性”的公司文化下,“合规性”的防线难免会被突破,因为既然在这个市场上规规矩矩做生意是没活路的,只有“狼性”才能杀出重围,那还谈什么规则?

1

今天如何向孩子讲述刘胡兰

维舟

在不久的将来,类似的话还会不断重申:对这些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治记忆象征,有且只有唯一一种正确的讲述方式。

文明人的底线

维舟

一旦这一底线被突破,那么发生你平常再难以想象的事,都不要惊讶。

2

中国人的两个自我

维舟

中国人有两个自我,一个是“作为国族一分子的自我”,当国族强盛时,自己也与有荣焉,为之振奋;另一个则是“作为私人个体的自我”,和宏大叙事无关,只是自己的现实处境。后者越弱,越渴望融入前者,以此摆脱卑微痛苦的个人现实,“我不要成为我,我要成为我们”。

1

封号期间的思索

维舟

我当然会小心,但如果我不再说出来,那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3

如果张文宏不能再发声

维舟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现实:左只是方法错误,右却是政治错误,后者要可怕得多,因为一个人不需要有多少专业知识,就能凭借政治正确打倒一个专家,进而对他进行道德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