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培

分享我看的书和我喜欢的艺术作品和一些自己的想法

三岛由纪夫的《阿波罗之杯》与波尔盖赛美术馆

三岛由纪夫在《阿波罗之杯》的欧洲游记篇里提到的他去波尔盖赛美术馆喜欢的几幅画里好几幅都被涩泽龙彦在他的美术评论集里单独篇章讨论了,他还大夸三岛品味大胆独特 。Dosso Dossi的 Circe和 Jacopo Zucchi的The Coral Fishers都在《幻想の肖像》中有单独篇章。Lucas Cranach the Elder的Venus and Cupid with a Honeycomb在《裸婦の中の裸婦》里被展开讨论了(也是这本书电子书的封面)。当然三岛还提到了好几幅另外的他喜欢喜欢的在波尔盖赛美术馆的画,包括同是Zucchi 的Cupid and Psyche(这里我得吐槽一下翻译,我读的是一个很古早的版本,Cranach的画翻译得很正常,就叫维纳斯与捅蜂窝的丘比特,然后Zucchi的画就翻成了枯皮德与普叙克,简直了,都是丘比特好吗😂)。三岛在这其中最欣赏的是Titian的Sacred and Profane Love和Veronese的St Anthony Preaching to the Fish。后者让我很自然地想到了马勒的音乐哈哈,少年魔角(Des Knaben Wunderhorn)和第二交响曲的第三乐章。。当然这是14世纪以来古老的故事了,被各种艺术作品作为题材也不奇怪。

Dosso Dossi的Circe
Jacopo Zucchi 的the coral fisher


Jacopo Zucchi的Cupid and Psyche
Titian 的 Sacred and Profane Love
Lucas Cranach the Elder的Venus and Cupid with a honeycomb
Veronese的St Anthony preaching to the fish

同时,他还表示他对鲁本斯和拉斐尔不感兴趣。从此可看出他的艺术品位和主流审美的一丝丝不同。他说拉斐尔画的中年肥胖僧侣要比抱独角兽的圣母要好看。


这难道是一种讽刺吗哈哈哈。圣母像是典型的拉斐尔式的,符合文艺复兴时期的标准美。他是觉得此画很无趣么,才拿绝非一般意义上美的中年肥胖僧侣像来对比,并表示后者更有意思。

他还说,鲁本斯的苏珊娜比哀悼耶稣更好。


这两幅画对比就很明显了。苏珊娜是一个很有名圣经里的猥琐老头偷窥苏珊娜洗澡的故事。明与暗的对比,惊恐的神情刻画,长老阴暗丑陋的脸与苏珊娜刚洗完澡红晕得病态的脸颊形成强烈对比。善与罪恶的对比,美与丑陋的对比,这些似乎都很符合三岛的口味。

书中还提到了很多别的欧洲的博物馆,有空再来写吧。(写的比较匆忙,如有错别字,请见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