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的树洞

一个进化中的老透明

凡人呓语-22.6.22-星爷生日快乐

弹指间,星爷已至耳顺之年~

Holy matters:

今天看了张佳玮张公子的文章,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星爷六十岁的生日。不知不觉,星爷都已过耳顺之年。是啊,当年作为星爷小迷弟的自己,也将奔四了。慨叹韶华易逝的同时,也在提醒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们儿时喜欢的明星们,都已逐渐老去。相伴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我闭着眼睛仔细想了一下,我第一次看星爷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呢?其实是比上次说的跟家人一起看《唐伯虎点秋香》还要早一些,应该是《龙的传人》。那会儿印象不是那么的深,也不觉得那部电影有多么的搞笑,只是模糊的记得星爷在电影里打桌球的技术非常厉害。早期的星爷的电影,无厘头的风格初见端倪,还没有运用自如或者说还处在摸索阶段,距离喜剧宗师的路,还差临门两脚。

早期的星爷电影,配音还不是石班瑜,总归听起来要感觉差点意思。星爷那么多经典的桥段,可以说至少在大陆影迷心里,石班瑜的功劳也是不容小觑的。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要是星爷和梅姑的那部《审死官》如果有机会请石班瑜重新配音,肯定会增彩三分,并且若重映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去影院给星爷补票房。

记得高中那会儿,众多同学都是星爷的铁杆粉丝,大家聚在一起最开心的,就是一起讨论星爷的电影桥段,那会儿大家也会相互攀比,看谁能背下来的台词更多。经常是冷不丁的一个同学飚一句台词,另外的同学接出下一句,然后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大家相互哈哈一笑,现在想起来多了一些中二的意味,但是那是的快乐就是这么的简单。

虽然那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和一些要好的高中同学聊天,经常大家也会心照不宣的相互分享一些自己看到的觉得不错的关于星爷电影的混剪片段、影评之类的素材,然后话匣子就打开了,仿佛一提到周星驰,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现在也如是一样,每当自己一个人无聊想选个影片来打发时间的时候,选来选去最终的焦点总能落到星爷的电影上。虽然有些片子都已经看过无数遍了,情节也早已烂熟于胸,但是还是喜欢细细的咂摸那些星爷的光影细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仿佛一根肉骨头,你再怎么努力,永远都不能彻底的把他啃干净一样,再用力啃啃,还能咂摸出点滋味来。

时间不等人,达叔走了,鹅头李兆基走了,烈火奶奶鲁芬走了,凌凌漆钢牙郑祖走了...还有太多的经典配角老戏骨,都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在想,如果星爷出山再拍一部片子的话,他身边的那些老伙计还有谁能继续搭档呢?大师兄黄一飞?谷德昭?田启文?我不知道,可能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但隐隐又觉得不甘心,幻想着星爷什么时候能够现以主演的身份身大银幕,再给影迷一些惊喜吧。


蜀国的雨又继续的下起来了,天马行空的思绪也被一阵雷声拉回到了现实。看着暖黄的台灯,就着氤氲的夜色,开始有些惆怅起来,因为我知道,这雨哪怕再急再猛,总归有停的时候。但星爷的新电影,仿佛一个遥远的梦...但愿梦醒后,愿望尽早实现。

星爷,生日快乐~


马特市永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