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沉浮浮

不用關注

理性的言論自由比想像中更難做到

我們都同意言論自由,民主,平等,公平,公義的價值觀,但還是有可能會帶來互相仇恨的情緒。身為一個來港定居多年的內地人,我從小(小學)就對愛國主義口號號召感到冷漠,長大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對這個體制有任何好感。香港的6個月我十分憤怒,傷心,睡不著,痛苦,壓抑,這些情感不只是針對發生在香港本地的事件,還有內地的輿情,自己的朋友家人的對香港民主發展的不解和不支持,甚至對香港年輕人的憤怒,偏見和謾罵。我雖然努力的說服自己,這些認知差異是信息不對稱,教育,地區和國家發展模式等等造成的,不能簡單的「恨」一個群體,要包容,但在疫情爆發,內地人所展現的憤怒,無助,悲痛,痛批體制,質疑公權力,表達對言論自由的追求,我的第一感覺卻是,報應來的那麼快?

明明疫情帶給內地人代價更慘烈的多,那麼多人染病,去世,我竟然無法共情,最多是為這個群體感到悲哀,為其中已經「覺醒」卻無法發聲的人感到同情。部分港人在社交媒體上「幸災樂禍」的評論,還有某些黃店赤裸裸的歧視性話語,也讓我感到驚訝,很想說,難道已經忘記追求民主自由的初衷了嗎?

當我們說, 我不認同你的言論,但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們真的能做到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