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

看了一下午武汉疫情的开年第一天

發布於

刷了一下午关于武汉肺炎的新闻,有点担心。希望家人和朋友都健康,也希望其他所有人都健康。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一,早上接到的第一个电话不是拜年,而是国内朋友拜托我在日本买一些N95口罩寄回去。之前看过一些对武汉疫情的报道,觉得身在祖国另外一端端朋友并不需要担心遥远的疫情,而他要买口罩的心情在我(当时)看来就像SARS期间人们囤积板蓝根一样盲目愚蠢。

第一反应是有些抗拒,觉得朋友不必要的担心导致我做一件看似简单但费时费力但工作。要完成朋友“买N95口罩”的要求,我要先了解N95口罩是什么,哪里有得卖,网上购买是否能立即收货,如何寄回国,要花多久时间,能不能有效帮到朋友。

带着这样的“怨气”,我没有立即回复朋友的消息,上网刷了一下最新的武汉疫情,了解了一下关于口罩的科普,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我意识到,身处日本的我并不能对国内朋友的处境感同身受,朋友能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看见他很在意当前的疫情,而我并不能因为自己无法和他一样在意,就判定他的想法是愚蠢的。而我作为朋友应该做的,是了解他的恐慌,并设深处地去想办法缓解他的恐慌。如果他真的觉得我从日本寄来的口罩能帮到他,那就满足他的要求有有何不可呢?

这件事情到此结束。我只是想反思自己遇事先入为主,忽略了对别人境况的理解与同情。以后多注意。


接下来的一整天,看了很多相关的新闻,试图把中文英文日文的报道都覆盖到,希望能准确客观地了解当下的情况。但说实话,内心有很多疑问,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多年受到的做研究写论文的训练,让我试图在杂乱的信息中发现规律追寻事物的本质。但看了一下午消息,我却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远。看到所有的消息我都想知道他们的出处在哪里,来源可不可信,而这些都无处可寻。所有看到的消息都只能当做参考,我也因此无法回答:面对疫情,我们安全吗?

我觉得自己如同生活中1984中的社会里,只知道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怀疑,而我却没有从怀疑中得到答案的智慧。对身边愈演愈烈的恐慌,我感觉很无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