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山

非大师风范,非鸡鸣狗盗之辈,非庸碌无为之徒,中山大学法学书生,摩根士丹利小喽啰

秋瑾—时代惊魂人

發布於

一百多年前,在那个时代的根号里,

恐怖与暴力使男人颤栗,女人孱弱

在阴暗的时代那不容置疑的根号里,她率先

在根号里掷地有声地留下自己的名号——秋瑾

在她之前,她们无法与那个时代平等对话

“秋瑾看戏”都迅速成为他者贬损的嘲弄

她站在历史偏见被权力引燃的暴力中,

化身鉴湖女侠,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

她率先成为根号里的引信,用肉身做捻子

将他者认为微不足道的歧路尽力嘶吼

在所有历史的最开端处,

总要有人执拗地相信

且一厢情愿地相信,

相信在当时似乎“幼稚”的理想终将会实现

她固执地效法了谭嗣同,坚定地迎向死地,

主动拒绝生还,只为了告诉后来的人们:

我们为了什么而死?

谭嗣同的血成了看客手中沾血的馒头,

幸与不幸,秋瑾的血不再被沾到那该死的馒头上,

她化身成为时代艰难跋涉的脚印,

拒绝成为历史的注脚,

发誓要在这前奏里挤进自身视死如归般的呐喊: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幸与不幸,遗憾于秋瑾,未能像林觉民那样,

写一封最后的诀别信,

但那阴暗的根号已然被幼稚的理想撬动,

颤栗与孱弱裂变成前赴后继的勇气,

星星之火的独奏变成气贯长虹的合唱,

那桎梏般的根号已被掀开多年,

春光落满土地,秋天的风雨不会再让她忧愁,

年深日久,我们对这般好春光早已习焉不察,

我们有必要重塑那熠熠生辉的名字,

我们有必要重叙那飞蛾扑火般的故事,

我们有必要对他者遭受苦难

不断地训练自己的想象力,

当我们对于抵达充满质疑的时刻,

当我们似乎什么也找不到的时候,

有必要想想秋瑾找到了什么,抵达至哪里

在每一个自我不得安宁的制高点上,

想想秋瑾,她曾与你一样年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