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hohoyu

我是就讀政治大學財政系的學生,雙主修教育系,因此這學期修習了詹志禹老師的教育心理學。 這裡會不定期發布各週課程預讀心得以及課程討論反思,歡迎各位瀏覽我的文章甚至給我一些回饋,和我一起討論討論!

教育心理學公開發表|第十一週:認知取向的學習理論|

發布於
🙋🏻 認知取向的學習理論為何重要?

老師會希望學生不僅能記住教學內容,甚至要能在日後運用所學,要讓學習的材料對學生產生意義,甚至要讓知識與學生的生活產生連結。而「記憶」是學習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了解記憶運作的過程,才能創造出有意義的課程,而奠定學習的基礎。

🙋🏻 DFC教學法是什麼?

DFC教學法 (Design For Change,DFC)是從設計思考出發的教學法,將設計思考的思維模式,經過教育現場的需求調整後,融入教學之中,提煉DFC四步驟──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和傳統教育方式不同的是,在DFC課程中,學生必須與夥伴共同感受問題,並在老師的協助下主動發問、練習邏輯思考,最後設計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並且付諸實踐。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在上學期的教育社會學課程裡,老師也運用了類似於DFC教學法的方式,期末報告是要我們「感受」身邊任何需要改善的現象,並調查其原因,於是我們受到新聞裡小男孩戴粉紅色口罩被欺負的事件,以及陳時中部長呼籲大家粉紅色口罩也很棒的新聞啟發,針對男藍女粉這個刻板印象進行調查,在調查前也透過「想像」問題被解決的最佳情境並發想各種天馬行空的解決方法,並且上街頭訪問小朋友的看法,一項可行的方法並付諸「實踐」,最後將實踐過程與成果「分享」報告,傳播給更多人,擴大影響力。在DFC 網站裡寫道:我們的願景是希望每一位孩子在每一所學校都能發酵出主導自己未來的能力。

圖片來源:https://tycaa.dfctaiwan.org
🙋🏻本章節講述了非常多種記憶模式,我將用我的經驗來回答以下問題:死背硬記是必要的嗎?

我認為死背硬記是有用的。高中國文課便是最好的例子,不只課文要背,連註釋也要背,雖然為什麼要背課文?是許多學生的疑惑,也是覺得壓力最大的時候,但我認為死背硬記這些課文,的確能透過反覆朗誦,熟悉語感、提煉佳句,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講出較有文化的句子,這樣的學習訊息也不容易被遺忘,在事實已被記憶的情況下,更容易進行思考與反思。但是每個人最適合的記憶法,不見得都一樣,要讓學生自由的選擇對他們自身最有效的方法,增進後設認知的察覺,且有效率的使用學習時間。

參考資料:獨立評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