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的一生

宏大时代浪潮下的个体,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写自己的生命史。 也许在破碎之后重建了什么才是重要的吧。

朝鮮旅行隨記(1)

發布於



這樣一個國家,我習慣叫它朝鮮,來了台灣之後叫它北韓。

朝鮮也好,北韓也罷,在我的心裏都只是對一個神秘國家象徵性的代稱。


神秘的、難以言説卻又常常被提及的,朝鮮就是我的家鄉回憶中那個無數不在的影子。它與我家只有一江之隔,這條江水兩個國家各分一半,江面上時常見到朝鮮的小漁船與中國的快艇并行的場景。快艇上的游客會好奇地看向對面黑黝黝、無人的江岸,再轉頭眺望燈火通明、游人如織的江畔公園,迢迢江水分隔的簡直像是兩個世界。

視覺上的凝望是幾乎每個家鄉人都會做的事情,我們會長久地看對岸,看它幾十年來從空無一個到軍人駐守、再到建起水上滑梯和摩天輪。我們猜測那個小型游樂場是只有權貴家庭的子女能去的地方。


言語也是朝鮮常常現身的場所,我們會談論它,像英國人談起天氣一樣尋常。

聽説兩邊決定要修建連通的橋梁,但是修到一半朝鮮突然反悔,要求我們順便把對岸城市到橋梁的道路也一并修好;聽説整座城市的信號中斷是因爲對岸不小心擴大了信號屏蔽的範圍;聽説江中心得朝鮮船隻會和中國人私下交易商品;聽説有人脫北,潛行在這座邊境小城,“希望他能趕緊進入韓國”,多數是同情的附和;聽説有僞裝成咖啡店老闆的加拿大間諜被抓;聽説城市裏的安全局每天不會亮燈,也不見有人進出,他們到底在做什麽?

這些消息真真假假混雜在一起,像是都市傳説一樣。


我只在一些宣稱特色旅游的飯店裏見過朝鮮服務員,或者在公交上看到過身穿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的朝鮮學生,對於我來説辨認朝鮮人非常簡單,他們和韓國人共享同樣的面容和相反的氣質。我的一些朋友倒是曾經有過朝鮮來的同學。這些朝鮮中學生“家裏都有門路”才能出來,之後也必定是要回去的,据朋友説,有個女生漂亮又時髦,每次寒暑假回家前都要跟他抱怨回去之後要交回手機,打不了王者榮燿。


2020年,隨著新冠疫情的爆發,朝鮮從一月份開始就斷絕了游客進入。在那之前的2019年,因爲多年來的好奇,我決定跟隨旅行團進入朝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