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的一生

宏大时代浪潮下的个体,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写自己的生命史。 也许在破碎之后重建了什么才是重要的吧。

假如我能堅持每天記日記2021.10.13

發布於

今天依舊在寫稿,以及和遠方的朋友互相鼓勵。

最近在思考我想做什麼樣的工作,結果發現,我喜歡寫作、畫畫、泡在電影院美術館等一切藝文空間裡,但是當它們轉化成任務,變成我需要去達成的kpi時,那種舒適又溫暖的comfort zone就消失了。

我以前曾經做過編輯。在那之前,我是一個愛書之人,很想體驗一本書從無到有的全過程,像生產一個孩子般默默地孵化它,再將它傳遞給有緣人。但是編輯的工作和我想的太不一樣了,甚至我需要面對在引進外版書時審核敏感內容的工作。這絕對是一種對良心和職業的雙重背叛。我從來沒有跟人提起工作中的這一部分,哪怕是在聲討的浪潮中,因為不自覺的羞愧。

接下來我想到的是,我非常喜歡別人依賴我。我直覺這應該不是一種跟變態的控制慾相關的病症(?),而單純是自我價值感的實現方式,也許我可以考慮社工或者NGO的工作。但是顯而易見的是,這樣的工作在某地也需要承擔道德負擔,沒有辦法幫助別人、不被允許關注某些事件所帶來的跌入深谷的感覺。那種東西,就像幽靈一樣纏繞不去,而且只糾纏好人。


先去睡覺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