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花梦

不管那七也好来八也好,小生只认那路一条。

天马行空谈文革

引子:作为新中国的两大毒草之一,文革、大跃进一直倍受全世界爱好和平的绅士淑女所诟病。当然,最近可能又多了几株大毒草,例如新疆“集中营”啦,香港“一国两制”啦,计划生育啦,等等。那么究竟应该如何铲除这些毒草呢?我遗憾地告诉各位,前两株毒草铲除不了了,因为全世界的先生小姐们对它们喷了不计其数的除草剂,它们已经变为超级毒草了,早已经产生抗疫性,永永远远也无法被根除了,它们将会成为全世界爱好民主自由的lady和gentleman心中无法抹去的梦魇。真是可惜!

可是,可爱的诸位,难道我们就无可奈何了吗?绝不!我们可以用这些毒草来戕害那些我们看不惯的东西啊,共产党宣言怎么说得呢?“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又有哪一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妙不妙?但是我们若想利用文革和大跃进作为我们的武器,难道我们不应该了解它们吗?通常情况下是不需要的,这位绅士@用爱心说诚实话 即是一例,抓住就可以用的。其实也是,何必了解呢?只要它能毒死人就好。

不过,诸多文青,知识分子喜欢的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再加上这位典型的小布尔乔亚@变色眼镜 嘲讽我没读过文革的书籍,没什么文革的知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小资产阶级已经先进到都可以预言别人的思想了吗?所以我就准备开这么一篇文章来回敬他。


其实文革的热度是一直一直在下降的,它更多的时候是被当做一个标签,用来抹黑现时当下的一些运动。例如最近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它就已经被许多许多大陆人称为“文革”,甚至产生了“黑小将”、“黄小将”等一些专有名词。所以“文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现时意义,而它当时真真正正的含义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逐渐的模糊了。但是总的来说,“文革”的特征依然是鲜明的:二元对立、武斗、个人崇拜、疯狂、无理智、群众运动等等,这些特征是不以时间和意志的转移而转移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洗礼,这些特征越来越明显的呈现出来,共同构成人民对“文革”的集体回忆。

可是,任何历史事件都不可能被完完整整的还原,它们呈现给人们的总是它的冰山一角,“文革”同样有它不同于常识的地方。举个简单的例子,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的关系,许多人认为这两个集团是一伙儿的,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绝没有如此简单。其实,文革依然有很多值得我们探究的地方,依然有很多值得我们讨论的地方。

可是讨论总是需要一些基础的,了解文革最最有效的途径即Google一下,看看维基百科,自然可以对它有一个详尽的了解。我呢,虽然读得书不是太多,但是也略有涉猎。以下简单列出我所读过的文革书目:《毛泽东年谱》、《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牛鬼蛇神录》、《牛棚杂忆》、《干校六记》、《砸烂旧世界》,辅助书目:《毛泽东选集》、《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晚年周恩来》、霍布斯鲍姆《年代》等。看过的纪录片有:凤凰大视野的“说不尽毛泽东”、“尊前谈笑人依旧—林彪”、“文化大革命纪实录像”(此片源不明,但可以肯定为凤凰台的,在youtube上看到)还有高华老师的两堂课(在youtube上也有)。当然还有一些别的零零碎碎的知识虽然印刻在脑子里,但是早已忘却何时何处所记。

对于文革我更愿意分为四个主线:毛刘(与邓)纷争(1965开始至1969刘死直至1977邓复出)、毛林纷争(1969林当上接班人直至1971林折戟沉沙温都尔汗)、林江纷争(即林彪集团与四人帮)、红卫兵集团纷争(贯穿整个文革,遍布全中国)。当然,毛泽东晚年选定接班人、老干部与小将之间等等也有许许多多的纷争, 但是因为本人见识短浅,并不觉得它们比之前所说四个主线更为重要,不过当然也欢迎诸位有识之士指正。以上四个主线彼此交织,错综复杂,以本人的能力并不能游刃有余地将其清楚明白的讲述出来,而且我不大愿意循着那种固有的套路讲述故事,我更愿意写出我的一些肺腑之言,所以接下来仅仅针对我所感兴趣的几点说出一些拙见:

  • 透析文革源自权力斗争说。民间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即毛泽东为了夺回失去的权力而发动文革,这种说法流传甚广并且已经成为文革的刻板印象,不过这种看似洞悉本质的说法很有问题。不得不说,从七千人大会开始,毛泽东已经对刘少奇与邓小平有许多不满。1964年开始,毛泽东和刘邓的矛盾逐渐公开化,从71岁大寿的剑拔弩张到12月28日毛泽东拿着《党章》和《宪法》到达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说了那句著名的话:“ 我是党员,我是公民,你们一个不让我参加党的会议,违反党章,一个不让我发言,违反宪法。”主要针对12月20日,毛刘在会议上的发言公开的分歧。至此,毛泽东整翻刘少奇的决心越来越炙热。但是若说毛泽东仅仅是为了他的私欲而决心发动文革未免小看了这位在中国革命史上威风八面、叱咤风云的人物,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当然,毛可绝不是什么君子。60年代的世界任然处于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中,而且整个60年代红色、左翼在全世界占据上风,从美国到西欧到日本到韩国,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被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笼罩,大有砸烂旧世界之势。只是赫鲁晓夫此时对资本主义世界的态度已经右转,他要求与中国一起成立“联合舰队”的请求被中国视为污蔑之举,造成此后中苏大规模论战与敌对。毛泽东自然也对国内的修正主义提高了警惕,正刚好此时刘少奇与他对于“四清运动”产生的不同的看法,这些不同的看法简单来说主要有两点:一、刘少奇认为毛泽东对形势的估计太右;二、毛泽东认为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刘少奇认为范围要更宽一些,不太愿意整“当权派”。由此二者的对抗越演越烈直至毛泽东将刘少奇视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以说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重要动机依然在于与“国内走资派”的斗争,依然没有跳脱当时全世界意识形态对抗的桎梏。
  • 毛泽东大破大立论。毛泽东的大破大立论深刻反映了毛泽东思想中的辩证法与矛盾论的精髓。所谓大破大立即大破修正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思想,大立毛泽东思想,以此塑造人们的思想与灵魂。大破具体是什么呢?就是要清查扫除旧知识分子、官僚老干部、学术权威,即一切盘踞在人民头上的“牛鬼蛇神”。那大立呢?就是要培养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大革文化命的红小将,上山下乡的知青,即一切具备社会主义思想的新青年。这种思想源于毛泽东对社会发展的独特认识,即在文革时期风靡全国的继续革命论,毛泽东认为:一、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二、文革“过七、八年再来一次。”这两句话至今在中国依旧有广大的民意支持。反过来说,当今世界的文明人总是痛恨文革的野蛮、残暴,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指责毛泽东和他的党犯下的巨大罪行,但是我请这些位知识分子,有识之士,文明人好好想想,如果不批倒你们这些精英,那么人民什么时候可以翻身呢?人性是自私自利的,一旦获得某些优势就渴望可以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毫不讳言地讲,如今的中国资产阶级已经复辟成功一半了,若果中国共产党被推翻,中国人民就又要进入资本主义的怪圈里:经济危机—民族主义-右派崛起—发动战争—重新确立世界秩序—全球主义-左派崛起—经济危机。试问: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您们这些可爱的体面人没有抛弃资本主义呢?
  • 毛泽东与个人崇拜。我认为毛泽东是享受对他的崇拜的,但是他对个人崇拜是有警惕的。可以说,他对个人崇拜的态度是复杂的,是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的。他在给江青的信(此信极重要)中写到:“他(林彪)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当然这封信的原件已经被江青烧毁,是不是真实内容不得而知,但是毛的那种模棱两可,半推半就的态度是正确的。那能不能有个人崇拜呢?我先请大家回顾那些被崇拜的个人以及他们存在的时代,希特勒、墨索里尼、佛朗哥、胡志明、斯大林、毛泽东等等,奇怪的是这些妖魔鬼怪竟能得到经久不息的崇拜直至现在,不管民族主义者也好,左右派也罢,就是想去崇拜他们,为什么?正如毛泽东所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都是源自对于现实生活的不满,所以引出我的结论:一定要崇拜作古的人,一定不崇拜任何一个尚在人间者。
  • 文革晚期。晚期的文革越来越失去它早前的活力,越来越丧失它之前的波澜壮阔,姿态越来越低。这主要是因为林彪事件,这件事对整个中国的革命造成了巨大的消极影响,可以说直接判了文革的死刑,毛泽东也深受其害,他的身体从此开始急转直下。与美国的接触也使中国作为世界革命中心的地位大幅下降,中国日益失去输出革命的话语权,这场运动日益丧失它最初的方向。尽管对江青有诸多妖魔化,但是无疑她仍旧是毛主义最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正是如此,毛泽东迟迟不愿剥夺给予她的巨大权力,并试图让王洪文-邓小平这样一个组合接班,但是王洪文的不争气,邓小平不对文革七三开表态以及他们二者之间剧烈的矛盾令这一计划破产,在匆忙之下,毛泽东选定中间派华国锋,这个老实巴交的人几乎在毛死后就已经丢掉了他的权力,他和叶剑英的组合更像是一种过渡,一个向着右派的过渡,邓小平与陈云的双峰并峙迅速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格局进而改变了整个中国的各个领域,当然,也正应了毛泽东的大破大立。
  • 要不要文革?香港的运动持续了如此之久,香港的选举结果让大家如此的失望,以至于有些人@楚天白 直写到要与建制派割席,我觉得何必这么早定论呢?香港的这场资本主义文革的确革了中国的命,但是毛泽东怎么说的呢?“中国自从1911年皇帝被打倒以后,反动派当权总是不能长久的。最长的不过二十年(蒋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蒋介石利用了孙中山对他的信任,又开了一个黄埔学校,收罗了一大批反动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几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拥护他,那时共产党又没有经验,所以他高兴地暂时地得势了。但这二十年中,他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共两党的战争,国民党和各派军阀之间的战争,中日战争,最后是四年大内战,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我对大家说,为什么在香港会失败,因为中共渗透的不够,因为与建制派的联系不够紧密,因为没有把姿态放低紧密联系群众,所以中共更应该积极渗透,更应该加紧与建制派的联系,建立一个强大的统一战线,更应该以一个负责低姿态的形象争取中间派的支持。香港事大,台湾事小,台湾是棋子,中美都可以利用,但是香港是锲子,只能被美国操作,整个香港的局势就是一个中美实力此消彼长的晴雨表。既然香港能发生美国的西方的资本主义的文革,那么它也能发生中国的社会主义的文革,所以文革还是要的。

最后,针对对美国最近掀起的一波反中反共高潮深表担忧的朋友献上一首写于文革前的诗: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如果“兄弟登山,各自努力”是一场人类不同文明的协作方式

【正視聽】基本法如何授權法院否决禁蒙面法

文革悲劇──學生舉報老師,音樂老師從此變廁所清潔人員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