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盧

自由工作者,即是不在社會安全網內的人類。香港人。正準備成為中女。有一對雙魚座性格擅長敲鍵盤的雙手,寫電影、寫小說、寫故事。

【當一個自由工作者,學習擁抱不安感。】|決定轉一個名字

Photo by Mariam Soliman on Unsplash

上年6月畢業,剛好是香港反送中運動。

當時沒有心情找工作,只想想為這一場運動寫點東西,所以就開始申請Medium,之後來到了Matters。開頭在想要叫什麼網名都苦惱了一會兒,後來決定嘲笑一下自己,所以叫了「畢業後還未找到工作」

而畢業後的我一直靠散工維生,本想打算新年過後就開始找一份全職工作,又想不到疫症殺到來,我所讀的專業首當其衝進入寒冬期。我變相有藉口可以「暫時」不用去找工作,繼續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繼續寫我想寫(又賺不到大錢)的文章。

打算疫情過後,就做一個安安份份的打工仔。雖然曾經有想過,不如當一個Freelance接案子也不錯,但是在我苦苦考慮和思想掙扎後,還是覺得需要找一份全職工作。全職工作才能確保你的經驗值會寫在CV上,按年資增加收入,而自由工作者的收入太不穩定。

不過,再一次意想不到,今個月意外地認識了一位創作人,開始幫忙寫故事。這個「案子」的收入相當可以。雖然不知道我們的合作關係何時到期,但因為遇上她,開始幻想我來當一個自由工作者亦可維生的可能性。

也許,當自由工作者的收入會大升大跌,但是工作自由度大,接到不同案子又有新鮮感,加上可遇上各種各樣的人們,這幾點對我來說相當吸引。而且,我正計劃拍攝短片,計劃書正在批審中,假如獲得資金,我會全力投入創作及拍攝工作。如果那時我有一份朝九晚六的全職工作,我肯定自己會二話不說辭掉工作,跑去做短片創作。

但拍攝短片過後,我是否要找全職工作呢?
又如果資金不批給我,我現在是否找全職工作呢?

我再一次陷入思想交戰。我內心明白自己很害怕收入不穩定,但同時間我挺習慣自由工作者的人生。

害怕自己決定會出錯,然後怪責自己當初為何這樣選擇。
到底計劃要多麼詳細,才會不悔此生呢?


記得在學院學習拍攝時,我和擔當導演的同學正討論劇本,我很執著要他答得出故事的目的、為什麼要拍、到底是講什麼等等的問題,負責老師看見這樣子的我,稍有激動跟我我:「為什麼你這麼執著於答案?」

因為不安,所以想將一切計劃妥當。

他說,創作,甚至人生是充滿不安和意外,我是需要去學習,習慣這種不安感。


憶起學院時的段片,好像幫自己打了一支強心針。

也許今年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學習和不安感共存。現在決定,至少直至批審短片資金前(起碼一年)都當一個自由工作者,以接案子維生。

現在亦有工作,再也不是「畢業後還未找到工作」。
重新介紹自己,大家好,我是六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