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盧

自由工作者,即是不在社會安全網內的人類。香港人。正準備成為中女。有一對雙魚座性格擅長敲鍵盤的雙手,寫電影、寫小說、寫故事。

【遲來的回顧・災難年】|2020年的香港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自從災難的2020年離開之後,一直沒有執筆書寫。在災難年的最後一個月份,想不到工作、家庭、愛情通通臨來一個巨大的轉變,惟只有工作方面我視為好的改變,其他事情都是沉重的。

結果,在最後的一個月已經失去力量作一個回顧,明明之前我多麼期待回望自己「捱」過什麼事情,像是給經歷的自己一個榮譽的證明。可是當我觸碰到災難才明白當初求榮譽是多麼的幼稚。

不管如何,2020年總算完結。今天是二零二一年的二月份。新一年我用了一個月重新整理自己,把不堪的上年經歷沉澱在體內。


1- 2020年1月:肺炎來勢洶洶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1月

上年新年前,我還跟親戚去了一趟台灣。記得肺炎還不是太嚴重,只是聞到風聲。安全起見還在台灣買了兩盒口罩回港,當時大家還未搶口罩,台灣還未限制口罩。回想起來覺得神奇,幾個月之後口罩成為我們必要的物資,一人一罩。

當時沒有危機感,我以為是流感似的,一、兩個月後就自然消失的病,可以不用帶口罩出街,如同日常生活,想不到直至現在出門還要帶口罩、處處消毒和探熱,到底是人類太愚蠢不懂處理這種病毒令它有可以橫行足足一年多,還是它實在是太可怕和厲害?


2- 2020年2月:《寄生上流》登上國際舞台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2月

《寄生上流》奪獎證明一直默默在努力的韓國電影工業,終於登上國際舞台。眼見韓國電影正式進入下一個階段,回頭看看香港電影。現在香港戲院還是封院,就連金馬獎得獎的電影還未有機會在戲院看見,心裡不是味兒。

網上很多訪問文章分析《寄生上流》得獎原因,越看得多越清楚,這個獎不僅是屬於拍攝製作團隊,是屬於全韓國。在我眼中看來,韓國對他們的電影「很好」,包括政府限制外片,鼓勵市民看國片、大企業的穿針連線、歷年提供技術給外國的策略⋯⋯

這個月份只感受到:酸,還有我們真的要加倍努力。


3- 2020年3月:完成電視單元劇劇本

人生第一次有機會寫電視劇單元劇,想不到自己的名字會出現在電視上,是一項個人紀錄。當時當刻興奮,還跟伙伴們約好一起透過視像,像開一個小型Party去觀看(因為當時已經有限眾令)。

不過時間的力量下,現在已經不太記得那一份興奮。可能冷靜過後,認真再看故事,認為自己寫得不好,不甘心的情緒反而更多。有一鼓「未來要做得更好,否然無法原諒自己」的力量。


4- 2020年4月及5月:世界正在轉動,香港正在變樣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4月

社會的話題再一次湧出來,很多政治上的決策推落香港身上,惟只聞風聲,未真正落實的時候,香港社會已經萌生很多想像(大部分是一種恐懼)。

一邊建制派跟你說,香港將會欣欣向榮,可是當下的社會怨氣、戾氣不斷地累積。沒有方法解決,卻怪責抱有憎意和怨氣的一方。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5月

不同的事情顯示政府的態度,受傷的人、讀書的人、記者等等都成為了眼中釘,社會的正義不容討論和質疑,只有一種正確聲音。

這兩個月份過得相信黑暗和抑壓。情緒固之然不好,現在回頭看,硬要擠出一、兩好處,往好方向想,我們的痛苦加劇使我們連結更為深厚。


5- 2020年6月及7月:安全法下的香港。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6月

國安法成為香港焦點。

一個新的香港誕生。

開始學習什麼都不能說,就算認為自己所說的話得到保障或者是很正常無害的話,全部都吞回肚內。

當時看新聞看見以國安法而拘捕的人,大家都猜什麼算是犯法,什麼不算是犯法?我真的有點糊塗了,大眾還未清楚法例的內容,甚至律師們都不肯定的法例,大陸上面投完票後就推到香港市民身上,原來世界是這樣運行????


6- 2020年8月:警暴,12港人

他們還未全部回來。念。願他們都平平安安。

聽到他們的消息,心裡很不安。雖然不認識,但是他們或許是我們的鄰居街坊、中學師弟師妹、曾經在街上遇見過的人、曾經在店裡對話過的人⋯⋯

後來才知道,其中一人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總有一個人是與我們確實地緊緊連繫着。一直很討厭一句說話,「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可是我反駁不了。

內疚的心情這一年都一直存在,在心裡打結。


7- 2020年9月:新的工作機會

感謝朋友介紹下,獲得人生另一個新體驗,是去學校當一個課外活動導師。期待工作,第一次那麼想疫情快走,當時看見確診人數的確有下降的趨勢,以為可以面對面認識學生,可是疫情突然又爆了⋯⋯


8- 2020年10月:首名沾上政治色彩,老師被除牌事情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10月

尚算叫把半腿走入校園工作,好像和「老師」這個職業更接近。

當我聽見這新聞,我心裡抺了一把汗,自我審查和白色恐懼第一次如些真實和接近我。最可怕的事情,你知道你不應該毫無理由地審查自己的東西,因為沒有明確的底線,只會把自己的底線推得越來越低,直至個人殆盡,成為行屍走肉的一團肉。

初面對一班新升中的學生+不懂網上教學的我+外邊大世界滿是荊棘=還是要努力前行。


9- 2020年11月:夜更得獎
在Facebook裡摘回來的圖:11月

這個獎的重要性不僅是在於香港社會層面,更加是,同門師兄的得獎讓一直低潮期的我們得到力量。

一息尚存亦包括我們的創作意慾和力量。他的得獎是為我們打了一支強心針。那種想拍片的心情不是想得獎,是知道短片拍下來就會有人看,有人便有機會,我們需要捉緊任何一個機會去屬於我們城市的故事。


10- 2020年12月:決定拍攝自己作品

或多或少因為《夜更》的關係,我開始籌備自己的短片,無論如何亦有話想法。這個力量讓我活得更有意思。一埋頭工作,個人的小世界亦似轉動起來。

家裡家人有需要入院的一段時期、感情出現的破裂和失敗,加上決定1月1-3日正式開拍,我只有一個月籌備,整個月份感受到心真正地累,可是這種「累」達到情感麻木的狀態,不想抱怨,沒有情感,只是不停地解決問題。

也許,這個個心態下處理感情破裂是最好的時機,起碼我可以把情感放在工作身上。

感謝一直陪伴我的人們,無論現在我們是什麼關係。


再回望一次自己所書寫的回顧。想不到,離開2019年,2020年的時炡還是新聞帶給我最大感受,最值得記下在我生命中還是這堆新聞,香港發生的大事情確確實實地影響着我。

新一年是一個新開始。

經過一月份的拍攝忙碌生涯和情感上的沉澱,好像要回魂了,重拾書寫習慣。接下來的新生活,由加入朋友的工作室開始,認識新的人,在有新的地方,迎接新的事情發生。


感謝看這文章的你。
願上年的你平安,今年的你有新的事情代替世界災難年的舊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