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

自由工作者靠接案子過活,從事編劇、文字創作及影片創作。

【年初二,難得的藍黃合一及醫護罷工】|在香港發生的事情

想不到在初三赤口之前,香港人會有機會看到黃藍一同齊上齊落的奇景。

事源是昨天政府記者會出,指會用粉嶺的暉明邨用作隔離病人的緊密接觸者,以及用作醫護人員臨時宿舍。這個決定引起鄰近的雍盛苑,鄰近多個居屋及公共屋邨的居民都不滿,今天下午在暉明邨堵路。

堵路最主要原因:不滿政府把隔離邨放在自己家旁邊,明明有其他渡假村或較為人流稀少的地方可以用,偏偏就要放在只有一條馬路之隔的民居旁邊。

其次原因:不滿政府不用更有效解決方法(如封關),未做就防疫打算抗疫。防疫不是抗疫。防疫是防止疫症在社會爆發。抗疫是社會已經爆發,需要對抗疫症,而這件事往往帶犧牲。

其餘原因有:

  1. 不滿政府做事永遠慢半拍,等待上級命令,再敢行動。永遠把市民生命放在第二,最重要政治正確。無法再靠政府,必須以自救,首先要保護自己的社區。
  2. 香港是一個高密度及國際化的城市,03年 SARS就是廣州中山大學退休教授來港入住酒店後,瞬間把SARS感染全球,病毒一旦流入香港,後果不堪設想,必定杜絕社會爆發的因素。
  3. 明明可以防疫,卻一早打算抗疫,把全部對抗疫的工作放在一班醫護,加上香港醫療資源比03年還少,把醫護放上賭盤,對醫護太過份。

總括而言,政府處理這次疫症的工作,成功把支持警察/政府的藍絲及黃絲連繫一起,不分你我,一起上場堵路,保護自己的家園。


年初二,瑪麗醫院其中一個病房,護士全部一同申請病假,只剩下護士長上班。

早上大家認為他們是因為政治取態而決定罷工,後來澄清是因為病房突然改變成為隔離病房,卻因為病房不合隔離的規格,為了安全起見,護士未能保護自己,所以決定請病假。

雖然瑪麗醫院晚上有作出澄清,不過「瑪麗醫院護士集體罷工」的消息已為大家集氣,就似每次大型遊行前一晚,總會有一個集會集氣,讓大家從網絡走出現實,知道有同路人,並且知道醫護們要罷工其實不難。

醫護罷工很自然地出現爭議,醫護是最左膠、最有大愛的工作,罷工和他們工作本身起了矛盾,而香港市民普遍支持醫護罷工。大家支持原因也很體諒醫護面對的情景,除了上列提及到的,香港醫療資源比03年還少外,還有以下原因:

  1. 醫護長時間逗留在醫院,面對不同的患者,要是他們中招,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們必定需要先確保自己的安全和健康才可工作。

    事實上,他們根本無法確保自己的安全和健康。

    已有幾案例子,病人故意隱瞞自己曾到武漢,也有患者一聽到要隔離就攻擊醫護。這次肺炎傳染性極高,醫護們與他們接觸其間,很有可能已感染,加上有案例有患者是從來沒有發燒的病症,他們中招也未必知道,相當高危。

  2. 這次肺炎比起SARS還厲害,看見武漢傳出來的影片,叫醫護工作=送他們去死,大家都說不出口,不想再經歷2003年的慘況,不想再有醫生犧牲。

  3. 在資源不夠、人手不足的情況,醫院還要有額外人手處理突如其來的疫症。而政府沒有想過怎樣去幫從源頭減少引入病毒,而是中門大開。在其他省分和地區都封關之際,香港政府往往邀請大家來港治病,把香港醫療逼至爆煲。

    這對於一眾醫護來說是一種威脅。網絡也有另一邊聲音不停用2003年去道德綁架他們,「看看03年那班前輩!」、「不幫忙就有失專業!」、「學醫不是想救人嗎?」、「你忍心見死不救?」,問題是自己還未照顧好自己,就被逼去拯救別人。

    他們是學醫,不是學做耶穌。到底香港政府憑什麼要求他們拿自己生命,去救別人生命,而一眾官員繼續安坐辦公室中。

    令大家最擔心是,當這次抗疫成功,政府認為自己領導有方,永遠也看不到醫療上是存在問題。

  4. 希望政府是解決問題,不是一直製造問題。

到底罷工行動是否會進行,還是未知之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