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盧

自由工作者,即是不在社會安全網內的人類。香港人。正準備成為中女。有一對雙魚座性格擅長敲鍵盤的雙手,寫電影、寫小說、寫故事。

【年初九,醫護以3123票通過罷工】|在香港發生的事情

發布於
來源:頭條日報

今次反對罷工的聲音少數,本來我以為會出現大量五毛或藍絲反對,結果只有小數人指責他們是黑護,想不到今次武漢肺炎令香港政治中立或淺藍的人們也看見政府的廢柴,政府管治無能已是大部人眼中的現實。

最能體現到就是買口罩一事:

  • 當台灣已經當機立斷禁忌口罩出口,香港政府還在說「沒有病徵社交場合不需戴」、「戴口罩就無法說話」。
  • 當台灣打擊炒價口罩,香港懲教署每天都會生產口罩,她卻不派,還說:「懲教署口罩不應推出市場造成競爭。」

    結果市場出現三百元的一盒口罩,不想買那麼貴,就只好排通宵、排三至四小時為了買一盒口罩。
  • 菲律賓、韓國領使館向在港僑民派口罩。
  • 新加坡政府每戶派口罩,軍人幫忙包裝口罩。

連我的藍絲親戚也很生氣罵:「到底政府做過什麼?」

政府就是什麼都沒有做,繼續中門大開,然後等待社會爆發。


有關封關.

封關一事出現爭議,這也可以預料,始於封關是大事。但是我想不到,政府搬出歧視的解釋,反對封關的人們卻無視這個原因,明明這個原因是最難以攻破,他們反對封關原因是擔心香港人無法回來香港。

他們是擔心自己或自己的親友無法回來香港,跟我要救大陸患者無關,除非你是我的親友或香港人。

說實話,就算連一直支持香港政府的人也知道自身難保。

香港是一個密集社會+加上醫療資源不足=社會爆發


有關禁止入境.

當美國、俄羅斯、義大利、越南、北韓禁止中國人入境時(北韓還要很逗趣地慰問中國和說會提供資助),香港人在兩星期前就勸台灣把香港人禁止入境,現在就勸日本禁止香港人入境。

這是2003年SARS的經驗,香港是國際城市,有太多不同國家的人會經過或停留這兒。當年SARS,廣州大學教授來港入住酒店後,SARS就散出國際。

就算出事,也不想連累其他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