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盧

自由工作者,即是不在社會安全網內的人類。香港人。正準備成為中女。有一對雙魚座性格擅長敲鍵盤的雙手,寫電影、寫小說、寫故事。

【你有一個新訂閱,謝謝】

發布於
首先感謝訂閱,謝謝今個月請我喝一杯咖啡。看見被訂閱後,意想不到擔心起來,頓時發現自己陷入一個白色恐佈包圍的城市。
Photo by Free Walking Tour Salzburg on Unsplash +我再重組

|■ 意料之外的感受

我開始在Matters寫文章目的,只是為了在華文地區遺留一點點香港的事情。

從來沒有想過被人訂閱,或者有人會定期主動查看我的文章。全因自覺沒有實力成為專欄作家,也因為太過懶惰和工作時間不穩定,沒有可能定時出文章。所以還是期望文章,隨緣被大家看見。

突然其來的電郵通知我:你有一個USD$5/月新訂閱。

一個新訂閱意味有人想追看你的文字,是喜歡及支持的意思。不過連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當下第一個感受竟是疑惑。

到底是誰訂閱我?腦袋開始猜測,而我的答案,反映了我所恐懼的事。


|■ 第一個想起­:前男朋友

打從心底,我最不希望是前男朋友訂閱我的文字。

我所害怕的不是他本人,我害怕面對這一段已過去的關係。

分手後,無論是自己的內在聲音,還是身邊的朋友,都紛紛叫我斷絕與他的任何來往,切割與他的一切聯絡。別人眼中,分手得乾淨俐落才代表正式結束。

可是我心裡有數,把事情放在一邊,不作理會,任由它慢慢淡掉只是一種逃避。我很清楚自己僅是沒有勇氣和能力去處理個人感情的失敗。

害怕面對我和他關係上的恩怨恨仇。


|■ 第二個想起­:打算舉報我的人。

香港進入了新常態,舉報批鬥時代已經來到。

人們自我審查和互相檢察,往往比法例所要求的限制會更大,這一來人民就會更聽話、更易控制。

提前把所有潛在思想上犯法的人,好好跟蹤再紀錄下來,假以時日,將來舉報可以成為一個賺錢的項目,亦可以成為一個表現忠誠的最佳方法。


|■ 從恐懼中找得自由

也許我想太多。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站在危險的邊沿,可是整個社會的氣氛,又會令所有人不知不覺地去考慮自己的安全,猜測自己什麼時候會「中招」。

這個城市籠罩著不安全感,無色無味的毒素正在彌漫,所部人都暴露在危險的空氣中。就跟肺炎一樣,無法消滅則要學習怎樣跟它相處。

好好照顧自己,成為首要任務,坦言說明自己真的恐懼了,好像尋回多一點點自由。


|■ 感謝訂閱

我還不知道是系統出錯,還是意外訂閱。

但無論如何也感謝按下訂閱,感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