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哭鬼龍蝦

【絕對不正經國文解說】這在我們業界是一種獎勵喔(笑)—超高校級的正人君子范仲淹

"......你根本沒提到多少文學的事啊龍蝦!" "我不管啦我就是要這樣寫!"

「一斤鴨梨!哎,什、什麼?我們還沒開始啊,對不起是我串戲了,我們趕緊進入正題吧。」

「小—范—老—子—」

放心吧,龍蝦的國文成績走得很安詳,提前上香。



范仲淹,字希文,諡號文正,人稱范文正公,是北宋知名的政治家、文學家、軍事家、教育家,不只在文壇上地位崇高,更在戰場上被敵人冠上了「小范老子」的稱號(這是美稱,原文是「小范老子胸中自有百萬雄兵」),為人高風亮節,至始自終都貫徹著儒家思想,堪稱教科書籍的文人典範。

「這份履歷也太滴水不漏了吧?完美的像是編的,駁回。」

「啊對了,他還是慈善家喔,他建造的范氏義莊還是有名的社會福利設施喔。」

我就說我下標下的好,對吧?


(一)、        以下內容均為真人真事,沒有改編

范仲淹出生於西元989年,父親早逝,他跟著改嫁的母親還到朱家,改名朱說,在得知自己原本的身世之後,范仲淹辭別母親與繼父,前往外地求學。

成年後的范仲淹刻苦勤學,日夜苦讀,冬天想睡覺就用冷水潑自己的臉,糧食不夠快斷炊就煮一鍋粥,分成四份配鹹菜吃,甚至衍生出成語「斷虀畫粥」以形容貧苦力學。在知道他的困境之後,同學們也不遺餘力地發揮自己的同學愛,其中一位官員的兒子認為覺得范仲淹這麼做無非是在折磨自己,所以告訴父親,並派人送了好酒好菜過去,沒想到范仲淹居然不為所動,就算是把這些山珍海味放到爛了也還是繼續喝他的粥吃他的鹹菜,對方十分不解,於是遣人去問,沒想到范仲淹只是回答:

「假如吃習慣這些好料的,以後就沒辦法再過這粗茶淡飯的日子了。」

這種在外人看來槽點滿滿的行為,在同學心中卻是大受感動,更進一步認定這位兄弟果然不是平凡人,而范仲淹也在不久後就收回了自己先前在宋真宗路過南京時立的flag,成為乙科第九十七名進士。(雖然排名有點後面,不過有考上就好)

至於這支flag,詳細情況是這樣的:當時宋真宗路過南京,所有人都跑出去強勢圍觀,只有范仲淹一個人繼續窩在家裡讀書,同學都覺得這傢伙腦袋有問題,皇帝出巡不去看,就只知道讀書讀書讀書,可能得給他請個大夫。范仲淹卻說:「不久之後就能見面了,也不差這一次。」。

在高中進士之後,范仲淹改回本名,雖然過程屢遭刁難(這群傢伙打死也沒想到,當年他們踢出去的小男孩未來會是大名鼎鼎的北宋第一臣啊)但還是成功了,並將母親接至京中贍養,然而不久之後,母親便病故了,范仲淹的仕途也因此暫停一回合,回到南京守喪。


「等等,這個時候不是應該上演皇帝奪服的溫情戲碼嗎?直接按暫停鍵是不會有人等他的喔。」

「當時范仲淹只是個小小的地方官,誰要給他奪服啦。不過對戰也差不多該進入高潮了,翻開這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張紙牌上,赫然寫著兩個大字:

「貴人」。


(二)、        哈囉京城,再見京城

「我可以把這張牌蓋起來嗎?我實在不想見到這個名字。」

「不行喔,這傢伙可是貴人呢。」

晏殊雖然是柳永生命中的賤人,但卻是范仲淹生命中的貴人。在守喪期間,因為晏殊的邀請,范仲淹在應天府學擔任教授,口碑頗佳,累積了不少人氣與經驗值,根據史料,當時學生們大多都來向他請教,范仲淹本人手捧經書替他們解決疑難雜症,不知疲倦。

假如韓愈還在世,看到這幕一應很感動,自己寫的《師說》後繼有人了。然而范仲淹的興趣不僅止於教育,在擔任學官期間也沒有停止對政治的關心。在五代十國的動盪之後,文人大多諱言政治,到了北宋初期也沒有多大改變,情況之所以會改變,士大夫們矯正世風,嚴以律己,崇尚品德節操,就是從范仲淹開始倡導的。

在服完母喪之後,范仲淹在晏殊的幫助上順利成為了京官(就是你看到要待在廟堂之上的那種),當時宋仁宗即位,年紀太小,於是由宋真宗的皇后,也就是當時的劉太后攝政—是不是聽著很熟悉呢?沒錯!不用懷疑!這正是龍蝦的童年陰影《貍貓換太子》的故事背景!(想當年看到寇珠變成鬼的樣子差點嚇得我睡不著覺,龍蝦脆弱幼小的心靈就這麼被包青天給摧毀了)

縱觀宋真宗、仁宗兩朝,簡直就是北宋名人堂,古文八大家中的宋六家齊聚一堂不說,還有砸光的司馬缸(誤)砸缸的司馬光、包龍星的祖先包拯……只能說老天爺真是殺瘋了,課本裡宋代名人大概有三分之一都在這裡了吧。

說完了時代背景,接著來說范仲淹到底在這偉大的時代背景下幹了些什麼。也許是這個時代真的太好,范仲淹跟老天爺一樣殺瘋了,當時皇帝行郊祀大禮,下令將親率百官為劉太后賀壽,他上書反對,理由是不合體制,然後用跟你們班上那些自認是網紅的同學們更新限動的速度上書,要求太后撤消垂簾聽政,還政於仁宗。

我不知道仁宗看了開不開心,但至少當時作為宰執的呂夷簡覺得很煩,於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或是范仲淹覺得累了,於是自請下放,跑去山西當通判。

不久之後,劉太后去世,仁宗親政,把范仲淹重新招回汴京擔任右司諫,只是好巧不巧,作為言官的他再度被捲入皇帝的家務事中:當時郭皇后要掌摑後宮妃嬪,仁宗勸阻,皇后卻誤傷丈夫,仁宗大怒,決定廢后。以范仲淹為首的朝臣極力勸阻,然而呂夷簡為了討好仁宗,下令禁止百官上書此事,不滿的范仲淹直接求見仁宗,但仁宗拒絕接見,次日,范仲淹被貶為睦州知州。果然當個耿直的人不是件簡單的事,幫范老QQ。


(三)、        終於要打完收工了啊啊啊啊(疲憊

被打回起點的范仲淹並沒有因此灰心喪志,在快轉幾年後又重新回到朝廷,這時的呂夷簡依然身居高位,甚至藉此任用私人,范仲淹生眼睛沒看過這麼不知廉恥的小人,兩人再次發生嚴重爭執。在一系列複雜的政治操作之後,這場黨爭最終以呂夷簡革職(注意,不是鬥垮)、范仲淹連貶三次作結,目的達到了,但卻兩敗俱傷。

眾所周知,范仲淹寫過一闋非常有名的邊塞詞《漁家傲.秋思》,這闋詞的創作時間就是在數年之後。時逢西夏崛起,仁宗和復職的呂夷簡將他和同為北宋名臣但知名度偏低的韓琦調到邊境駐守,范仲淹先將軍隊改制,剔除老弱打造精銳部隊,以防守代替交戰,然而韓琦是個主戰派,主張主動進攻西夏,當時的主將也許是希望能快點做出成績,採納了韓琦的建議。

宋朝是中國史上國防數一數二弱的朝代,打算主動出擊十分不明智,而結果也確實慘烈,韓琦和范仲淹也再度被貶。在此之後,宋兵採取了范仲淹的防禦策略,建立完善的制度並提拔有才將領,例如在《包青天》中也有出場的狄青,得到了不錯的效果。在這之後,范仲淹與其他當時的名將一起被調回京城,進入樞密院,其中范仲淹更是擔任樞密副使,是當時最高軍事機關的副長。

「讓我猜猜,接下來他又要跟別人互鬥,然後重複我們已經講了兩三次的事?」「哈哈哈,觀念很正確喔。但在這樣下去讀者就要瘋了,龍蝦也快瘋了,所以我們就稍微偷工減料吧。」

後來范仲淹發動改革,罷黜許多官員、剪裁冗兵冗將,當時與他共事,晏殊的女婿,富弼同情這些官員,向范仲淹說:「范公只是一筆畫掉他們的名字,怎麼知道他們一家老小都在哭泣?」,范仲淹對此回應說:「一家哭,也比一路(宋代行政區單位)哭好。」。

此舉導致許多官員對范仲淹心生不滿,加上仁宗對改革已經失對改革已經失去興致,後來甚至下詔廢掉新政,讓范仲淹多年的心血付諸東流,同時也將他一貶再貶,最終只是在地方官職之間徘徊,病逝於赴任另一地方官的途中。


(四)、        FBI!歡樂送的啦!!!

聊了那麼多嚴肅的政治話題,雖然很破壞情緒,但我們總是得適時地來點八卦,對吧?

作為儒家的樣板人物,范仲淹顯得少有柔情,多的是一本正經、斯文戰神(啥)的樣子,就連千古名作,被歸為婉約詞的《蘇幕遮.碧雲天》也是描寫被貶時的心境,然而他卻流傳著這樣子的風流韻事(不過這也應該是唯一一件了),雖然外傳野史不足為信,但我們總是需要點浪漫嘛:


據說范仲淹任饒州知州時,在官妓中有一位小歌妓「小鬟」,范仲淹頗為看中。後來他被調回京師,小鬟因年紀太小,不便攜行,就給他的朋友魏介寄了一首詩《懷慶朔堂》稱:「慶朔堂前花自栽,便移官去未曾開。年年憶時別離恨,祇託東風管領來」。魏介心領神會,就把小鬟贖出,轉送給范仲淹。


好的,讓我們來看看這一大段轉錄自《吹劍錄》的文字,這一大段的重點有甚麼的?

1.    范仲淹有一個愛妾,跟他本人有點年齡差

2.    這個年齡差有多大呢?文中提到「小鬟因年紀太小,不便攜行」想來應該是只有十二三歲左右(未考證)

「欸修但幾類,他是……我現在報警來得及吧?」

「來不及喔,我已經叫FBI去查他家水表了(誤)。這件事有被改編成雜劇《甄月娥春風慶朔堂》喔,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

《吹劍錄》作為外傳野史,可信度明顯不足,但至少為形象總是僵硬老派的范仲淹增添了一點浪漫色彩。順帶一提,在《甄月娥春風慶朔堂》中,女主也是看中范仲淹的人品才跟他在一起的……只能說不愧是范老,就連小蘿莉也為之傾倒啊?

(五)、        總結—理想的戰士,超脫想像的扁型人物

我們都知道,在寫小說時,角色主要分成扁型與圓形人物,前者點典型便是關羽,後者則是哈姆雷特。在創作中,扁型人物因為性格比較單一、突出、鮮明,感覺沒甚麼人味,大部分的人都愛看圓型人物,因為那才是貼近真正人類的樣子。

作為本系列的第二篇,范仲淹與柳永是強烈對比,一個是從來都走在儒家思想中,所謂「正確」的道路上,毫不偏倚,堪稱聖人的男人;一個是玩世不恭,渴望得到上流的認同卻又不斷的碰壁失敗,在北宋史中堪稱當代混沌惡的代表人物。

(好啦我不是故意的,這只是個美好的意外(笑)

綜觀范仲淹的人生,他始終堅信著儒家的思想,堅持入世,不論被打倒幾次,就算沒有人伸手扶他,他也會自己站起來。用陣營九宮格來看,范仲淹絕對是不偏不倚地落在「守序善良」的位置,他對於自己心中的正義的堅持已經到了精神潔癖的地步,他在政治上的影響幾乎超越他在文學史上的影響(是的,我們都知道《岳陽樓記》是貶謫文學的千古名篇,所以我可以不要背嗎?(挨揍)。

說句老實話,假如仁宗沒有廢掉慶曆新政,我想王安石跟蘇軾也不必那麼痛苦了。有趣的是,在慶曆新政中支持改革的歐陽修,卻在新舊黨爭中擔任舊黨的首領之一,也許他在當時已經是既得利益者,抑或是直覺認為王安石只是在重蹈他與范仲淹的覆轍?畢竟我不在當下,這只是一種猜測……一種認為歐陽修是個溫柔的人的猜測。(歐陽修:我覺得你在酸我但我沒有證據。)

范仲淹的為人,我想用這麼一段他答覆梅堯臣的文字描述:「彼希聲之鳳皇,亦見譏於楚狂;彼不世之麒麟,亦見傷於魯人。鳳豈以譏而不靈,麟豈以傷而不仁?故割而可卷,孰為神兵;焚而可變,孰為英瓊。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既使得罪眾人,也堅持做著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就算被排擠,被連貶數次也能笑著說「仲淹前後已是三光了」,只要相信自己,只要做著對的事,即便是孤獨的,也會在遙遠的未來中看見屬於自己的光芒。


最後,這是我本人的一點小小腦洞,改編自《jojo的奇妙冒險.黃金之風》--在這片即將墜落的天空下:

范仲淹看著眼前不斷翻書的老人,在他眼角的皺紋中讀出了力不從心與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勇氣。

「您在書裡找尋甚麼呢?」

「找尋為人處世之道啊,也許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事是值得被奉為為人行事的準則的。」老人用混濁但充滿光芒的雙眼看著他。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看您還是算了吧,奉行著所謂的仁義道德啊,在現在只會被嘲笑排擠喔。」

「是嗎?但若只是一昧的隨波逐流,就沒有人願意做正確的事情啦,這個世界上,屬於『對』的聲音就會逐漸消失。做正確的事遠比討所有人喜歡重要多了,」

「真是羨慕啊,年紀一大把了還能抱持著這樣的理想。哪像我,就算再怎麼努力最後也只是做白工……」

「沒這回事,希文。你內心所抱持著的意志從來就沒有消失過,你的心一直是走在對的路上的。」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對了,這個老人看上去也非常眼熟……

老人抬起頭,面容逐漸與孔廟上高懸的畫像重合。

「您是!!!」

看著瞠目結舌的范仲淹,老人只是笑笑:「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希文,好的讓人引以為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