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漩涡

我是神经科学/计算认知科学博士生

占领国会和香港抗议的异同

当听到有人把两者做比较,我感情上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于是试图梳理一下观点。

写在前面的题外话:

无论在任何事件中,内地媒体很容易采取的观点是“暴力就是错的”,“抗议是暴民才做的事”,以此支持政府镇压,反对抗议/运动/暴动。这的确是统一的、不双标的观点,简单易懂,但这样的观点造成的负面后果也不容忽视。

我个人而言,选择跨越这条界线,承认有些“暴力抗议”也有其正当性,然后再来讨论其中细节。

1-基本诉求的正当性

19年的香港抗议,直接起源是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当时立法会内也分歧严重,“撤回逃犯条例草案“也是五大诉求之首(其余诉求大多是与运动本身直接相关,如撤回“暴动”定性,撤销对示威者控罪等,算是后续风波,暂不列入对比;“真普选”作为与此前运动一脉相承的要求,也不列入对比)。

美国占领国会的抗议(下面简称美国抗议),直接起源是反对已经结束且经过多轮审察的总统投票结果,诉求是特朗普连任总统。

另外,两个抗议的参与广泛程度、对社会的影响程度也截然不同。

2-抗议行为本身的威胁性

香港抗议大部分是在公共场所的集会。和平集会或暴力行动?各方叙述非常不同,我暂时难以判断。直接由于暴动中冲突造成死亡的案例,影响最广泛的第一起死亡案例是罗长清老人,当时并未参与冲突,而是在混乱中被砖头击中头部而死。其它大量不同情况的重伤案例,其直接原因我暂时难以统计概述(“参与暴动”不能算是直接原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具体去看。

美国抗议中参与者直接进入国会山,当时国会内正在工作,包括副总统等人也在其中。被射杀的Ashli Babbit是在试图爬进国会办公室时被特警射杀的,另有3人因为“medical emergency”死亡,具体原因不明。此警察随后被put on administrative leave。

为避免有人像我一样记忆混乱,再提个醒:台湾太阳花运动中占领立法院是在晚上9点后,院内无人。

3-警方/政府方行为的合理性

在香港运动中,许多警方执法不合理之处被认为有激化矛盾的责任,但当然也有试图怀柔处理的行为案例,由于我知识不足,暂无法给出不同情况的统计比例。

在美国抗议中,非常独特的是,许多人尤其是民主党人认为,警方的处理远不如他们处理黑人民权抗议时的激进(因为抗议者多为白人)。关于行动整体的合理性,我也仍然信息不足。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相關嚴重傷亡事件

[2] https://nowthisnews.com/news/at-least-4-dead-after-pro-trump-riot-swarmed-us-capitol

[3]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an/7/capitol-police-officer-who-shot-killed-woman-duri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港警为何不被信任?【内地看香港的盲点1】

用逻辑反驳“用邏輯反駁「美國人佔領國會等於香港人佔領立法會」”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