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漩涡

我是神经科学/计算认知科学博士生

心里有很多愿望,行动上什么都不想做?

就,接受吧,幻觉可以从今日开始破灭,开始脚踏实地的真实生活。

我总希望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沟通者、更好的费等奎斯身心实践者、更好的研究者、更好的思考者、更好的音乐爱好者、旅行者……然而我也一直无法持续地花时间去做那些事,反而只是持续地花时间吃东西、看小说。为什么呢?

以前往往在考虑如何改变行动,建立新习惯,然后屡战屡败。

现在要不重新检视一下:你的这些愿望到底是怎么来的?它们真的是深心所望,还是假的?


许多关于工作的事(研究、思考),事关不安全感:我觉得我目前的能力水平不足以持续有钱赚;也事关贪婪:我想赚更多钱,变更有名(于是可以更轻松地赚更的钱并获得赞赏、感到被需要)。但深心里,钱、名,我有一丁点需求,但又允许自己不成功(“再怎么样也能活啊,穷人有穷人的活法”),何况深心里知道贪婪和不安全感都是暂时的感受,这在价值观上并不足以持续驱动我。

即使是其他更“wholesome”的愿望,这个“更好”的向往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很多不安全感(如果我不好,没人会来主动找我,没有人会一直喜欢我),或者还有一些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渴望(我想成名/我想名垂青史/我想有独特贡献/我想成为能够自主创业的人才)?到底有什么是真正对我重要的愿望吗?

可能来自一种长期以来的叙事:我是独特的天选之子,我不能轻易埋没了自己的潜力。而这也不过是跟别人学的概念吧。


真正与我自己关联更大的,可能是“让我自己舒服”:于是愿意花精力去观照,怎么坐着我的腰可以更轻松、怎么样可以让呼吸更轻松……

或者“怎么让我更自由”,而这往往意味着需要新东西、打破旧枷锁。但是枷锁往往是看不见的,我没有一个持续去做这种事的方法,只能偶尔去碰,又或者是遇到障碍了便决心要去处理一下:比如我发现我总是无法轻松自然地和人交流,时常格格不入,那么有什么新的方法去沟通呢?比如我发现我很恐惧这件事,那有什么办法可能可以彻底解决这恐惧呢?又比如我此时写下了这些,因为感觉这可能是一种突破枷锁的新思路。


这样看下来,那些叙事上对自己的不满足,往往感到非常遥远而概念化(“要变好、要学习更多、要成名立业”);真正与自己更近的,是每时每刻的感受,想要感受更好——如此产生的行动动力更清澈直接,让我远远不会感到那么多“我应该但是我不想”的拉扯。

当然我会因此而怀疑自己,我会不会一直只想轻松舒服?这是不是对自我的限制——我将一直追求舒适,一事无成?

——如此怀疑的假设来自于,“成事”必须来源于外界驱动,否则人的自然倾向是懒惰无为,而这假设显然有问题。

用费登奎斯的视角是:如果想要懒惰,那估计是累了;减少逼迫自己,减少日常不必要的紧张,反而能给我更多能量,更不容易累,更有动力去学习和探索——那也是人类本能。


如果一直处于感受驱动的状态,那会不会无法应对外界压力?是否无法未雨绸缪?——不管你在做什么,只要在让自己更舒服,更自由,那就是有益的。当然可以尽量伸展对外界的感知,切实感受到“雨”(而不是听别人说这说那),然后再看你想怎么反应。

如果外界有必须做的任务怎么办?还能咋的,谈判协商呗。


所以我从今日开始,真正需要变化什么?

首先,可以摆脱许多无谓的自我苛责了:哪怕我没有做到这个那个,那也不过是些概念而已,是否上进、有竞争力、在向前进步、实现我的所有潜力、过着有创造力的生活……不需要一直用这些虚无的标尺鞭打自己。

其次,可能是要更多觉察自己的感受并在乎它们。比如日常身体的不舒服,或者看到别人如何的不舒服,这些是可以更经常体察并处理的,而且对各方面都有长期的正面效应。


总觉得自己没有话足够多的精力去学习,总是在看闲篇?面对那种需要休息娱乐的感受,以及背后的漫无目的或者什么低沉挫折之类的。唉,也是老生常谈了,但是觉察习惯并制止还是挺难。

想学习根本上的动机,还是想自由,想看清楚更多选择,然后有能力去做选择。那么首先是要给自己时间去做这个,如果觉得某些不自由的限制是当下明确的感受的话,那花时间放进去就是有意义的。


那么,哪些事情上你觉得不学习就不自由?

最直接的是区块链工作相关:我希望了解更多,才能明确这个领域我应该投入多少(甚至其实应该多跟领域外的人聊聊,关于我在这里学到的技能能够用在哪里;尤其是比较狂热的信徒们,他们的热情道理何在)。现在已经有一个不舒服:感觉做系统建模(token engineering)似乎更多是在给投资人和用户一个交待,具体能解决什么问题/预防什么问题好像比较难讲?那就去处理一下,学习一下。还有想要在这个领域开始做一些研究的想法,这里隐含的直接动机其实是希望能发论文,这样好找工作,甚至想象我可以用这方面的研究去申请绿卡。但我其实没有那么强的危机感,觉得现在必须要做这件事,更直接的驱动力可能反而是希望获得智识上的突破(用博弈论来看待一个金融机制?),因为确实已经很久以来没有感受到对世界的认知突破了……那么,记住这种不满足的感受,也同时开始寻找其它可能的突破视角吧。

其次还是身心相关,首先是解放自我,其次是希望帮助男朋友,再来是为了准备面对当真正开始执业时可能会无能为力的局面(瞧,这里有双重假设,难怪如此目标离我感觉很远,因而动力少很多),抑或是为可能的未来研究方向做准备(再一次,双重未来假设!)。这里还涉及到一个信念问题:你能否相信很多身体的不舒服是可以提高的?你有没有足够的工具去做这件事?很幸运,我已经摸到一些门路,且已经在这个圈子里,可以找到更多路,所以是应该对此有些更乐观坚定的信心。

(发现这种罗列动机,检视动机与我的现实距离多远,寻找最近距离的动机,是种很有效地梳理哪)


这种思路能让你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有热情并持续去做的事吗?可能是没有保障的,只是会让日常的大部分事情都感觉做起来更轻松自然不勉强一些。那些passion-driven genius说到底也是一种叙事,也许我可以成为那样一个人让旁人羡慕,也许我在不长的生命中仍然不会成为任何领域的顶尖高手,就,接受吧,幻觉可以从今日开始破灭,开始脚踏实地的真实生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