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漩涡

我是神经科学/计算认知科学博士生

疫情中的纽约人,除了宅家还能做点啥贡献?

纽约市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病例一度稳定占据全国1/4(纽约州+新泽西大概占全美一半)。但纽约同时也是全美国(全世界?)公民社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毕竟不夜城里面的人闲不住嘛。我记得国内疫情严重时,大家常说“宅家就是对抗疫最大的贡献”,但是在家除了吃饭长膘、望新闻而叹息,我还看到纽约人做了许多别的事,在此记录一二,也欢迎各位分享更多。

# 精准捐钱

不只是紧盯几个大的基金会,我看到很多各种细分渠道在接受捐助。比如我家旁边这家餐厅,免费给医务工作者送饭,同时接受大家捐款:

疫情中有很多聚光灯之外的人群受到了意想不到的伤害,比如监狱。国内山东甚至出现了监狱疫情爆发,司法厅长被免职的事件。纽约我看到这个基金是帮助拘留所里的目前还健康的人群付假释金,帮他们尽快离开这个人员密集场所。

(你可以捐钱,也可以做支持性的工作包括帮他们宣传和设计海报等)

# 人人变身快递小哥/小姐

公共交通让人避之不及,纽约人有车的又寥寥无几。如果家旁边的超市都关掉了很着急?让志愿者骑上小车来帮你:

(这个组织长期关心移民和工人权利问题,以前做过的事包括推动政策修改,使得还没有取得移民身份的人也能获得驾照)

# 当然据说你特别专业

病毒研究如火如荼,人手严重不足。如果你有相关职业技能,那就有空来帮帮忙吧!

作为nyu神经科学的博士生,我也收到了NYU Langone 医学院的志愿者调查:会做PCR吗?会用移液器吗?会养细胞吗?——可惜我都不会,做理论建模的人果然很没用 :p)

# 帮议员打电话关怀群众

议员们其实掌握了社区比较全面信息,理应做出更有效的贡献。我看到至少纽约的一个议员Alexandra Ocasio Cortez (简称AOC)在打电话给选区里的居民,询问他们在疫情中情况如何,需要什么,根据需求提供相关资源的信息。因为老年人特别脆弱,他们会特别关照联系老年人。

当然啦,不是议员自己在打,而是招募志愿者,按脚本说就行,连尴尬场景如何应对都手把手交给你:

(电话脚本,包括如果对方不愿意跟你说话,如何礼貌退场)

当然,如果电话最后能聊聊投票的事儿,那就更好了:

(询问:你有多大可能之后继续给AOC投票?)

不过实际上现在疫情期间紧急状态,更多是询问老年人是否需要食物,据说可以安排免费的食物自提或者送上门。


# 邻里互助平台

上面很多信息我都是在一个地区互助平台的slack聊天室里看到的。这个平台把各个区域的居民组织在一起,会分享很多疫情期间的信息。

维持生计是件大事:

(想申请政府补助,搞不懂那些文件,有人能帮忙吗?)

当然也有简单到个人的需求互助:

(我认识一个单亲妈妈,非常需要帮助,有人可以帮忙吗?)
(患有免疫系统疾病的邻居,需要温度计,求!)
(我认识的医生不小心把最后一瓶酒精消毒水给撒了,到处都买不到了,我很担心会把医院里的病毒带回家里,求帮忙!)

或者只是想请邻居帮你看一眼街上的情况:

(洗衣房关门了吗?)

当然了,全球人民都需要口罩,于是每天我都能看到新配方的口罩,产生于各个家庭小作坊:

(吸尘器滤纸应该过滤效果不错吧?或者咖啡滤纸呢?)
(家庭小作坊还原医院的专用面罩。感谢后面在缝纫机上辛苦的姑娘!)

# 工会在行动

我是从NYU研究生工会得知的这个平台。工会也发布了许多权益信息,包括提醒大家记录自己因为疫情产生的额外工时、提醒大家不要把冠状病毒引发的病假算在正常病假里。对我来说最惊讶的一项工作是,他们在与学校谈判,保证不让任何人在这个波澜诡谲的危险学期挂科:

(“我们相信任何人在疫情大爆发期间都不应该被挂科,大家都遇到了太多的困难:搬家,生病,照顾别人,找新的工作来支持家人,没地方工作或没有网”——这件事目前似乎尚未成功,还在谈判中)

# 结

这篇算是摘抄记录,没什么结论。

其实我呆在家里并没有怎么与外界沟通,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在努力帮助这么多人,感觉很有力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