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漩涡

我是神经科学/计算认知科学博士生

如何放弃我思考的权力?—对“政治沉默”的心理观察

和身边的很多朋友没办法谈论政治问题,并非因为观点不一,而是对方不愿意生成可辩护的观点。这却不完全来自于权力的直接压制言论,而是长期教育学习习得的一些心理倾向。暂时命名为“政治沉默”。

当然行为上,这种行为未必说明他们不发表言论,反而可能是主流宣传的积极捍卫者,但是不会发表自己的、与“主流”相悖的言论。

总结有以下几种沉默的心理机制:

1 想太多没用,做出来就行。既然我也不做事,何必瞎逼逼?

(前提假设:a-我和我身边的(听我说话的人)对政治没有影响力;b-做事的人决策不需要透明)

2 这个问题很复杂,“紧急状况、危险时期”更复杂,不可一概而论。

(前提假设:a-我没有收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 b-执政者没有公开和解释的义务 c-化简问题的常用方法之“明确底线”失败,因为不存在底线的共识)

3 没办法提出建设性的替代方案,光否定别人也没用啊。不能证明其他方案可行,那就别批评。

(有强或弱的前提假设。弱假设:如果能提出建设性的替代方案,那么我们可以进行假设性的思考讨论;强假设:所有替代方案都没有在这个特定时期特定情况实践过,所以假设性的讨论也没有意义,因而“存在即合理”,既有的历史不容批评)

4 那么多人都这么想,那一定有道理啊。特别是有光辉执政历史的政府/党也这么想,那更可能是正确的嘛。

(放弃理性而在感情上诉诸集体和权威,懒耶?怕耶?)

 

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