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936 
路边漩涡

[漫画]我该怎么看待“中国病毒”的说法?

我是身处纽约的中国人,这是我面临的困惑。更多待续:身份认同,公民与他的国家,绑定与分离……

路边漩涡

如何在阴谋论的疑云中求安稳

Photo by O12 on Unsplash对“武汉病毒所制造或开启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这样的猜想,我一开始是很不屑的,因为它极其缺乏正面证据,同时挂着很强的阴谋论气息(少数精英/掌权者秘密地危害社会)。

路边漩涡

港警为何不被信任?【内地看香港的盲点1】

屁股决定眼睛,看到了足够的真相后就可以闭眼。——一种基于证据的认知偏见 -- 舆论支持香港警察常常是两个逻辑链:1 先要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保证抗议和平,因此警察的武力很必要。2 哪怕看到警察的过分武力,常常是因为有倾向性...

路边漩涡

如何放弃我思考的权力?—对“政治沉默”的心理观察

和身边的很多朋友没办法谈论政治问题,并非因为观点不一,而是对方不愿意生成可辩护的观点。这却不完全来自于权力的直接压制言论,而是长期教育学习习得的一些心理倾向。暂时命名为“政治沉默”。当然行为上,这种行为未必说明他们不发表言论,反而可能是主流宣传的积极捍卫者,但是不会发表自己的、与“主流”相悖的言论。

7
路边漩涡

人类的独特性恐怕和机器“不能做什么”没啥关系

人们在历史上已经无数次地说,“机器不能取代人因为机器无法做XX”。结论总是已经存在,只是需要想办法去说服别人。就像一场辩论赛,每一个论据被击穿后就找个新的,但是千疮百孔的红旗永不倒。机器没法进行长程复杂思考?下棋下赢了。机器没法拥有人一样的视觉?

路边漩涡

HK crisis in my mind

这似乎是第一次,对同一件事,截然不同的新闻与解读出现在我面前,每一方都不能躲避。在此之前,我总可以轻易忽略某一方(美国保守派,反正身边没有;中国八卦派,反正说得不是一件事)。这一次我的远近距离似乎必须有点儿立场,反正总会被问到,而我也没有简单答案。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