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注销

感谢上帝,我不是权力的轮子而是这轮子下的活人之一。

一个在大陆读书的台湾人的经历

發布於

        我是1999年出生的,2000年随着父母来大陆生活。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在大陆念的。本篇介绍我从小学到高中的经历。


幼儿园到小学:

我幼儿园跟别人过的差不多,当时也没有报什么兴趣班,每天上课就是做做游戏、手工、看一下动画(到大班会教识字和算数)。回家也没有作业,晚上和小区里的好朋友一起疯或者聚到一个人家里一起看动画片。这样一天就结束了。三年一下子就结束了。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糊里糊涂的加入了少先队。我记得是某一天老师叫我们到操场上去,等了一会,然后就有人给我们系红领巾之后便成为了“光荣”的少先队员,在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是用鲜血染红的(・_・;)。而成为少先队员并没有什么用也没有什么任务,只是每天必须系红领巾(不系要扣分)(笑)。

而之后汶川地震时我捐了108.5块(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是我存钱罐里的钱)加上我妈给我100块总共200多,是我们班上捐的最多的。(长大以后大概也知道了这些钱不会到灾区,而是到郭美美干爹们手上。唉~)

那时候有一本必读的书叫《红岩》。又厚又臭。算是洗脑必备书目吧。读完还要写读后感,要写好多字,我是从网上抄的(笑)。

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老师讲到国民党反动派大家总是看我。谈到台独分子时也会看着我,以为我就是的。并且我曾经的外号就是国民党反动分子简称反动分子。(现在我是真的成为“反贼”了)

当时日本钓鱼岛事件发生时我还很生气。日本地震时还叫好,简直就是小自干五(捂脸)。

小学混了六年也就毕业了。

总结的来说,洗脑教育是从小学开始的。小学时就让我们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说:“红领巾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并且小学时就有思想品德(政治)课。在那个时候我是,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的。



中学:

初、高中是在当地两所所寄宿学校读的。我就讲两个老师的故事。

初中历史老师:

我们中考不考历史,所以老师上课也就是跟我们“胡扯”。我记得他在讲五四运动的时候说(不一定精确但大意是这样):“你别看学生现在要德先生赛先生,还烧了赵家楼,等过了正好一个月后,再要的人就要被坦克压,被机枪突突。”(当时我还问:1919年中国有坦克吗?😅)

在讲人民公社时说:“亩产万斤你信吗?反正伟大的毛主席信了,钱学森信了,刘少奇,彭德怀不信,之后就被批斗了。”

“某人真的是中国人民的大灾星。”

“当年胡适说:‘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结果他儿子不听,跟着共产党,结果被斗死了。”

“当年一个清华大学的老教授来给我们上九九乘法表,之后就没有来了,因为住在牛棚里面生病死了”

“中国当时有哪些朋友呢?朝鲜、红色高棉......正所谓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

总之就是“抹黑党国”。当时年纪还小不知道这么多,就觉得他是真的抹黑共产党(当时我还是自干五😅)长大一些后觉的这真是一个好老师。

到了初三我想入团结果因为我是台湾人不给入,(幸好没有入)。

高中语文老师:

高中语文老师是一个快退休的老奶奶。她经历过文革,好像教完我们就退休了。她在文革时因为成分的原因,一家都被批斗,后来才平反,之后上了大学,成了老师。

在讲《小狗包弟》(巴金后来对文革时他把自己的小狗送到医院解剖的事情所写的忏悔文章)时给我们讲她们那个地方的事情,主要是同村的,很令人悲伤的事情。

在讲到记(记没有写错)念刘和珍君时她突然说:“想不想听我讲故事。”然后就说到:1989年她还在**(一个小地方)教书,当时......

内容包括起因和当地学生到政府门前静坐等事情都和我们说了。当时她看到共产党说不会秋后算账时就对她学生说共产党一定要镇压了,你们快回来好好上课......

后来在寒假时她推荐我们看鲍鹏山的《新说诸子百家》里面就有讲到商鞅的驭民五术等等。算是我的启蒙读物之一。结合共产党所作所为加上习近平修宪。

从此我不在信共产党的鬼话了。

她挺温柔的,对学生也很好。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和长辈。我经常看到她去超市买小鱼干和香肠给学校里的猫吃。

只要有这样的老师,洗脑就不会成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