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冬日之夢(上)

寫在前面:

去年十二月中,好幾天都做了一連串很奇怪的夢,都是黑白色調,且和男人有關,於是把這些夢的片段寫成了一首詩〈冬日之夢〉,然後聽了幾首我一直很愛的史詩音樂(Epic Music),聯想到我很久之前寫的一個故事《無人的夜晚》,所以這篇短篇小說就很突然地誕生出來。本來就一直很想寫出有關末日天災的那種史詩級故事,因為我本人超愛看天災片和看直播主玩災難型的電玩遊戲,所以很希望自己能寫出那樣的故事來,這篇算是受夢境啟發所寫的實驗性小說。

去年因受夢境的影響,寫了這首詩。
這是我超愛的一間位於美國的音樂製作公司( audiomachine ),所創作出來的音樂,他們為很多遊戲、電影和廣告做配樂。

迷霧茫茫的山坡間上的小路上,只剩下一整排蒼白死灰色的路燈柔弱地照射在黑色的大地上,冬日的太陽懶散且無力地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微弱的金色光芒似乎無法穿透厚重的雲層和濃霧。

這條單調筆直的小路上,陪伴著它的除了一整排冰冷的路燈,只剩下幾株零零散散的紅橙橙楓香樹和一棟佇立在廣大丘陵地中的白色水泥平房,那棟房子就像在廣大的黑色星際中漂浮的一顆微微發著幽暗光芒的小行星。

小路四周安靜無聲,這裡平日是人煙稀少的地段,偶爾會有零星的農用卡車從這裡抄小徑開往山坡下的大城市;這裡天氣冷冽到連小動物通通躲起來冬眠,偶有零星的鳥兒飛出來高歌一曲。

從水泥煙囪飄出溫暖白煙的屋內,在白色流理檯上的黑色收音機正傳來刺耳的訊息,一名穿著白領黑色連身裙的女人邊哼著歌邊在屋內煮食早餐,一名穿著白領黑色毛衣和黑色長褲的男人正在田裡採摘新鮮的蔬果,對以農為生的人來說,冬季是最適合種植蔬菜水果的好時節,少了夏天的狂風暴雨,少了秋天的肅殺凋零,更少了與春天一齊百花爭鳴、萬物甦醒的熱鬧氣氛。

白色、黑色交錯在潛意識中……」男人提著一籃採摘好的蔬果,喃喃自語地走進有著暖烘烘壁爐的屋內,並把那籃蔬果放在鋪著黑白格紋餐巾的桌上。

如琴鍵的白鍵和黑鍵……」女人邊說著邊把收音機的雜訊關掉,再把煮好的魩仔魚粥,放在餐桌上,並用黑色的木頭湯勺盛了兩碗放在桌上。

乳白色的瓷碗裝入了熱騰騰的白色魩仔魚粥,在寒冷的冬季早晨,看起來格外溫暖美味。

男人微笑地坐在餐桌旁,並深情地看著自己深愛的女人,那雙經歷風霜而粗糙長繭的手,正在黑白交織的餐桌上,替自己盛上一碗熱騰騰的食物,不經隨口呢喃著:「那雙動人的手,如蝶兒般……遊走在白黑交織的『意識花園』,我夢遊著……

女人和男人安安靜靜地享用完一頓不豐盛但美味飽足的早餐後,響亮刺耳、令人戰慄不己的警報聲從山下的大城市毫不留情地蔓延開來,女人和男人互相看望對方一眼,於是走向地下室的儲物間,是時候了!

************************************************

五年前的冬天,某國家實驗室正在研究生化病毒,想要拿來製成生化武器,在改造狂犬病毒時,不小心感染到一名研究者,接著便在這國家的大城市蔓延開來,一開始被病毒感染的人們,毫無症狀,二個禮拜後,會突然瘋狂咳嗽,第三個禮拜,如未用疫苗和藥物抑制著病毒,病毒則會入侵到腦細胞,整個人喪失理智,並像瘋狗似地瘋狂的亂咬未感染的生物們,這些生物包含人類和動物。動物感染了病毒,一天之內迅速變異且瘋狂咬人,第二天則暴斃死亡;而人類感染病毒後,瘋狂咬人,一個月之後腦細胞全壞死、全身器官衰竭而亡。

五年前女人和男人逃離自己的國家,來到尚未感染的安全國家,在這安安穩穩地住了一年後,並誕生出一名女嬰,一出生體內就被醫療人員檢驗出含有對抗病毒的抗體,全世界的希望就在這嬰兒身上,這位女嬰身上罕見的基因,可以消滅掉變異的狂犬病毒,並進而演化出,可以聽得懂犬科生物的溝通方式,這是開啟新人類的時代,舊時代的人類因無法抵抗病毒,正在慢慢被這個世界淘汰。

女人和男人答應研究人員採集女兒身上的抗體,製造疫苗,來拯救全世界的生物,但實驗發現研發出的疫苗只能施打在十六歲以下的孩童身上,一但打在十六歲以上的人類身上,會造成嚴重的副作用,輕者聽力功能受損且喪失語言能力,重者則導致心臟病發作而亡。

為了地球的將來、為了人類的延續,聯合國開啟「新人類計畫」,因此全世界所有十六歲以下的孩子都被迫和自己的親人分開隔離,舊時代的大人們仍生活在原有的居住地,等待著毫無希望的黑白色未來,並一一受到感染而互相攻擊死去;而被隔離在人工打造的「新地球村」,這裡有藍色的天、白色的雲,美麗的花香和綠意盎然的草地,猶如桃花源世界的新人類孩子們,過上優質的生活,且接受非常良好的菁英式教育,那些教導孩子們的老師,則來自舊時代曾經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舊時代的平凡人類,如同平日一樣,日復一日,忙著生存、學習和工作,一但有感染者出現在此居住地,強烈刺耳的警報聲便轟然大作,舊時代的人類們便知道,如同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在此要終結了,就如同在彗星撞上地球的那一刻,在迎接末日的前一刻,大家都停下手邊如機器般的日常生活,大肆地痛哭起來。

身為舊時代的大人,如果無能為力,只能停留在原地的話,那我選擇奮力抵抗到最後一秒,直到死去!」男人曾在政府邀請他們夫婦留在「新地球村」,拒絕時,對電視媒體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女人決定追隨自己的丈夫,便抱著自己的女兒,交給了一名新時代出生的十二歲有著白色皮膚的金髮小男孩,女嬰如黑曜石般閃亮的瞳孔望著自己的母親露出開朗的笑靨,女人把一條有著男人和女人合照的懷錶放在女嬰身上後,看著女嬰和男孩走入「新地球村」,便難過地倒在男人的懷裡忍不住的痛哭起來,那一年,世界似乎褪去所有的色彩,所有的樹木皆落葉紛飛,灑落在舊時代的荒涼居住地。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窗邊故事集》無人的夜晚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