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黑色舞鞋

寫在前面:

此文寫在2015年,是改編童話故事〈紅舞鞋〉,帶有點黑暗血腥,雖然個人很怕一個人看恐怖片,但很喜歡,看那種黑暗歌德式風格的華麗故事和音樂。

靈感來源,看到新聞上的校園霸凌事件,有感而發,所寫下,並結合自身學生時代的霸凌體悟。

每個可怕的故事背後,都隱藏著一顆長久不被關照、既破碎且壓抑的心靈,隨著時間的催化,心魔慢慢地強大,並獨自走向黑暗的深淵中,但它仍不停地渴望著被救贖和治癒。

太陽漸漸從西方落下,燈火像浪潮般一波一波亮起,美麗的夜幕即將在舞台上輝煌展開,白天蜷伏在陰暗角落的各種生物,也開始蠢蠢欲動。

一名十六歲的美麗少女背著書包走在繁華的街道上,並邊哼著歌邊滑手機,而附近店家的電視正播著一則女學生自殺案件。

 「喂,走路不看路的啊,現在年輕人只知道滑手機。」少女擦撞到一名剛下班的上班族。

  少女不理他,繼續邊走邊低頭滑手機。

當少女拐進通往家中的一條小巷子時,突然聽到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原本正沉浸在手機遊戲中的少女,停了下來,並抬頭四處張望,找尋聲音的來源。

但路旁路人的反應,像似沒聽到這淒厲的尖叫聲:坐在自家中騎樓下的老人家仍繼續聊著天、提著大包小包的婦人仍繼續趕路回家煮菜、兩三名國中生在路邊互相追逐打來打去。

少女看到其它人沒反應,想著也許自己剛剛幻聽,便不太在意,於是低下頭繼續滑手機;當她經過某棟荒廢已久的三合院老房子時,不經意地往裡頭瞄了一眼,看到一位穿著華麗澎澎裙的老奶奶在那棟老房子的庭院中跳舞。

  少女驚了一下,大力地眨了眨眼,想確認自己是否看錯,重新把視線在望向那棟房子的庭院,只有一隻黑白相間的小貓對著她喵喵叫。

「什麼時候有那棟房子啊,真詭異,還是趕緊回家。」少女收起手機,望著慢慢變暗的景色,不安地說。

明明每天放學都會走的路,但少女經過了十五分鐘後,還是在同樣的巷子裡打轉,當她第五次回到那棟老房子門口前時,內心開始感到害怕。

她趕緊拿出手機,求助於他人,過不久,手機的另一方傳出了一道男聲,「貝貝,怎麼了?想我了嗎?」

「誰想你啊,想太美喔。不是啦,我遇到鬼打牆了啦!快叫警察啦。」於是少女把所在的地方告訴男朋友。

  當通話掛掉時,少女雖知道另一方會趕過來,但內心卻非常不安,因為此刻的巷子裡已經沒有任何路人經過;而附近又沒有任何住家,在昏黃的街燈照耀下,老房子附近的氣氛顯得詭異寧靜。

  當少女準備逃離這,想往人多的地方走去時,突然感覺到有人拉住她的制服裙子,少女嚇得動都不敢動,也不敢往後看,只是驚慌失措地說:「我沒做任何壞事,不要來找我啊!如果哪裡得罪到你,我先說聲對不起啊……」

「這位大姊姊,妳在幹嗎?做賊心虛,看到鬼喔……」少女聽到小女孩的聲音,才放心的轉過頭。

這位小女孩用疑惑的神情望著她,少女看到她的穿著和一般小女孩沒兩樣,才鬆了一口氣說:「小妹妹,我走不出這巷子,妳知道怎麼回事嗎?」

「妳在說什麼東東啊,從那邊出去,就到大馬路了啊!」小女孩指著老房子後方的圍牆說。

「圍牆後面?那裡有路嗎?我怎麼不知道……」

「跟我來就知道了。」小女孩不等少女回應,直接拉住她的手走向老房子的庭院。

「等等!那棟房子……」少女才剛說完,就看到剛才在庭院跳舞的老奶奶,她正微笑地望著她,少女愣住了,但小女孩卻一直拉著她的手往那老奶奶的方向前進。

少女急著想要掙脫小女孩的小手,卻發現小女孩的手好像和她的手連結在一起,就像被口香糖黏住般,不管如何用力掙扎就是甩不掉,少女因害怕而生氣起來,大叫說:「放開我,妳這小屁孩!」

  小女孩停下來轉過頭來,對她露出天真的笑容說:「姊姊,妳知道紅舞鞋的故事嗎?」

「不知道,妳快放開我!我到底哪裡得罪妳們!」少女急得哭了出來,因為她看見那庭院裡的老奶奶的面容越來越年輕。

「姊姊,來和我們一起跳舞,奶奶她看到妳會很開心的。」小女孩開心地墊起腳尖,帶著少女在圓地轉了一圈說。

「不要,快停止,放我回家,我要回家!」少女歇斯底里地喊叫著。

就在這時一陣陣歡樂的圓舞曲旋律從老房子傳出,她抬頭一看,驚訝地差點掉下下巴:

  看到一群穿著黑色西裝、帶著墨鏡的人士組成一支小型弦樂團,且在此刻充滿華麗燈光的庭院中拉奏著,此刻原本佈滿皺紋的老奶奶竟然變成苗條美麗的婦人,穿著黑色的舞衣和舞鞋跳起優雅的芭蕾。

小女孩把她拉到庭院中,並放開她的手,少女此刻已經嚇到傻住了;那位美麗的婦人停止跳舞,輕盈地走到少女身旁,「孩子,好久不見,我來接妳回家了。」

  少女看到婦人的面孔,突然回神過來,退後好幾步說:「不,我不是妳的孩子,妳的孩子是自己自殺的,不是我們,不是我們……」少女邊說邊跌坐在地上,並往後退。

  當少女慌張地在地上連滾帶爬的想離開這裡時,一雙穿著黑色舞鞋的雙腳擋住她的去路,少女害怕地抬頭一看,剛才的小女孩此刻變成了她班上一名死去的女同學。

「嗨,貝貝,妳好嗎?妳不是最喜歡看著我跳舞出糗的樣子,說我是胖子還學別人跳芭蕾舞呢。」

「我跟妳道歉就是了,都是我的不對,我真的沒想到妳會自殺啊……是阿義和小珍他們,都是他們……他們不喜歡妳老是那副裝模作樣、乖乖牌的態度。」

「哦,對吼,我都忘記你們三個在我的臉書上中傷我,讓全班都討厭我,以為我是會偷東西的小偷,愛騙人的胖子、然後還到處傳播謠言說我喜歡某個學長……害我被女同學排擠……」黑色舞鞋女孩邊說邊流下黑色的眼淚。

這時原本歡樂的華爾滋變成憂傷的小調,「求求妳放過我好嗎?我不敢了。」  

  黑色舞鞋女孩哈哈大笑,然後露出邪惡的表情,低頭望著跪在地上的少女,緩慢地說:「小女孩因為不聽奶奶的勸告,穿上紅舞鞋上教堂,又踢傷了奶奶,不但不照顧奶奶,還穿上紅舞鞋去參加舞會,奶奶而因此過世,這不乖的孩子到最後怎麼了呢,奶奶?」

那位從剛剛就站在一旁的美麗婦人,開心地舉起一把不知從哪來的黑色斧頭,優雅地說:「當然是把那雙不聽話的雙腳給砍斷囉。」這時憂傷的小調,又變成剛才歡樂的圓舞曲。

  黑色舞鞋女孩開心地跟著旋律跳起舞來。

「不,不要!求求妳,別這樣,我們也曾經是好朋友,不是嗎?」少女害怕地緊緊抓住黑色舞鞋女孩的腳踝,「求求妳,別殺我。」

這時黑色舞鞋女孩大笑了起來,「哦,我忘記跟妳說,我奶奶也是被你們害死的,她一看到我的屍體,受不了打擊,心臟病發過世了。」

黑色舞鞋女孩蹲下來,用冷酷的眼光望著趴在地上的人,「我奶奶妳知道的,她曾經拿水果給妳吃,當然那時我們還是好朋友的時候。」

少女害怕地放開那雙腿,從地上快速爬起來,準備逃離,但門口好像有一堵無形的牆讓她沒法出去。

「別害怕,妳死掉後,妳男朋友和妳的好朋友會一起陪妳的。」

「不,不會的,我男朋友已經叫警察了,他知道我鬼打牆,就打電話給警察了!」少女突然說話大聲起來,身體也不顫抖了。

「哈哈,真是太天真了,他早就和妳那位好姊妹,小珍,一起出去玩了,妳很早就被那兩個人給背叛了。」

  這時婦人拿著斧頭慢慢靠近少女,少女一聽到這消息,一動也不動地再度跪倒在地,兩眼只是一直留著眼淚,月光下斧頭揮了下去……

  樂團、美麗的婦人、穿著黑色舞鞋的女孩全都消失不見了,原本燈火通明的庭院瞬間一片漆黑,月光下,有一大灘紅黑的液體閃爍著微光。

  少女全身是血,且奄奄一息地躺在老房子的庭院中,膝蓋以下血肉模糊,且不停地流著血,手機鈴聲這時響起,少女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掛掉那通男朋友打來的電話後,就斷氣了。

  手機上的日期顯示著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三日,星期五,下方有一則訊息:

  「我,吳貝貝,害死同學,良心不安,決定在十三號星期五自殺……」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請愛惜生命和珍惜身邊的人:)

  (全文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今晚我想來點:黑暗血腥加上華麗音樂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