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夢境(一)

寫在前面:

這篇小說,是以前當學生時寫下來的作品,並稍作修改一下。重新再看自己幾年前寫的作品,有些生澀和中二風格,但我還是很喜歡這部,所以拿出來修改一下。

當初會寫出這樣的小說,動機來源是源自自己的夢境,我以前是很常做夢的人,做過很多天災的夢(地震、大洪水、被外星人入侵、喪屍病毒、吸血鬼入侵、異形、黑洞等等),夢裡常常真實到,讓我常常從床上驚嚇過來,還摸摸自己是否還活著,有沒有哪裡受傷?有一陣子很害怕作夢,因為常常夢到不久,現實剛好就發生過,而且都是不好的;於是那陣子會把夢境寫下來,安慰一下自己,只是個夢而已,寫下來就沒事了。

雖然自從2019住過院出院後(其實在住院之前,我常夢到自己肚子流血要死掉的畫面,或者被黑影追到廟中躲起來的夢),這一兩年多以來,就常常忘記自己是否有作夢了,也很少再做惡夢了;但我常夢到那些未來美好的事情,就算可能不會發生,至少算是一種心理安慰了。

話說回來,此小說,我會分成很多篇章來完結,方便大家閱讀,記得眼睛閱讀疲累時,要多多休息,看看遠方的景色來舒緩一下。

楔子

話說,某天一位女作家當時坐火車時,坐在她隔壁的一位女孩跟她說的故事,那位女孩說這是她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那倒底是怎樣的故事呢?請接下去看。

在西元2003年,智慧型手機還不發達的年代,大學錄取率還不高的年代。火車慢慢地駛進了竹田車站,在這日造式的木建築小車站,平常除了上下班和上下課的通勤族;以及假日期間出遊到外縣市的人,其他時間根本就是人煙稀少的小車站。當然,停靠的車種只有區間和普快(但普快在當時已快要被淘汰了),不過也造就了純樸的竹田鄉民們。

******

火車到站了,一窩蜂下課下班的乘客紛紛下了車,其中一位穿著某知名高中制服的女學生,在她清秀的臉龐上戴了一副厚重的眼鏡,臉上展現出愁眉苦臉的面容,像似發生了世界末日一樣,女孩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向通往回家的路。

她低著頭走路,當路旁的人群漸漸稀少時,她嘆了一口氣並仰頭望著天空中掛在另一頭紅紅碩大的夕陽,腦中便開始回想今天在學校的情況:

「真討厭,差一點答案就想出來了,真氣死人。」一位綁著馬尾的女孩說,她是眼鏡女孩的朋友,「疑?妳怎麼了,沒甚麼精神呢!」

「就模擬考考差了,唉,讀了很久的說,要是我爸媽看到,肯定又會說是我沒認真讀書,明明很認真讀的說!」女孩苦惱地看著手上的考卷說。

「這樣啊!一定是學測要到了,妳太緊張了啦,呵呵,妳呀,讓腦袋多休息,才不會堵塞,看妳一副呆呆樣。」女孩的朋友開玩笑地說。

「喔,好。」女孩敷衍著隨意回應,但心想:「妳每次都這樣開玩笑,叫我不要用腦過度,結果自己還不是背著我讀書讀到很晚,真氣人,明明就是我比妳認真,竟然考的比我好。」

「一起在學測上加油吧!我去上廁所喔。」女孩的朋友志得意滿地說完就走出教室了。

女孩看著夕陽斜照著自家的大門上,一回想她朋友看到她成績那種得意的表情,她不禁生氣起來,踢了腳邊的石頭說:「真希望明天不要看到她。」

  沉重地打開家裡的大門,發現媽媽還沒下班便鬆了一口氣,女孩經過客廳時,看到弟弟穿著國中體育服在沙發上懶懶地看卡通,書包亂放、襪子亂丟,手上還拿著零食往嘴裡塞。

   女孩走向弟弟雙手插腰說:

「吼,書包每次都亂放,等一下媽媽回來會罵死你!」

  「啊!這不是電視上廣告的,我也要吃。」女孩用手指著零食大叫。

弟弟遞給女孩些許零食並說:「姊,你很煩呢,等進廣告我再去放出書包,媽又沒有那麼快回來。啊,妳拿太多了啦,我還要吃呢!」

「小氣鬼,才拿一點而已,你再不把書包放好,等著被罵吧!哼!」女孩一說完就跑上二樓的房間。

她進了自己的房間把房門鎖上,有些人並不想別人突然闖進自己的隱密空間,都會把自己的房門鎖上,好好享受一個人獨享的世界。女孩放下了書包,躺在床上看著窗外被夕陽染紅的天空,不經說道:

「大自然多美好啊!唸書真無聊,花那麼多時間讀,考完試就忘了,還不如靜下心欣賞大自然的風光多好,把人生花在唸書上眞沒意義,還不是為了升學。」女孩嘆了氣。

她在床上翻了又翻,過不久便從床上起來,走向放CD的櫃子,拿起其中一片CD後,就放進CD播放器,輕快的旋律在房間響起,女孩便轉身躺回床上,聽著音樂,漸漸地,不知不覺睡著了......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