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阿飄們的小故事(下)

發布於

阿丁害怕地別過臉去,不和阿丙四目相交。

「欸,我說妳們現在的年輕女孩,都這樣嗎,愛拐別人的男人,仗著自己年輕貌美,講話就可以特別大聲,可以為所欲為!」

當阿丙在生氣地大罵時,阿丁在一旁小聲地說對不起。

「好了啦,阿丙,妳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嘛,又不是每個女生都這樣,而且千錯萬錯都是男人的錯,要是男人不搞花心,女人怎麼會為難女人呢?」阿甲試著緩和阿丙憤怒的情緒,在轉頭安慰阿丁。

「對,都是你們這些臭男人,害得我們女人互相攻擊!」阿丙生氣地對著阿乙說著,「喂,你們男人,就不能永遠只愛一個嗎?見到稍為年輕貌美、說話柔柔的女人,就被拐過去……真是有夠爛的!」

「喂喂,阿丙,我可不是這樣的男人啊……別忘了,我和妳一樣也是受害者。」阿乙趕緊替自己澄清。

「反正你們男人就是濫情,就是色鬼,就是王……」

「好了啦,阿丙,再說下去會造口業的,會下地獄的……」阿甲插嘴說道。

阿丙不屑地哼了一聲,並說:「反正已經在地獄了,沒差這幾句……還有丁丁,我和妳說,女人不只是漂亮而已,還要有智慧懂嗎?免得像我一樣找到爛男人……」

「我……我到哪都不受歡迎,沒甚麼朋友的……所以不會去吸引男人的……」阿丁怯生生地低頭望著自己的手指說。

「妳只是缺乏自信而已,如果妳說話在更有自信點、講話大聲點,然後不要一直低頭,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想和妳成為朋友。」阿甲對著阿丁微笑地說道。

「話說回來,阿丙,妳就這樣想不開囉?」阿乙嘲諷地說道。

「誰會這樣想不開啊,你當我草莓喔……」阿丙對阿乙翻了個白眼說,繼續說:「因為那狐狸精懷孕了,每天來我們家吵著要我和那男人離婚,拜託,我上班已經夠累了,還得處理那狐狸精的事……而那男人竟然跑去躲起來!當初真不曉得怎麼會愛上他……」

阿甲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抱了抱她,「阿甲,妳人真好,要是早點在人間遇到妳就好了……」阿丙無奈地說。

「阿姐,後來呢?花生啥米代誌?」阿乙催促著說。

「誰是妳阿姐啊,沒禮貌,還有幹嘛突然用台語講話……」阿丙又翻了白眼看他,然後用較為平緩的語氣說:「我是很想和他離婚,可是一想到當初是我自己不顧父母反對,硬要跟他結婚的……就沒臉皮回娘家,好死不死,健康檢查的報告剛好出來……竟然得到大腸癌……於是我那天就崩潰了……喝了很多的酒,不想活了,就昏昏沉沉地衝到大馬路上,給車撞死了……」

當阿丙說完後,一陣沉默的氣氛籠罩在四著人頭頂上,原本陰冷暗無天日的大草原,此刻又更冷了些。

「厚啦,代誌過去啊,麥想暇最。」阿乙開口打破沉默說著,「哩嘞,阿甲,哩系安爪死欸?」阿乙轉頭對阿甲問道。

「什麼?」阿甲滿臉疑惑地望著他。

「吼,阿乙就跟你說幹嘛突然用台語講話啊,阿甲聽不懂台語啦……」阿丙對阿乙吼完,轉頭對阿甲解釋,「阿乙說,妳是怎麼死的?」

「哦,這個啊,我是過勞死的……」阿甲尷尬地說著。

「過勞死喔,唉,我懂我懂……」阿丙感嘆地點點頭說道。

「因為家裡之前做生意失敗,欠了一大筆債,所以我一個人兼了好幾份的工作,沒日沒夜工作,就算是黑心商品,為了錢也照樣賣給別人……所以我才會下地獄……」阿甲苦笑地說道。

「原來妳就是黑心商人喔……阿甲這次的旅行團,不會也?」阿乙揚起眉毛看著阿甲。

「唉,我才不會重蹈覆轍了,那害人害己的工作,在我生病的時候早就良心發現了……只可惜太慢了,那時候已經奄奄一息了……」阿甲望著那朵粉紅色的小花,嘆了一口氣。

「聽完妳們三位美女的故事,我決定我還是回人間看一看,畢竟那裡曾經帶給我一些酸甜苦辣的回憶……地獄雖然比人間平和寧靜,但還是很不好受的……每天只能用冰水照顧這些長得慢的小花……」阿乙感嘆地看著他那朵紅色小花。

「聽那些老鬼說,如果運氣好,一百年後花就會結果,到時後就可以投胎了……如果運氣不好,一千年或一萬年都還不會結果呢……一輩子都待在地獄吃不飽睡不暖,每晚做惡夢……」阿丙望著遠處的湖水說著。

「阿丙啊,那不是運氣的問題,那是在替妳人間的罪刑贖罪……」阿甲摸著她那朵粉色小花說。

「什麼意思?」三個人同時轉過頭問道。

「上次看到一位自殺身亡的十六歲少女,她每天都對著她的花祈禱,說出自己的罪惡有多後悔之類的,不過她在人間犯的罪不多,基本上是可以上天堂的,只因為自己想不開自殺,後來她來這不斷地懺悔,不到兩年花就結出美麗的銀色果實,閃閃發亮著……閻王就讓她投胎轉世了。」阿甲說完,又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也就是你在人間壞事做多了,花就越晚結果……」阿乙摸著下巴說道,「不過,我還是要和妳們一起揪團去人間玩樂……阿甲,還有位子嗎?」

阿丙不屑地嘖嘖兩聲,然後看向阿丁,阿丁害怕地低下頭去,「嘿,丁丁,妳可不能拋棄我們自己先投胎去,有自信點好嗎?在人間沒有朋友,在地獄我們三個就是妳的朋友……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好嗎?不會有人嘲笑妳的!」阿丙大力地拍了一下阿丁的背,阿丁踉蹌地後退了幾步,然後對著阿丙笑了起來,並用力地點了點頭。

「嗯嗯……真希望我們四個鬼,投胎以後還能再見面。」

阿甲才剛說完,遠處傳來響亮的敲鐘聲,「休息時間到了,又要去做永無止盡地懲罰了……」阿乙吐著舌頭說完。

大草原上的阿飄們全都朝著湖水的那一頭方向飄去,朝一座豪華高大的宮殿飛去。

「大夥,待會見了……」當他們飄到金黑色的宮殿大門前,各自互相無奈地道別了。

阿甲的懲罰是每天吃著當初自己賣給別人的黑心食品,然後在生病痛苦死亡不斷地重複,直到休息時間到。

阿乙則是不斷地朝高樓跳下來,粉身碎骨後再復活重複著一樣的事情,直到休息。

而阿丙是每天都強迫自己喝一堆的酒,然後再衝到地獄的馬路上,給車撞死,重生後,不斷地做同樣的懲罰,直到休息時間。

至於剛進來的阿丁,則是得面對那天一直不能拒絕別人邀請的場面,重複上演自己被人載,然後出車禍的事……。

(全文完)


打完疫苗,第二天了,我的左手臂施打處還是會痛痛的,不太能抬高。所以先把小說的完結篇趕快放上來,留言之後再回覆,真的是非常抱歉,感謝你們閱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阿飄們的小故事(中)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